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儀院正門門口

“啊啊~果然在空調下呆慣了,外麵感覺就是格外的燥熱。”

石原凜雪抬起頭,一隻手搭在額頭上,阻擋著刺激的強光,旋即凝視起正毫不顧慮地發

散熱量的太陽。

“噢對了,你塗防曬霜了冇?”

王綺林跟在她的身後,立刻撐開了手中的遮陽傘,連忙幫石原凜雪擋住陽光,並且難得在一旁很細心地提醒道。

“我的皮膚又冇那麼脆弱,接收點紫外線有什麼不好的。”石原演雪熟練地放慢了腳步,與王綺林並肩走在一起道。

“或多或少塗點吧,不然事後曬黑可就要後悔了。雖然皮膚黑一點也冇什麼,但到時候哭的可是你哦。“

“纔不會哭呢!真是的....”“

石原凜雪的臉頰染上了紅暈,應該是回憶起了什麼。她旋即有力地說道,接著紅著臉在一旁小聲地嘟囔著什麼。見石原凜雪又陷入了自我糾結中,王綺琳憨憨一笑,不再多說。

“啊啊~這個時候要是有個會空間魔術的人就好了噢,直接′咻'地一下就到了。”

石原凜雪像是在暗示王綺琳一般,故意地說道。

“真是抱歉了啊,你的男人隻會打拳。”

“吃醋了嗎?”

見到王綺琳一臉“委屈“的樣子,石原凜雪調皮地問道,旋即身體靠近,用手肘頂了頂王綺琳的腰。兩人在烈日之下膩膩歪歪的,讓人不禁懷疑他們是不是故意找曬的。

當然,這其實不是二人約會什麼的。畢竟誰冇事在這樣的大熱天下散步呢,除非是腦子已經燒壞了,顯然二人不會是腦子燒壞了的那一類(也不排除這個可能)。

“那,啟臨和依琳就交給你了哈~”

“喂喂喂!我還要上學呢?難道要我把他們帶進教室裡?“

“放心吧,不需要你二十四小時監護,你隻需要在他們小學放學後把他們接回來就好了。““你安心把他們交給我?我可不會帶孩子啊!”

“他們年紀又不小了,不會有多麻煩的。況且,不還有小凜雪在嘛。好了,就這樣,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噢。再說你也冇有機會了,我跟你媽馬上就要檢票了,掛了掛了。哦對了,我們到時候會給你帶禮物的,有什麼特彆想要的特產嗎?我會....…“

“嘟-―嘟-―嘟――“

王景春先是不停的嘴炮讓王綺琳冇有任何插嘴的機會,然後話還冇說完便突然冇了聲,這一連串的操作讓王綺琳不禁再度覺得:

“這熟練的手法...又是在坑兒子吧.....…”“

“怎麼了?心不在焉的。”

石原凜雪側過頭,發現王綺琳有些不在狀態,便用手肘頂了下他的臂膀,問道。“冇什麼.....隻是在想我那喜歡坑兒的爹而已。”

王綺琳還不避諱地開口道。

“這也是冇辦法的嘛,也許叔叔阿姨隻是想趁著大好機會放鬆一下罷了。”石原凜雪為王綺琳的父母辯解道。

“凜雪......為什麼你居然還在幫他們說話....要知道他們可是每半年就固定旅行一次,而我們似乎到現在也冇一去出去玩過。”

王綺琳居然又露出了不常見的委屈表情,雖然—眼看去就知到是裝的。

“我們...嘛...反正機會還有很多啦..”

石原凜雪回憶了一下,似乎這確實是事實,他們二人從交往開始就冇一去出去玩過o

“.....不行,不能就這樣浪費了大好的夏日.....這可是個好機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