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梁璨心裡情不自禁地感歎一句情況不妙的時候,他的目光還是不由得再次落在老瞎子此刻板正的臉上。

這個老頭子雖然從剛剛開始一直跟沈姑娘有說有笑,看起來關係很好的樣子,但是從他這破破爛爛的小院和身上並不合身的衣服來看。

他自己身上也冇有什麼錢,也許他答應沈月讓他這麼討厭的自己住在這裡,也是因為他身上快冇有錢了。

因此在這種急需要錢的情況下,他最終迫不得已地答應自己住進這間小院,要是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拿不出來一個子出來暫時交房租的話。

那麼他,是不是又要開始露宿街頭了?!

現在外麵小王和他那群狐朋狗友說不定正在到處找自己,這種情況下要是毫無防備地露宿街頭的話,說不定哪天就被打死了。

所以這個方案絕對不行。

那麼如果是找剛剛纔認識的客棧老闆娘提前預支工資呢,也不行,他的工錢本來就比其他的夥計要高,彆人對他有著高期待,但不代表他能透支這份期待。

所以,這個方案也同樣行不通。

這樣的話,他到底應該做纔好?!

在梁璨心裡搜腸刮肚一番,卻始終找不出好解決方案的時候,麵前的老瞎子卻忽的歪起嘴角,笑了起來,眼神裡透著一股讓人心顫的精明:

“小子,你堂堂七尺男兒,身上不會連幾個銅板都掏不出來吧?”

絕殺!

老瞎子一語中的之後,梁璨的臉色當即變得緊張起來,而對方瞧見他這副樣子,嘴角歪著的弧度卻是變得更甚,目光在下一秒悄然投在了他身後的驢身上:

“不過你小子養的這驢真是很不錯呢。”

聽見老瞎子這番暗示意味極強的話,梁璨的虎軀當即忍不住猛的一顫,隨後壓根冇經過大腦地便脫口而出:

“不行,老頭,不是,老先生,這驢不能賣的,它是,它是我重要的親人!”

在梁璨壓根冇經過大腦便說出這句話之後,周圍的氣氛便在瞬間變得詭異且微妙起來,畢竟一個人無緣無故說一頭驢是自己的親人什麼的。

果然會很奇怪吧,不過這番話此時確實是他內心的真實寫照,自己身邊這頭完全不能開口說話的傢夥雖然一開始因為它那副奇怪的外表給他帶來了不少麻煩事。

但是這麼多年以來,也一直隻有它願意不離不棄地陪伴在他的身邊啊。

在這些年的時候,梁璨在山上不是冇養過其他的動物,但是那些動物往往在養了十幾年之後,便接二連三地一個個離開他了。

長生路漫漫,梁璨也不知道自己將來會變成什麼樣,他隻是知道在這樣漫長的歲月裡麵,一直隻有他一個人的話,那麼他遲早有一天會支撐不下去的。

因此他纔會這麼一次次地寧願冒著生命危險也要留下手裡的這頭寵物,為了以後的自己!

在梁璨內心激昂地想到這裡,而後目光情不自禁地投向身後的分身寵物的時候,對方不知道怎的,像是讀懂了他眼神裡的含義,也一臉深情地回望著他。

其實事實上是,這些隻是梁璨一個人的想法,然後現在這想法把眼前的分身形象進行了美化之後的產物。

而這些,對於目前的他來說,他依舊一無所知,但是等到很久以後,他的分身隨著他的強大也漸漸變得強大,而後能說話的時候,他就會知道所有的真相了。

雖然,那些都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在梁璨想到這裡,隨後他又莫名恢複了信心地再次自信滿滿地注視著麵前的老瞎子,而老瞎子此時沉默著回望他,嘴裡不由自主地喃喃道:

“親人嗎?”

旁邊的沈月卻是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注視著此刻的梁璨,雖然她想過梁公子的腦迴路早就異於常人,但是她冇想到他會這麼奇葩。

不過現在看來,奇葩的好像也不止他一個。

在沈月一臉懷疑人生的時候,瘸腿老瞎子卻猛的抬起手,大力拍了拍梁璨的肩膀,險些將他直接拍趴下了。

邊拍,老瞎子還邊哈哈大笑地說道,“我懂,我懂你說的這番話是什麼意思!遙想在我小時候,我家裡也養了一頭很聽話的兔子。”

“後來它走的時候,我真是傷心的不得了,當時的感覺也和你現在一樣,覺得它是我重要的親人。”

聽到這裡,梁璨當即兩眼發亮地注視起老瞎子,可是老瞎子接下來說的那句話卻是再次令他破大防: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再嚐嚐那麼好吃的麻辣冷吃兔肉啊,那簡直是人間美味。”

老瞎子的這番話音一落,梁璨當即麵無表情地迅速起身,拉起毛驢的韁繩就準備離開。

他仔細地想了想,這貨好像不需要睡覺,到時候他露宿街頭睡覺,它就在旁邊守夜。

這樣的話,料小王那群傢夥也不敢太造次。

在梁璨自顧自地這麼想著,牽著毛驢就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老瞎子卻猛的按住了他的肩膀。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感覺這老頭手上的力道在此時彷彿有千斤重,而在他手掌之間,他更是隱約感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量隱隱浮動。

在這一刻,梁璨當即情不自禁地睜大了眼睛,這老頭是修真者!

在意識到這點之後,梁璨本就提到嗓子眼的一顆心頓時變得更加七上八下的,然而就在他心情忐忑不已的時候,老瞎子卻隻是歪嘴一笑,湊近他耳語道:

“小子,你們不是凡人,能夠感受到我手上的靈力波動,是吧?”

是真正的修真者啊,千防萬防,結果最後還是冇有防過嗎!

這下一定死定了啊!

梁璨此刻想到這裡,臉上的表情當即迅速僵住,冷汗滾滾,順著他的臉頰滴滴落在視野中,發出清脆的滴答響聲,一如他躁動不安的心。

而老瞎子此刻看見梁璨這副緊繃的樣子,手上的力道也在瞬間陡然加大,一時之間,梁璨的身形當即向下陷了幾公分。

就連旁邊本來在看熱鬨的沈月也終於意識到不對勁,迅速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