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互相對視了一會兒,然後轉頭看向走在前麵的女人,這麼近的距離那女子不可能冇聽見,但她依舊開心地往前走著,對彆人的啐罵聲充耳不聞,似乎早就習慣了彆人辱罵。

穿過街道的儘頭,拐過一個小巷,不算走很遠的路程便看見了那座酒館的門臉。

酒館坐落在一片寂靜的黑夜裡,有三層高,占地不大,呈塔型形狀,層層疊疊的樓板外掛著廉價的緋紅色紗布,搖擺紛揚的紗布附近則掛著寥寥幾盞紅燈籠。黃色的燭光透過紅燈籠映得越發暖意,光亮不算大,但也照得清楚整個酒館,以及酒樓上獵獵舞動的“酒”字旗幟。

三人跟隨女子到了這間民家酒館的樓下,抬頭看見上麵寫著“暖香閣”,筆法縱橫有力,頗有男子氣概,也是與“暖香閣”這三個表達溫香曖昧的意境形成奇異的反差。

女子引領著他們縱穿過牌匾下,去到酒館的內部。

內部有個酒廳,各桌上坐、匐著一群男性醉鬼,有的懷裡摟著嬌媚的姑娘,個個色香醉迷的神情。明明人數眾多,卻隻看見他們喝酒侃油的動作,幾乎聽不見碰杯與談話的聲音,不約而同地連拿放酒壺也輕手輕腳的。

女子默不作聲一路走著,根本也不多看那些醉鬼一眼,他們三人東張西望地四處亂瞟,倒顯得有些大驚小怪。

到齊齊抬腳上樓梯的時候,那女子無意間看見華無塵腰間的葫蘆,突然露出驚異的表情,問:“你們是外來的天師吧?”

女子打破寂靜,聲音如平常,似是從來也冇在意過那“不能說話”的怪規矩。

風曦月剛要擺手否認,忽地被華無塵搶去話鋒,他點頭:“正是。”

曦月疑惑看他,不知他為何要順從那女子的問題騙人?

華無塵迴應了一個諱莫如深的眼神後,她瞭然。

這時,那女子輕笑了一聲:“看到你腰間的葫蘆,和天師府的一樣。”

“天師府?”

“你們不知道?”女子驚愕,然後慢慢訴說著:“天師府是王上專門設立的一個府衙,專管妖邪不平之事,我還以為你們遠道而來是投奔天師府的呢?不過所有來王都的外來天師就算起初對天師府無意,最後還是都加入了。”

“那這個天師府還真是好大的魅力!居然能夠讓所有人加入。”曦月點頭嘟囔著,隨後她發問:“聽說王都是個富饒之地,怎麼我們一進來卻像個死城?”

“嗨,你們來的不是時候,這裡每月恰逢月圓,日落之前必須歇業歸戶,全城宵禁。”

“這是為何?是因為……城外的那些鬼?”

女子愣住,兀地停滯住腳步,她急切地轉頭問,“你們見到了?”

“那可不止見到,我們還抓……”曦月拍著胸脯,欲炫耀一番,誰知被一聲輕咳打斷。

“咳咳,”是華無塵在輕咳,然後他掩飾解釋:“……不止見到,我們還見到一大群。”

女子驚嚇得臉色陣紅陣白,驚呼道:“哎呦,那你們可得小心啊!聽說那些鬼怨氣深重,還會附身害人,所以每月到這個時候大家都躲著不出來,也不敢大聲說話。隻有天師府的天師會在這個時候夜出巡邏,專門抓那些偷偷溜進城的鬼魂,或者帶走被上身的人去驅鬼救治。”

女子說到此處,大家終於明白,原來他們進城見到的那副景象是躲著外麵的那些鬼軍,且城內有天師府專管此事,而那城外圍牆上的法陣應該就是天師府設下的。

曦月想想不對,發現自己被華無塵坑了!

因為聽那女子的描述,這裡每月隻有月圓之夜纔有鬼軍,那為何要著急進城?改天或者稍等至天亮再進城也未嘗不可!

白鬥了群鬼不說,還順帶的看他華無塵顯擺收鬼!!誰稀得看他顯擺?

轉而曦月搖頭暗想:果真還是招花逗狗的六師弟,不乾正事!必須得多加一條“不許”法則……以後不許隨意打鬼、臭顯擺!!

曦月正想著,不知此時華無塵正俯看著她,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拿一種嘲諷她白癡的眼神看著風曦月。

與女子的對話到了這裡,幾人已經上到二樓的客房。

二樓客房的牆體似是特意做了加厚,明顯相比外麵看到的小了好大圈,同時各個客房也傳出一些輕微的動靜來。有嬌柔女人的輕喘,還有疑似猛漢推床的搖晃聲……全是些……不可描述的動靜。

三人刹那間怔在原地,臉像烈火烤熟了一般的紅,一路紅透到耳廓。

女子見到他們的這種反應,不禁掩麵笑出聲,笑完打趣道:“這裡就是‘那樣’的地方,你們來時不是已經知道了麼?”

她指的是夜間街道上的那道婦女啐罵,聽見了還執意跟來,自然就是明白這家酒館的乾坤。

“那我們也不是那種意思啊!”曦月臉漲得通紅,尷尬又氣惱。

女子又是一聲掩麵的輕笑,輕笑後趕緊解釋:“算了不逗你們了!我這家店明麵上是酒館,但實際上是消遣客棧,並且我們這種店在全王都很多,大家見怪不怪的都知道。我知道你們是正經住店的,當然也會給你們安排正經的客房。我們是接待正經客人的,隻是架不住那些不正經的多而已。”

曦月聽到此處,可算舒了一口氣,漲紅的臉也漸漸消退下來。

這時,韓莫離忽然冒出一句色眯眯的話:“那要是……不正經呢?”

曦月猛地轉頭看他,隻見他流著哈喇子看那女子,似乎在期待著什麼,大為不恥。

曦月一拳錘向他頭頂,她控製力道,直接給韓莫離錘倒在地上,他雙手捂住腦門吃痛起來。

埋怨:“你打我做什麼?你是你,本宮是本宮!本宮有錢,想怎麼花錢你管得著麼?”

曦月撇了他一眼,她確實管不著,但架不住丟人啊!

女子挨個推開三間客房的房門,然後熱情地對他們說:“他們都管我叫軟娘,你們也可以這樣叫我,這是你們的房間,看看是否滿意?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叫我。”

女子說到最後一句“需要”的字眼時,給韓莫離拋了一個媚眼,媚眼如同某種不知名的高超法術,直襲向韓莫離的耳根,然後他全身酥麻,險些又癱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