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雕慌亂之下,繼續疾馳南方,想著直接去羊山老窩得了。

言旭也看出了帝雕的目的,心想去羊山或許也是不錯的選擇。

就在帝雕載著言旭又飛了兩百裡不到時,一道恐怖的劍氣再次襲來,劍氣無聲無息,最為致命。

“嗯?有埋伏!”

好在言旭神識依然警覺,雖然身受重傷,卻能及時察覺到危險。

朱陽神劍連發三劍,將襲來的劍氣攔了下來。

“是何人?快出來!”

冇有任何回答,迴應他的又是幾道劍氣,被言旭接連攔下。

言旭感覺到,發出劍氣之人至少也是天乘境後期的修為,實力異常強大。

“難道是影子樓的殺手?能做到此等無聲無息的刺殺,不是他們又是誰?”

再強大又如何,隻要不是仙人級彆強者,言旭無所畏懼。

“戰就是了!”

見埋伏之人仍然冇有露麵,言旭神識遍撒。

“哼!抓到你了!”

“雕兄,看你了,西南方向!”

“好嘞!”

帝雕朱雀身法展開,嗖的一聲,朝著西南方向飛去,衝破雲氣之後,一道恐怖的劍氣當頭射來。

“轟…”

言旭使出燃燈落神光之招,卻是連人帶鳥被轟到了山裡。

就在落地瞬間,又是一道劍氣無聲無息地襲來,言旭雖然警覺,但是冇能躲開,被劍氣洞穿了右胸。

“噗…”

言旭靠著一顆大樹,驚道:“竟然還有一名殺手!”

帝雕罵道:“奶奶的,今天怕是要昇天了!”

“雕兄,你先走,他們的目標是我!”

“放你的狗屁,老子跟定你了!”

言旭內心一陣感動,卻是見到兩道不同的劍氣再次襲來,目標直指自己。

朱雀身法使出,言旭避開劍氣,朝著其中一道劍氣的方向飛去。

伏擊言旭的人很快出現在他眼中,正是身穿黑衣,麵帶鐵罩的殺手。

言旭不顧傷勢,幽冥神劍上手,斬向殺手,卻是被殺手靈動的身法躲開。

“好厲害的身法,有我朱雀身法快嗎?”

言旭展開朱雀身法,牢牢咬住殺手的蹤跡,一劍劈出。

突然數道劍氣再次襲來,射向言旭背後要穴。

“麻煩!”

言旭數劍揮出,卻是再中一劍,左肩被洞穿,重重倒在地上。

還未爬起來,兩大殺手一前一後,出現在言旭周邊,眼神冷漠,無波無瀾,似乎在看一個死人。

“你們到底是何人?”言旭怒道。

“去九幽冥府那兒就知道了!”

兩道劍氣襲來,卻是被趕來的帝雕攔下,帝雕亦是再受重創。

言旭爬起身來,怒道:“你們不是影子樓的殺手,而是出自葬仙會的人字級殺手!”

其中一個黑衣人明顯一驚,沉聲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言旭笑道:“當初刺殺我的四位影子樓殺手說過影子樓有三位樓主,都是有著人仙級彆的修為!我想這三位樓主應該就是葬仙會的三位人字級殺手吧!”

他其實也是想詐他一下,冇想到真的將他們詐了出來。

不過他也並非瞎猜,他曾問過師父,對葬仙會和影子樓這兩個殺手組織瞭解過。

二人得出的結果就是,影子樓很有可能就是葬仙會人字級殺手發展出來的下線組織,目的就是為了給葬仙會人字級殺手提供新鮮血液。

畢竟,殺手不可能一直做下去,總會有退出的那一刻。

“既然你知道了這個秘密,那你們都得死!”

二人使出絕招,磅礴的劍氣劈下,欲要將整個大地也劈開一般。

言旭咬緊牙關,強行使出幽冥暗淵,死亡漩渦將他和帝雕籠罩了起來。

強大的劍氣劈在旋風般的漩渦中,卻未能激起一絲紊亂。

言旭雙掌一揮,死亡漩渦驟然擴散,席捲向兩大殺手。

待二人攔下此招,帝雕已經揹著難以動彈的言旭朝著羊山飛去。

“追!”

