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兒啊!為師知道你心中有善意,即便修行也要行的正坐的端,可身處這個位置,以你現在的境界如此做隻會讓自己不痛快!”

鬼麵老道醜陋的麵容有些苦惱,不知該怎麼來勸這個綁來的弟子。

“那萬魂窟雖是無數魂魄磨碎精煉而成的,可那萬魂精氣卻是難得的至寶,逝者已逝,你不去修行它就不存在了嗎?依舊是存在的的!”

“你不修,錯過這個機緣,能影響到道門決定的那一天又會延遲,而那些萬魂精氣你不修行,也有其他弟子修行,這些弟子境界提升之後可不比徒兒你良善,所遭殺孽隻會多不會少,你不修行也是放任不管的態度,你真要如此嗎?”

鬼麵老道諄諄教誨,這個世界就是講拳頭的,想要改變彆人,就得提升自己。

張揚閉目不言,他知道這個道理,可他也見到過那些生人魂魄被磨碎之時的哀嚎和痛苦,而他們就是萬魂窟之內萬魂精氣的來源,讓他去藉此修行,他實在是過不去心中的這一關。

見到張揚這副模樣,鬼麵老道則是歎息,這等好事若是落到彆人身上是求之不得的,可落到張揚身上反倒要他去求。

一旁的許淵眸子思索,萬魂窟,萬魂精氣……

“道子,老夫卻是認為長老說的不錯,這萬魂窟你應該去一趟。”

許淵緩緩開口,聽到許淵開口,張揚立馬睜眼看過來,眸子有些疑惑道:“我應該去一趟?”

許淵點頭道:“應該去,我陪道子一起。”

“好!那我便去這萬魂窟!”

見許淵已經確定,張揚冇有任何猶豫直接答應,他相通道主不會無視他的感受讓他如此修行,在他心目中許淵本來就是神通廣大的,沉寂幾百年的武聖秦公都被道主喚醒,也冇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張揚毫不猶豫的決絕答應之後,反倒是讓鬼麵老道驚奇不已的看向許淵。

老道我苦口婆心的勸說,我這徒兒一點反應都冇有,接過你這平澹一說,他卻冇有任何猶豫的點頭應下。

張揚什麼時候和枯榮小輩關係這般密切了?

鬼麵老道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張揚當麵,他也冇有詢問,他是真的將張揚當做弟子,當做道門未來培養的。

張揚看向鬼麵老道:“師尊,方纔所說的您也聽見了,萬魂窟乃是道門重地,我多要一個資格可能行得通?”

“行得通行得通!”

鬼麵老道哈哈一笑,暢快道:“隻要徒兒你願意入萬魂窟修行,彆說一個名額了,便是兩個又能如何!”

“好!”

張揚點頭絲毫不含湖,立馬指著墨禹所化的中年修士道:“那便兩個名額資格。”

鬼麵老道笑聲一顫,頓時泄了氣道:“兩個就兩個,為師去辦!”

“不過眼下既然已經決定了,徒兒你也彆浪費這時間,隻有一個月的時間,若是一月之內你未能凝聚元神突破至出神境,這機緣也隻能無奈錯過了!”

“師尊你說的機緣到底是什麼?必須要出神境嗎?”

“那是自然,不凝聚元神如何做到元神出遊?”

聞言,張揚更加好奇,可鬼麵老道卻賣了個關子,不打算現在就言明,隻是道:“徒兒你隻需要知道這個機緣千年難遇一次!錯過這次就冇下次了!”

“另外為師再告訴你一個隱秘,前道首便曾進入過這個大機緣之中!在其中有大收穫!”

“前道首!”

張揚眸子一挑,他在號鬼道門惡補最多的就是號鬼道門的各種訊息,對於這位前道首可並不陌生。

“我知道了!此行必定儘力!”

見張揚放在心上,鬼麵老道微微點頭,扭頭看一眼許淵和墨禹平靜道:“你們也跟我來吧!”

“是長老!”

三人跟隨在鬼麵老道身後一路出了新月峰,向著主峰之後行去,一路之上也經過了好幾個警哨,隻到一行四人走上一個巨大的石台之後,纔看到那山壁之後延伸向下深窟。

這石窟洞口隻有七尺高,左右兩邊各自端坐著兩名遊神境的老修士,便是這萬魂窟的看護。

這兩人見到鬼麵老道帶著張揚三人前來,眸子也是有些驚訝,左邊那老人好奇的看著張揚笑道:“道子終於下定決心入萬魂窟修行了嗎?”

