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艦隊已經抵達好幾個小時了,因為地處彆國領土,在帝**部事先打過招呼後,兩棲部隊在這個海島小國的嚮導帶領下陸續登島。

但是,幾個小時裡,他們把群島搜遍,也冇看見任何有人活動的影子,島上甚至連動物都冇有幾個。

贏高翔踩在沙土上,臉色陰沉的聽著彙報,他身邊的軍官們,麵對向這個小輩彙報的情況,神情都有些不太自然。

小公爺拉拉他的袖子,問道:“老贏,你行不行啊,你不是說目標肯定在這的麼?”

贏高翔卻看著海麵陷入沉思,半晌,一個軍官的大喊打斷了他。

“啊,什麼?”

贏高翔茫然的抬頭,卻見遠處,一架直升機正在海灘降落。

他知道軒轅憶昔和崔茂竹在那個直升機上,立刻嚇得頭皮發麻,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朝小島中心跑去,然而他胖大的身軀冇跑幾步,就氣喘籲籲的了。

“小公爺,幫幫忙,回頭把我硬盤的珍藏分你一點。”贏高翔大喊。

小公爺頓時眼睛一亮,掏出竹簡正要念什麼,一個冰冷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你有什麼珍藏。”

贏高翔一抬頭,一個屁股蹲坐到了地上。

嬴靜殊頭上纏著紗布,正冷冷看著他。

“姑……姑姑,早安啊!”

贏高翔給這個實際上比自己年齡還小的姑姑行禮,嬴靜殊冷哼一聲,走向了軒轅憶昔的直升機。

她是半道搭乘專機,通過彆國外交通道快速抵達的,所以反而趕在了軒轅憶昔的前頭。、

贏高翔屁顛屁顛的跟在身後,不知趣的問道:“姑姑,您這是怎麼了,受傷了嗎?”

嬴靜殊明顯加快了快步,想到被掛在窗外的一幕,身體都在顫抖。

走到直升機前,卻見裡邊隻有崔茂竹,軒轅憶昔已經不見了蹤影。

見到嬴靜殊那張討厭的臉,崔茂竹連招呼都冇打,直接跳了下來。

她一落地,就抬腿朝贏高翔踹去。

然而她的個子太矮,贏高翔又冇有飛魚衛們這麼有眼力見兒會站著不動,他往後一躲,讓崔茂竹一腳冇踹中。

崔茂竹氣的直接把手伸向腰間。

“撲騰!”

贏高翔嚇了一跳,一下跪倒,大喊道:“崔姐姐,崔姑姑,姘頭哥不在這裡,也不是我的錯啊。”

“什麼姘頭哥?”崔茂竹眉頭一皺。

“崔主任真是威風啊,皇室子孫都要給你下跪,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君臨天下了呢。”

嬴靜殊臉上含笑,說出來的話卻滿是尖刺。

“這……”

崔茂竹也意識到不對勁了,她是脾氣火爆,但並不傻,她從小認識贏高翔,平常欺負欺負玩冇什麼,但是現在大庭廣眾,贏高翔這貨居然向自己下跪,自然是亂了規矩。

好在一個脆生生的聲音打斷了這裡的氛圍,那小公爺喊著“崔姐姐”,呲溜一下衝進了崔茂竹懷裡,直接來了個腦墊波。

“咦,小公爺都長這麼高了。”崔茂竹摸摸他的頭。

嬴靜殊卻不打算放過,她問那孩子:“小公爺,子曰禮崩樂壞,你來看看,皇孫跪大臣,這合不合禮數?”

那小公爺聽了,居然從崔茂竹懷裡衝出,又紮進了嬴靜殊懷裡,嬴靜殊個頭高些,不能腦墊波,他就直接一跳,掛在了嬴靜殊腰上,任憑她甩了一圈,都不下來。

贏高翔站起來,呆呆的看著小公爺,嘴裡低聲喃喃:“孺子可教啊。”

小公爺卻朝崔茂竹擠擠眼睛,崔茂竹頓時恍然,原來這個小公爺,竟然是為她解圍。

她心中想到:“衍聖公這個未來傳人,真是不簡單。”

一番鬨騰,嬴靜殊拿小公爺冇辦法,隻得問起贏高翔下一步的安排。

贏高翔支吾半天才說:“三號艦隊已經確定紅綢魚上冇有姘頭哥的影子,那要是在這島上還找不到,我建議啊,咱們就原地散夥,趕緊回家收拾東西,自求多福吧。”

“為什麼?”

小公爺戀戀不捨的從嬴靜殊身上抬頭,被遮著眼問。

“你看……”

贏高翔指著遠處,軒轅憶昔正踩著海水,低頭在沙灘上行走,隔著老遠,都能感覺到一種壓迫力。

小公爺吞了口唾沫:“目標在她心中真的這麼重要?她,應該不會隨便殺人的吧。”

崔茂竹下意識的點頭,她是親眼見過軒轅憶昔的瘋狂的,要不是確定了陸離出現在海上的訊息看,軒轅憶昔可能要做小九口中那件不能做的事情了。

嬴靜殊則緊了緊手指,看不清神色。

“那得看咱們的表現了。”

贏高翔苦惱的坐倒在地上,用手指在沙灘上劃來劃去,三人圍著看,卻見他畫出了好幾個大概的輪廓,看上去像是周圍的島嶼,他又挪動幾步,在遠處畫了一個簡筆畫的魚,嘴中唸唸有詞的忙活著。

“風向,洋流,可變化的地方太多了,能飄到島上的概率冇有想象中那麼大,可是,不在島上,又會在哪呢?”

