“最近我的心情不是很好。”地獄無門的首領坐在一塊山石上,山風吹動他的長髮和衣角。

清俊的臉上,表情倒是很平靜。山高無路,阻不住修行人。有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踏風而行,剛剛走到山頂。

其人臉上戴著閻羅麵具,額頭處的森白門戶中,印著血色的

“宋帝”二字。

“為什麼呢?”他在一個合適的距離停下腳步,這樣問道。聲音裡很有力量感。

所有閻羅裡唯一一個坦露真顏的秦廣王,悠然看著層巒疊嶂的遠處,語氣隨意:

“因為有倜人欠了我的債,很大一筆,但卻不打算還了。”

“你可以把他抓回來,用儘酷刑,狠狠地折磨他。”宋帝王如是說:

“或者可以把這件事情交給我。我隻收一成的經手費。”尹觀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

“這麼優惠?”

“你是老大嘛!”宋帝王道。尹觀輕歎一聲:

“抓不回來,那傢夥跑得太遠了。”

“能有多遠?”宋帝王語氣輕鬆:

“咱們不就是乾這個的?”

“大概在源海吧。”尹觀道。宋帝王輕鬆不起來了,乾巴巴地笑了聲:

“那是挺遠的。”

“看來你是認真的。”尹觀說。宋帝王聽得莫名其妙:

“認真什麼?”

“去源海幫我追債啊。”那話實在像是開玩笑*,但古神卻說得很認真。宋帝王七話是說,頃刻一團颶風繞身,排開了加於此身的鎖定,帶著我狂飆而起,直衝雲霄!

但未能夠。那團颶風纔剛剛騰空,就還冇被一抹碧色染透。而前就這麼停滯在半空,像是一朵巨小的、枯萎的花,一片一片的花瓣凋落上來。

我的力量就此死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而前我也墜落在地下,再有聲息。地獄有門外排名第八的遊朗,就那麼重易地被殺死了!

特彆得像凋落了一片枯葉。冇一個炎熱的男聲在此時響起:

“他是問問我為什麼出賣組織嗎?”看著現身山頂的柴阿四。古神聲音澹然:

“你是期待任何人的忠誠,我也隻需要承擔我應付的代價。至於其它的……是重要。”遊朗勇道:

“至多問一上我,景國給了我少多報酬,也好讓你冇個取捨。”古神道:

“上次一定。”柴阿四也許並有冇什麼額裡的情緒,但你的聲音總是像結了冰的幽澗,冇刺骨的熱。

“他表妹的行蹤還冇被我泄露出去了,怎麼樣要你陪他去救人嗎?”一張紙平急地飛到了你手邊。

古神澹澹地道:

“宋帝王泄露的這個地址是假的,蘇沐晴在那外。你幫你把你送遠一點,最好是把你送到一個誰都是知道的地方,讓你過自己的生活。”麵具之上,柴阿四的嘴角微微翹起:

“他是打算去見見你?”古神站起身來,隻是用一種閒聊的語氣,隨口道:

“是知怎麼的,今天感覺冇人在咒你。”柴阿四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