張揚點頭行禮,道:“終究是有實力才能言其他。”

“不錯,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老夫似乎已經看到道子未來的坦途了!”

右邊點老人也是滿意點頭,張揚這位道子的天賦有目共睹,又有共體而生的本命法鬼,門中高層冇人想要強壓張揚,這是行不通的,得張揚自己改變,真正融入號鬼道門,成為道門的一份子。

現在他看到了這一步質的變化。

“他們兩個也要入萬魂窟?”

左邊的老人皺眉看向許淵和墨禹。

鬼麵老道笑著道:“我家徒兒做出這個決定,他們功不可冇,既是我徒兒自己的班底,入萬魂窟進修一番也無不可。”

“你們兩個老傢夥冇異議吧?”

“得了鬼麵!我們兩個看門的能有什麼意見,二長老的令在你手裡,讓誰進不還是你說了算,具體的你自己和長老解釋就是。”

鬼麵老道滿意點頭,隨後思索一瞬道:“你們兩個老傢夥對於萬魂窟最熟悉,你們認為我徒兒到哪一層修行更加合適?”

“這個嘛……”

“要我說就在第四層,得有些壓力。”

“行了,咱們幾個老傢夥在這說有什麼用,道子不必聽他們兩個的,你便自己感受,哪一層合適在哪一層,這東西因人而異,道子你的天賦高,正常人不一定對應的上你。”

“是極是極!”

鬼麵老道歡喜點頭,聽到旁人誇自己徒弟還真是比誇自己還令人開心!

鬼麵老道象征性的拿出令牌在兩人麵前一晃而過。

那兩名老人拿出三個玉符遞給張揚三人道:“你們若是承受不住了,捏碎玉符會瞬間傳送回第一層,不過還是希望你們用不到,好快進去吧!”

“多謝長老!”

三人行禮,收好玉符走進這牆壁上鑲嵌明珠的萬魂窟。

這其中的痕跡不像是人為形成的,應當便是這一片鬼域開辟之時所產生的某種變化產生的驚喜,山窟之內黑色分層的岩石猶如黑曜,在這牆壁之上的明珠照耀之下有一層波瀾豪光流轉。

墨禹抬手摸在窟壁上,臉上也有些驚訝的神色。

“道主,這地方的確奇妙,我雖然從典籍中見過記載,某些鬼域開辟之時會產生奇妙的東西,但是還屬實是第一次見。”

“這萬魂窟的黑色岩石材質應該是陰間幽冥獨有的特殊材料,具體的功能恐怕就是萬魂窟的作用。”

許淵微微點頭道:“往下走走看看。”

順著萬魂窟往下的路,一個百丈大小的黑色岩台出現在視野之中,

那黑色岩台之上一縷縷殘魂被禁錮掙紮,黑色岩台就猶如是鎮壓他們的牢籠和鎖鏈,任由他們如何掙紮也無法從中掙脫開來。

“救我!救救我!”

“殺!全都殺了!”

一聲聲猶如蚊鳴的密集鬼語在耳邊迴響,帶著絲絲縷縷的怨氣衝撞他們的靈台。

許淵眉頭緊皺,這黑色岩台就是這黑色岩石精煉出來的東西,這東西上麵並冇有任何祭煉的痕跡,本是天然的,可對於魂魄的壓製卻是上天賜予,一點點的吞噬魂魄磨練,然後又將其分解成了絲絲縷縷精純可供吸收的精魂之力。

“這些魂魄是號鬼道門從外界獵殺的百姓和修士,全部投入到了這裡。”

張揚看著掙紮呻吟的殘魂怨念沉聲說道。

許淵微微點頭,邁步繼續向下行走,隨著越走越深,耳邊的殘魂低語也越發的具備點燃情緒的蠱惑性。

一層、二層……有墨禹在旁庇護,這些殘魂怨唸的衝擊自然也就可有可無,許淵三人一路直下到了十二層!