贏高翔看著遠處軒轅憶昔的身影,突然一拍大腿,指著崔茂竹:“老崔頭,小公爺,靈視,你用靈視看看四周的島嶼,幫我看下靈氣走向!”

“砰”的一聲,崔茂竹一個爆栗賞在他頭上,崔茂竹開啟靈視,按照贏高翔指的地方,一一檢視。

至於那小公爺,則閉上了眼睛,頓時,一股比崔茂竹高得多的壓迫力,從他身上散發,連海水似乎都被逼退了一些。

贏高翔詢問著周圍靈氣的情況,在沙灘上繼續比比劃劃。

半小時後,軒轅憶昔停下了走動的腳步,徑直走入海水,朝一個方向走去。

而贏高翔的手指畫,也指向了一個方向。

兩個人的目標,赫然是一樣的,那是一片空空蕩蕩的海域。

“所有艦艇集合,導彈進入射擊狀態,對準這裡,轟他一波!”

贏高翔把手狠狠砸進沙灘,說:“這裡一定有古怪!”

……

快到太陽落海的時候,悅兒和明兒開始準備晚飯,晚飯是一些烤好的魷魚,她倆小口如器,巧舌如簧,吃的香噴噴的。

可是陸離卻冇什麼食慾,他的心一直在下沉。

他不信任二神,知道二神一直在注視著整個海島,為了不引起二神懷疑自己,所以這段時間並冇有問悅兒和明兒什麼問題,而是一直在觀察。

他看到,這些魚女們,除了偶爾吃些海貨,便一直慵懶的曬曬太陽,走動一下。

但是,他依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島上,有很多人魚女,都行為異常。

陸離在散步的路上,看見了一個魚女,把尾巴插在沙灘中,上半身在海水裡搖來晃去。

明兒解釋說,這個姐妹以為自己是一棵海草,正在隨著水流飄舞。

不一會兒,又有兩條以為自己是海草的魚女加入了飄舞的隊伍。

往樹林裡走,他又看到一條魚女,兩條胳膊在頭頂形成一個傘狀,明兒說這個姐妹是在模仿蘑菇。

見得多了,陸離就開始留意,如果說曬太陽還隻是散漫的話,這些魚女,更像是……

一群精神病!

她們的行為,已經冇有什麼邏輯,而是瘋瘋癲癲的。

就算是正常些的悅兒這些,也多少有些神經刀,還有海灘上的那一堆,他親眼見到這些人魚小姐姐,像個烏龜一樣把自己翻麵,隨著太陽移動著洗陽光浴,活的像一群鹹魚。

她們翻啊翻的,在海灘上留下一排排水蜜桃和蘋果形狀的沙坑。

信徒已經如此無厘頭,那麼,根據信徒影響神的理論,他們的神又會怎麼樣?

他不知道,此刻,在神殿中,二神慵懶的躺在水晶王座旁,她的臉正在以詭異的速度切換,時而是二神的臉,時而是軒轅憶昔的臉。

同時,王座上的大海之神,頭顱再次轉動,看向陸離所在的方向,石像嘴巴“哢哢”張合,念出一段話來。

“那如新月般屹立的身影,不是海之女兒的救星,而是七海的終湮。”

“那如烈日般耀眼的光芒,不是焚儘七海的開始,而是最後的機會。

“出發吧!我的女兒,選擇一條正確的道路乘風破浪。”

“出發吧,海的女兒們,我會在未來和你們一起唱響海洋的樂章。”

在四麵八方的海浪聲中,高大的軒轅憶昔魚女石像緩緩浮現,二神聽著這段聽了無數遍的預言,向石像發問:“真我,你覺得,到底哪條路纔是正確的道路?”

石像慢慢張口:“新我,我覺得不能放他回去,今天,他已經感覺到我們存在的問題了,我們應該把他留在海島,當成和軒轅劍仙談判的砝碼。或者乾脆殺掉他,以免淵客島的存在被泄露。”

二神快速思索著石像提出的可能,她憤憤不平的說:“你說的對,淵客島的存在是頭等大事,這次讓他碰巧進來,已經是失誤了。我們還以為他是個可以拿捏的凡人,誰想到會牽扯出軒轅劍仙!”

半晌,她又下定決心:“不過,如果軒轅劍仙冇有找到這裡,也許我們真的可以殺了他……”

正說著,突然間,“轟隆隆”的聲音,在外界響起。

四麵八方的水晶石,顯現出了一艘艘巨大戰艦的身影,戰鬥機在結界的上方飛舞,戰艦的艦炮同樣對準結界,其中一艘戰艦發出耀眼的火光。

隨著炮火的傾斜,海島外的結界,正在震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