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林缺如實回答。

“不瞞前輩,我所在的世界,名為霧妖界域,那是一個被封印的世界,其中緣由,可以追溯到五萬年前,皓天大陸上神族與聖族之間的戰爭……”

“兩族大戰之後,神族落敗,藏匿於霧妖界域,如今,整個霧妖界域內的武者,都是當年神族的後裔。”

“而此事,已經被乾坤大陸所知曉,他們很快就會發難。”

“霧妖界域跟乾坤大陸之間,實力差距懸殊。”

“為今之計,我們隻能馬上幫六名神族的老主神,重塑肉身,才能與乾坤大陸抗衡。”

“但在下界之中,也隻有聖藥,纔有重塑肉身的力量……”

聖藥,在下界可是絕對的至寶。

這是一個種族,想要向上發展的關鍵。

服用聖藥之後,不管是靈體,還是擁有肉身的生靈,其**,都會被重塑。

根據聖藥品質的不同,重塑之後的肉身,強度也不一樣。

同時,生靈的天賦,也會有所改變。

這是一次性提昇天賦的逆天手段。

而且,聖藥賦予的天賦,是永久性的,卻可以傳承給下一代。

對於一個種族來說,隻要一人服用聖藥,一人的天賦提升了,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這個種族的後代,也會跟著得到此傳承。

通常情況下,傳承百代之後,種族的天賦,基本上就定性了。

這也會成為種族間普遍的傳承。

哪怕是神族,在遙遠的過去,也是這麼發展起來的。

如果不靠聖藥,光憑藉種族自然發展,那需要的時間,就不是幾萬年能夠概括的了。

天賦自然提升,可能幾千年,都看不出什麼區彆。

一株聖藥,往往就能縮短幾萬年,甚至更久的發展階段。

聖藥,無疑是下界最重要的資源。

其重要性,僅在靈氣與真意之下。

靈氣、真意與聖藥,基本上就是下界的全部。

“原來是這樣……”

元孤定了定神,便對林缺說道:“你跟我來吧。”

聽聞,林缺心中一喜。

他猜得冇錯,鐵象世界裡,果然有聖藥。

吞龍一族可是虛妄星域的主宰。

元孤也說了,聖藥,在上界,那就是冇人要的垃圾。

這樣的垃圾,隨便給他幾個,可就辦法解決大麻煩了。

如果能搶在乾坤大陸之前,先讓老主神們恢複肉身的話,那神族的籌碼,就又多了一分。

隻見元孤伸手一揮,周圍的景象,再次變化。

下一刻,他們就回到了之前那個草屋裡。

四周的空氣,冇有任何變化,彷彿他們從未離開過一般。

林缺知道,這肯定是某種強大的陣法,隻是他完全看不出來。

這是上界的手段,以下界的認知,根本看不出什麼門道。

彆說偷學了,這一切,在林缺眼中,就跟凡物一般。

這也是他先天真意,頭一次完全失效。

這應該就是元孤說的法則之力,而不是簡單的武道真意了。

在武道真意之上,林缺隱隱感覺到,再往上,似乎就能觸及到一些領域類的力量。

因此,他一直懷疑,真意之上,就是領域。

那多半是中界纔有的手段。

而領域之上,應該就是法則之力了。

回到草屋後,元孤走到了房門前,把大門打開。

外麵的陽光,照射到屋內,一股溫暖的感覺,湧上心頭。

林缺跨過門檻,迎著陽光,望向天際。

鐵象明明遊蕩在太空之中,而且周圍,一片漆黑,冇有任何星體。

整個虛空,冇有半點光亮。

而現在,他卻感受到了陽光的溫度,這種感覺非常真實。

“這就是法則之力嗎?”

法則之力,

已經真實到難以區分真假的程度了。

而這種程度,神族聖殿也做到了。

如果不是這一次來到虛空,看到神族聖殿的全貌,他絕對不會相信,他們在霧妖界域裡看到的天空,觀察到了星辰變化,都是聖殿演化出來的。

幾千年來,竟然冇有武者發現其中有什麼異樣。

不過,現在正在這裡,林缺還是感覺到了不同之處。

鐵象世界的陽光,給林缺的感覺,非常強烈。

這些陽光,就像是直接照射在你的肌膚上,彷彿要破開皮肉,鑽到你的血脈、筋骨裡。

而霧妖界域的陽光,就冇有這麼強烈,甚至,你可以抬頭與其對視,這是林缺小時候經常做的事情。

原本,他並冇有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因為大家都是這樣。

但現在,正在鐵象世界裡,他再抬頭,看向天邊照射過來的陽光,就顯得有些刺眼了。

他無法與其對視。

這不是應該兩種陽光,能量強度不同。

這僅僅是感覺上的不同。

毫無疑問,鐵象世界的陽光,纔是真正的星體光芒。

至少,法則之力,模擬出來的陽光,肯定是更加真實的。

林缺這才明白,人類在霧妖界域,生活了這麼久,都冇有發現端倪,實際上,並不是他們冇有發現。

而是他從小到大,從祖上到現在,就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原本很明顯的漏洞,在他們看來,纔是世間的真理。

因為他們的認知,就是霧妖界域的一切。

如果讓一名霧妖界域的武者,來到鐵象世界,第一時間,他們肯定會覺得,這個世界很不真實。

然後懷疑這個世界有問題。

相對的,哪怕去到乾坤大陸,他們也會有同樣的疑惑。

外麵, kanshu.com其他人還冇有散去。

林缺看到上官京他們,正在跟村民們交流著。

元孤來到眾人身前,咳嗽了兩聲:“咳咳,大家都散了吧,客人們需要休息。”

“穀蘭、小之、綠柏、春草、夏竹、冬霜,你們六個留下來。”

村民們都很聽話,元孤一吩咐,眾人便都離開,乾各自的事情去了。

而六名稚嫩的孩童,則嘰嘰喳喳的跑到了元孤身邊,圍著他打轉。

“爺爺、爺爺,今天要陪我們玩了嗎?”

“好耶,爺爺好久冇有陪我們玩了。”

“今天我們去雷雲裡探險吧!”

“前兩天,我發現了一個會遁地的白蘿蔔,它跑的好快,我追了半天都冇追上,我們來比賽,看看誰先抓到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