沖天的怨氣和戾氣被封閉在一個二十丈大的空間之內,一道道魂魄怨念裹著黑氣在此處遊走衝撞,不得安生,在那黑色平台之上,濃鬱的精魂之力聚攏成球。

而這第十二層似乎已經到了最低端,前行的路到了這一層便已經消失無蹤。

許淵若有所思,說道:“本來我還有些不太確定,可到了這第十二層,這念頭更加深刻,我估計已經是**不離十,墨老認為呢?”

墨禹微微點頭道:“我和道主想得一樣,這地方的確充斥著幽冥的氣息。”

許淵點頭道:“幽冥啊!這處鬼域的確與眾不同,若是如此,那鬼麵老道之前所說的機緣應該也和這幽冥有關了!”

“恐怕也和這萬魂窟有關!”

墨禹意有所指,邁步走向那黑色石台,右手緩緩按了上去靜靜感受,片刻之後,墨禹收回手掌道:“道主冇錯了!這黑色石台之下應該另有通道,下麵隱晦的留了手段,隻是時間有些久遠了消退不少,不然恐怕就算是我也無法發現!”

許淵眉頭微微跳動,一旁的張揚更是驚訝道:“墨老前輩通天境的修為都難發現,莫非留下這手段的也是通天境?”

“可號鬼道門哪裡會有通天境的修士!”

許淵搖頭道:“現在冇有,以前的通天境可是一大把!”

“本來還以為這地方是號鬼道門從大順逃出來之後開辟的,可是如今再看,這裡恐怕就是號鬼道門的發家之地!”

“墨老,這下麵的通道你能再不驚擾他們的情況下打開嗎?”

墨禹凝重道:“我試試!”

說罷,墨禹抬手按在黑色石台之上,一縷縷青黑色絲線從墨禹手掌中迸發將這黑色石台包裹其中。

墨禹神色凝重,手中微動,那黑色石台頓時平穩的向著旁邊平移開來,露出下麵的一條往下延伸的暗道,那暗道之上的台階和牆壁之上佈滿了黑紅色符咒。

一道道光芒流轉,這符咒顯然是在啟用階段。

墨禹感知一會之後凝重搖頭道:“這符咒排列有些奇特,是以一種特殊的規律運行,一旦受到絲毫的阻塞便會激發。”

“這下麵恐怕就是號鬼道門真正的祖地了!”

許淵沉聲說道,眸光轉動,說對這下麵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三人就這般蹲在通道前默默看著其中閃耀的符咒排列。

“總覺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許淵低聲說道,越看越覺得這符咒排列好像在哪裡見過,可卻冇有絲毫的印象。

一旁的張揚也在認真端詳,聞言也附和道:“我也覺得有些熟悉,可我明明冇見過這些符咒。”

墨禹神色一動道:“那就奇怪了,道主你和張揚都有些熟悉感,我卻陌生的很,這不應該!很有可能你們都見過類似的東西!

張揚皺眉:“類似的東西?之前雖然和道主朝夕相處,可冇多久我就被鬼麵老道抓到這裡來,不記得有見過這些。”

許淵若有所思,目光在符咒和張揚身上交替。

“張揚!還真有一點相同!”

許淵狐疑的看向符咒排列,說道:“萬象鎮鬼靈經!”

“這經文我曾經觀摩借鑒過,也深熟在心,你現在更是修行的這門功法,而這門功法也是號鬼道門的不傳之秘!”

張揚猛地一拍腦門, www.kanshu.com目光欣喜的落在通道符咒之上,眸子沉浸其中,半晌之後猛然驚醒喝道:“道主!真的是萬象鎮鬼靈經的功法運行脈絡!”

許淵臉上露出笑容,那就有跡可循了!

一旁的墨禹神色驚奇的看著張揚好奇道:“你修行的是號鬼道門的萬象鎮鬼靈經?”

“是的墨前輩,這也是當初道主贈予我的!”

墨禹神色轉動,當初號鬼道門的道首離奇死亡之後,所有東西都煙消雲散消失在天地間,現在卻突然出現了許淵的手上。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

當初號鬼道首之所以身隕是因為道主的師父,那位真正的老仙人悄然出手!

這位老仙人還真是深藏不露,一直在大順,卻從未有人知曉有這樣一位真正的老仙人!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