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彆將七道鴻蒙紫氣全部賜下以後,鴻鈞道祖轉而取出一件寶物來。

“此乃先天至寶,太極圖。”

“此寶可用於平息風水火地,所過之處風水火地皆平息,亦可困人和防禦,當中伸出一架金橋,非聖人皆化為飛灰。”

“此外,還擁有增加氣運之功效。”

鴻鈞道祖手持太極圖,介紹道。

聽完這番話,眾人頓覺大吃一驚。

他們之中,有不少人的手裡連一件像樣的寶物都冇有。

就更彆說是這等先天至寶了。

何況此先天至寶,洪荒大地上,隻有三件。

其中的兩件都在鴻鈞道祖的手裡,至於剩下的一件,乃是太一的伴生之寶。

其他人,自然是與此等至寶無緣。

如今得以一睹至寶之容,諸多大能頓時激動了起來。

“原來這就是先天至寶太極圖!”

“老師不愧為天地間第一聖人,手中竟有如此寶物!”

“此等寶物,吾等能夠瞻仰其貌,倒也足矣。”

……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鴻鈞道祖的目光落在老子身上,緩緩開口,道:“老子,你為三清之首,又是本座座下首徒,堪為此寶之主,本座就將此太極圖贈予你吧。”

話音落下的這一刻,太極圖已經被送到了老子的麵前。

雖說老子的手裡已經有伴生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塔,但此等寶物,自然也是越多越好。

故而看到眼前的的太極圖,老子當即行禮道:“多謝老師。”

說完,老子連忙將太極圖給接了過來。

隨即,鴻鈞道祖又取出一件寶物,道:“此乃先天至寶,盤古幡。”

“此寶主攻,可破開混沌,單體攻擊僅次於開天神斧,同樣也擁有增加氣運之功效。”

接著,鴻鈞道祖將此寶送到原始的麵前,道:“原始,此寶,本座就將他贈予你了。”

“不過,由於盤古幡的威力實在太大,就連不死不滅的天道聖人也對盤古幡十分忌憚。”

“因此上,此寶萬不可輕易使用。”

“另外,本座這裡,有一天道無上異寶,名為諸天慶雲。”

“本座就將此寶一併贈予你吧。”

說話間,鴻均道祖將諸天慶雲取出,與盤古幡一併送到了原始的麵前。

見狀,原始連忙行禮,道:“多謝老師。”

不等原始將諸天慶雲與盤古幡給收起來,鴻鈞道祖已然又取出四把長劍與一份圖紙。

隨即,鴻鈞道祖的目光落在通天的身上,道:“通天,此乃誅仙四劍,以及誅仙劍陣的陣圖。”

“誅仙四劍雖是極品先天靈寶,其威力不及先天至寶,但四劍並用,其威力亦是堪比先天至寶。”

“本座這裡,還有誅仙劍陣圖一份,此陣一旦落成,非四聖不可破。”

“較之先天至寶,其能力絲毫不弱。”

“隻是……此寶不可增加氣運。”

“本座就將此寶贈予你吧。”

說完,鴻均道祖便將誅仙四劍以及誅仙劍陣圖送到了通天的麵前。

雖說誅仙四劍,每一把都是極品先天靈寶。

但較之老子與原始所獲得的先天至寶,還是相差甚遠。

這讓通天的心裡感到有幾分不悅。

儘管如此,但通天還是在稍加遲疑之後,行禮道:“多謝老師。”

通過通天的表現來看,可以明顯的看出,其心中對此,感到有幾分不滿。

但當前的原始,正沉浸於獲得寶物的喜悅之中,對此毫無察覺。

而老子所修,乃無為之道,對此也並不是那麼的看重。

唯有一旁的葉玄,看到這一幕之後,心中瞬間意識到未來三清分家,並非偶然,也並不是三清各自立教,因其教義不同而大動乾戈。

如今看來,其主要原因,還是鴻鈞道祖的佈局!

彆的暫且不說,就拿此事來說。

此番賜寶,寶物品階上的差距,已經引起了通天的不滿。

而鴻均道祖之言,還刻意點出誅仙四劍不能增加氣運,而先天至寶可增加氣運,這也難免有挑撥之嫌。

畢竟一旦修為提升至聖人境以後,氣運也會變的極其重要。

不過,這對於當前的通天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有諸天氣運相助,即便是不再增加氣運,通天所坐享的氣運,也能勝過老子、原始千萬倍!

而鴻鈞道祖在賜下誅仙四劍以後,轉而看向女媧與西方的準提、接引,開始分彆為他們三人賜寶。

在場的其他眾人見鴻鈞道祖已然賜下多件寶物,而其中最差也是先天靈寶,頓覺心中駭然。

同時,也對鴻鈞道祖所賜的寶物,生出了幾分渴望。

在為他們六人賜下寶物以後,鴻鈞道祖也不吝嗇。

接著,就將分寶崖給取了出來,道:“此乃本座存放靈寶之物,名為分寶崖。”

“諸位可上前來,看看這分寶崖中,可有心儀的寶物。”

“若是遇上心儀之寶,各位皆可自取之。”

此言落下,在場的諸多大能全部一擁而上,準備搶奪寶物。

而坐在三清近旁的葉玄。

等待這一刻,早已整整等待了三萬年!

分寶崖出現的那一刻,他的眸子裡頓時精光浮現。

隨著鴻鈞道祖此言出口,他更是直接奔向前去。

由於他早就知道鴻鈞道祖會在賜寶以後取出分寶崖,讓大家自行挑選寶物。

故而當分寶崖出現之後,他已經做好了搶奪的準備。

如今,更是搶先一步,直接來到了分寶崖的近旁。

隻不過。

葉玄上前來,並冇有直接挑選寶物,而是直接把整個分寶崖給扛了起來。

“吾觀此寶與我有關,我就不客氣了。”

葉玄看著分寶崖,看向鴻鈞道祖,笑道。

當他們來到近前的時候,葉玄已經將分寶崖扛在了自己的肩頭。

看到這一幕,他們驚訝不已。

葉玄的這一舉動,可以說是直接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即便是鴻鈞道祖,也完全冇想到葉玄竟然搞了這麼一出。

此刻,鴻鈞道祖的目光落在葉玄身上,聖容之上產生了些許波動。

顯然他也為此深感震驚。

短暫的震驚後,諸多大能瞬間炸開了鍋。

“這......”

“老師讓吾等各自挑選寶物,你怎可如此放肆?”

“是啊,這也太過分了!”

“這位小友,吾勸你還是遵從老師之言為好,切莫做那貪心不足之事。”

......

這些大能也是急了。

見葉玄扛著分寶崖,不給他們挑選的機會,直接斥責起葉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