帝雕身受重傷,越飛越慢,也越來越不平穩。

“雕兄啊!你是不是不會飛了啊!”

“怎麼會呢!就是有點頭暈,可能血流多了,血壓有些低吧!血糖也可能有些低!”

言旭虛弱地道:“能和你做兄弟,值得!”

“那是!我可是三好之妖!”

帝雕剛說完,就支撐不住,朝著一座山嶺落去。

言旭急道:“雕兄,穩住啊!”

好在帝雕奮起餘力,還算穩當地落在山上,不然一人一鳥就要摔成肉泥,到時候成為修真界一大笑話。

“言老大,這是哪兒啊!”

言旭緩緩抬起來,看向四周,有些熟悉。

“這不是我前段時間剛來的絕仙嶺嘛!咱們還真是不湊巧啊!”

帝雕化為人形,笑道:“絕仙嶺?看來天要絕你啊!”

言旭和帝雕就這麼癱坐在絕仙嶺上,一步都不想動,在他們身後,就是連神仙進去了都得死的深淵。

“罷了,走不動了,不走了!”

言旭渾身無力,連番大戰,內傷外傷極為嚴重,說是處於瀕死邊緣也不為過。

他能撐到現在,完全是因為三大玄功的加持。

此時幾路人馬趕了過來,落在言旭附近,有兩大殺手,九流門派的三大掌教,還有眾多中立的掌教。

魔界之人倒是聰明地退走了,不走就是又一場除魔之戰。

水清淺看到一身是血的言旭,再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撲了上去。

“哎呀,疼…疼…”

言旭痛得齜牙咧嘴,摸了摸水清淺的臉龐,眼睛再也冇有挪動過,也不想挪,隻想把眼前的可愛人兒看個夠。

“言哥哥,我不會讓你死的,不會的!誰敢殺你,我就殺誰!”

曲衍光,宇文淵和摘星子提劍上前,準備將言旭拿下。

水清淺臉色陰沉,眼中凶芒畢現,強大的殺機震撼著三大掌教。

“敢動我心愛之人,我便讓你們一起陪葬!”

白如湘急道:“清淺,莫要做傻事啊!”

“白姨!對不起,至此我才知道,言哥哥纔是我的一切!”

曲衍光看了眼白如湘,道:“得罪了!”

三大高手聯手一擊,一道恐怖的劍芒在地麵切出深深的劍痕,射向水清淺。

水清淺運起天水神功,空氣中的水分頓時凝聚成一個冰盾,攔下劍芒。

冰盾碎,劍芒散,美人也被震飛了出去,鮮血灑在了潔白的輕紗上。

“清淺!”

言旭大叫一聲,痛徹心扉!

就在三大掌教要再度出手時,言旭下定了決心,拚儘最後的功力,一掌印在水清淺的背上。

正是朱雀封印!

他的舉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連三大掌教都停了下來。

水清淺轉過頭來,心痛地望著言旭。

“言哥哥,為什麼?”

“清淺,對不起!下輩子我再和你在一起!”

言旭再發出柔和一掌,將水清淺推向不遠處的白如湘。

“替我照顧好她!”

言旭發出一聲怒吼,“哪怕死了,我下一世也會滅了你們仙界!”

這句話剛好被除魔後趕來的歐陽建業和唐浩然等人聽見。

“雕兄,照顧好自己!”

“葉塵,言華,還有好兄弟們,來生再見!”

言旭一躍而下,落入絕仙嶺下麵的深淵中。

“不…”

水清淺撕心裂肺地叫著,卻是無法動彈。

元夢亦是無聲地流下眼淚,直到此時,他才確信,自己是真的愛上了言旭。

司空玄笑道:“他竟然跳下了絕仙嶺,哈哈哈,死有餘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