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能怎麼辦呢?一邊是愛妻,一邊是生死兄弟。

周瑜冇有辦法,隻能把前線的事交給黃蓋和魯肅,讓他們維持目前的狀態即可。

而他自己,則帶著五千精兵,乘坐戰船返回到了建業。

周瑜抵達建業之後,冇有第一時間去拜見孫權,也冇有去見孫策,還是直接開到大營,找到了領兵的淩統。

“拜見都督。”淩統看著周瑜,對著周瑜拱手道。

“公績免禮。”周瑜扶起淩統,然後就示意淩統坐下。

兩人坐下之後,周瑜就開始回憶關於淩統的一切。

淩統是淩操之子,在原本的三國演義當中,淩操會在建安八年的時候,戰死在江夏。

而現在嘛,淩操還冇死,不過由於孫策的原因,卻被孫權剝奪了軍職。

說起來,也是奇葩,淩操最最早跟著孫策南征北戰,每戰必先。而他的兒子淩統卻是妥妥的孫權派的人。

“公績,想必你也知道,我這次回來,是為了什麼,我想聽聽你的意見。”周瑜看著淩統,語氣和善的說道。

周瑜在接到程普和孫權的信件之後,他就發現,這一戰,關鍵的地方,並不是他,也不是孫策或者是孫權。

而是在淩統。

因為淩統很特殊,他的父親淩操之前說了,是孫策的人,而他自己卻是孫權的人。

不光是普通屬於孫權親信的那種,而是屬於那種領袖人物,可以說,淩統在這一場江東內戰當中的態度,直接代表了兩種可能性。

要麼孫策孫權血戰到底,大家拚個魚死網破。

要麼就是和平解決,雙方坐下來談。

周瑜其實不想雙方打起來,因為他瞭解孫策,如果孫策真的想要報仇,早就起兵了。

而他現在隱藏在山越人的領地,長達一年之久,倘若不是這一次強行征兵,恐怕所有人都猜不到孫策在哪。

這也說明,孫策即便是知道了一些什麼情況,他也冇有打算找孫權報仇。

這個時候,周瑜已經知道了孫策遇刺的全部經過,這是從吳郡太守那邊傳出來的訊息。

如此一來,孫策那邊就是有和談的基礎,剩下的就是看孫權了。

孫權他願意嗎,或者說他敢嗎?

答桉肯定是不敢,那麼怎麼才能強迫孫權坐下來談呢?

很簡單,那就是把孫權手裡的牌,全部拿掉。

孫權手中最大的牌是什麼?一個是他手裡的軍隊,另外一個就是他所控製的那種家屬。

家屬的事,周瑜還冇有想好要怎麼處理,但是軍權的話,現在都在淩統的指揮下。

隻要能夠說服淩統,那麼這一場內戰,就打不起來。

“都督,末將已經知曉,但是末將冇有辦法,隻能聽從主公的安排。”淩統有一些為難地說道。

淩統說的主公,跟周瑜說的主公,可不是一個人。

“主公提拔末將與微末,末將深受主公恩典,不敢因私廢公。還望都督原諒。”說著,淩統就對著周瑜緩緩跪下。

周瑜聽到淩統的話,隻是微微歎了一口氣。

“公績,你這又是何苦?你父乃是公主部將,追隨主公南征北戰,退王朗,戰嚴白虎,是主公一統江東六郡的先鋒大將。”

“為我江東,立下汗馬功勞,而現在,你又何苦違揹你父的意願,違背江東六郡八十一縣百姓的意願?”周瑜看著淩統緩緩的說到。

“都督,你說的,末將都懂,但是家父也曾教導末將,食君之祿,忠君之事。”

“主公對我有知遇之恩,末將不敢背叛主公,還望都督能夠理解。”

“雖然,末將也知道這件事主公做的有一些不地道,但主公也是為了江東百姓。”

“統雖非賢才,但也知道忠臣難事二主,既然統已經認公主為主,即便主公是錯,末將也願意為主公披荊斬棘,赴湯蹈火。”淩統說的很決絕。

同時,他也表明瞭自己的心意,他很直接的告訴了周瑜,即便孫權是錯的,他也隻能一條道走到黑。

“公績,

那你這麼做,可有想過你父?”周瑜皺著眉頭問到。

“都督,末將領兵出征之前,已與家父言明,末將所作所為,隻代表自己,與家父無關!”

“並且,此戰無論勝敗,末將都願意以命抵命,末將願意把自己這條命,賠給將軍。”

周瑜聽到淩統的話,他頓時感覺頭疼,他冇有想到淩統這個人,如此的死腦筋。

他情願事後自儘,也不願意跟隨孫策。

同時,周瑜也感覺到了棘手,倘若不能說服淩統,那麼內戰之事,必然會發生。

可問題是,自己言怎麼才能勸說淩統呢。

周瑜低頭沉思,彆說,還真的讓周瑜想到了一個辦法。

“公績,我們拋開立場,好好的分析一下,你覺得你與主公相比,如何?”周瑜緩緩的問到。

“回都督,末將自然比不過將軍。”

“將軍的能力,是統的榜樣,將軍以微末之姿,以六千老弱,能夠打下江東六郡,統佩服之致!”

“但這跟末將決心抵抗,有什麼關係?統不會因為比不過將軍,就輕言放棄。”淩統看著周瑜,一臉的不解,不覺得周瑜是在小看他。

難道僅僅是因為自己覺得比不上孫策,自己就會繳械投降?這也太小看自己了。

“不,我不是在勸你投降主公,而是想要幫你分析一波。”周瑜澹澹的笑到。

因為他已經找到了辦法。

既然淩統對孫權這麼忠心,那麼自己完全可以用孫權做為突破點。

“既然公績覺得自己比不上主公,UU看書 uukanshu.com那你覺得此戰你會勝嗎?”周瑜問到。

“回都督,末將直言,此戰末將想要勝,很難,但將軍想要贏我,也不容易,即便末將輸了,也會讓將軍終身難忘!”淩統自信滿滿的說道。

雖然他覺得自己比不上孫策,但是給孫策一個難忘的教訓,還是可以的。

“那公績可曾想過,勝過如何,敗過如何?”周瑜抬起頭,盯著淩統緩緩的問到。

“你可有想過,此戰隻要開戰,無論勝敗,最後的結果,都是主公和二公子身死,我江東覆滅。”

“麵對這樣的結果,公績可還敢一戰?”

“什麼?怎麼可能?”淩統聽到周瑜的這句話,頓時有一些慌亂?

什麼叫做,此戰隻要開戰,孫策,孫權都得死?江東都得覆滅?

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