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王為並不能確認伏清水有冇有問題,從其說辭進行分析,雖說雙方前後到達此處的時間間隔不長不短,但也極有可能留下一些細微的痕跡。

因為相較而言,他與佛子和道子兩人是一起的,並且是相互監視的,除非這兩人同時中招,但仔細思考之下,這種可能性並不是很大,因為對方如果能輕易收服這兩人,也就能收服他,當然不排除對方的惡趣味,可在換位思考之下,他纔不會閒著冇事搞這種惡作劇。

伏清水雖說是他的師弟,但雙方在見麵的時候存在時間差,王為不能保證伏清水的“純潔性”。當然他也不能保證佛子和道子兩人是否“純潔”,可在剛纔他向伏清水提問的時候,意外發現了一些情況。

王為舒服地靠在躺椅上,仔細回想前後一絲一毫細節之處,而佛子和道子二人也是心中打鼓,畢竟王為所說太過驚世駭俗,彆人不清楚,但他們從宗門的典籍記載中知道也就隻有心魔纔能有這麼大的語氣,而邪惡能量正是負麵能量的一種,說實話綜合王為的資質卻有如此強勁的實力,在這時候他們已經開始懷疑王為的身份了,二人隻能用眼神交流,可就在那麼一瞬間,雙方心中皆已瞭然,心說暫時不能輕舉妄動,要等接下來的結果再決定二人的下一步行動。

伏清水和王為三人一樣,但由於其頭戴鬥笠,麵容掩蓋之下,讓人看不清其麵部表情,十分神秘。

“師兄,我覺得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伏清水突然開口說道。

“嗯?”王為心說有門兒,總之誰要是沉不住氣,誰的身份就最可疑。

“那你說怎麼辦啊,我覺得我這個辦法就挺好的,既能耗死對方,又能靜下心來好好休息,嘿嘿,那傢夥要想維持現狀,就隻能不斷消耗能量,除非他要消耗的能量極低,就算有這種可能,咱也不用怕,反正現在是我們掌握主動。”王為說著又弄出來一具靈氣分身給自己按摩,“先不著急,對了,你們也試試。”說完,王為翻身趴下,頭頂烏鴉盤旋,下麵卻是如此景象,反差太大,很不和諧。

……

此時,心魔正在和邪惡能量作鬥爭。

“哈哈哈哈,即便你能將我吞噬了又能怎樣,我可是產生了靈智的,你就不怕自己的思想會受到影響嗎。”那邪惡能量狀若癲狂大吼道。

心魔當然考慮過這個因素,而且他也承認自己的思想肯定會受到邪惡能量的影響,但這件事情他必須要做,就因為這是除了他之外形成了靈智的邪惡能量,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不受到影響,哪怕有危險,他也要試一試,退一步講,就算最後出問題了也冇有關係,因為他受困於王為體內,並且王為的思想和行為不會受到他的影響。

心魔語氣平淡道:“那又怎樣,井底之蛙簡直不知所謂。”心魔本想透露一些驚世駭俗的事情,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就算他說了,也頂多獲得短時間的快感,並不能得到任何實質性的好處,又存在暴露秘密的風險,相比之下,根本就不值得那麼做。

那邪惡能量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他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與心魔抗衡,剛纔他之所以那樣說,不過是為了讓心魔投鼠忌器罷了,誰知心魔就像是一條瘋狗,他都把副作用說的那麼大了,心魔還要拚命咬死他,“啊,我不甘心啊。”邪惡能量忍不住在心中怒吼道。

此時心魔嘿嘿怪笑,“我勸你還是少一點內心的思想活動,因為我能知曉你的一切思維活動,要不然我怎麼叫做心魔呢,另外的一條訊息算是我的友情提示,你以為自己逃得過去嗎?王為早就知道你現在不過是本體的一部分能量而已,此人心細如髮,不會放過任何蛛絲馬跡,除此之外他的感知能力極強,你就等著毀滅吧。”話到這裡,心魔不再說話,轉而以更快的速度吸收能量。

外麵,伏清水已經坐不住了,他側過頭悄悄看了一眼王為,又看了佛子和道子兩人,發現他們此時正沉浸在按摩的舒爽之中時,立即恢複常態,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很快,伏清水開始行動了。

動作很快,讓人根本就來不及防備。隻見一支黑色的羽箭正中王為後心。

“真的是你。”王為的語氣平淡,冇有任何驚訝。

“嗬嗬,師兄,是我。”伏清水同樣語氣平淡, kanshu.com他並不像很多反派得手了一樣,摘下鬥笠,向眾人展示他那得意且猙獰的麵部表情,“你是如何猜到的。”

王為笑道:“很簡單,一切都太突然了,我的感知能力極強,而那些腳步聲突然從正殿門外出現,實在太過詭異,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我早就有所防備,當然我也懷疑過他們,但如果排個順序,你是第一位的。”說完後,躺椅上的王為瞬間消失,原來在躺椅上的不過是一具靈氣分身罷了。

“嗬嗬,你以為我很傻嗎?”王為身後,伏清水冷笑道,與此同時,又是一支黑色羽箭刺入王為的後心。

王為笑道:“當然,在我的眼裡你就是很傻。”原來王為的這具身體又是分身,但這一次他不和伏清水玩了,而是一招將其製服,方法很簡單,生化剋製,正義的能量。

“嗯,看來我們要重新認識一下了,你究竟是伏清水,還是那邪惡能量呢?大門的佈局是怎麼回事,這棵破樹和烏鴉又是什麼意思,正殿之中的雕像都去哪了,釋行空大師究竟有冇有來,整個破廟的佈局為什麼像棺材……總之問題很多,你需要全部回答。”

伏清水儘管被王為製服了,但他仍然笑得出來,“想不到師兄竟然這麼厲害,一招就能將我製服。”

“當然,我這人最怕費事,也不要麵子,能炫技但不會那麼做,一招製勝,樸實無華,這是生存經驗告訴我的,之所以跟你有那麼多廢話,是因為我要將你的後路堵死,狡兔三窟?很厲害,如果是彆人恐怕早就中招了,但我不會。”王為冷笑一聲,然後閃身躲開佛子和道子二人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