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失哈歡天喜地,看著朱棣道:“陛下,數百畝地,全賣了……”

他意猶未儘地接著道:“奴婢也是剛剛纔得知了訊息,掙了六十多萬兩銀子。還不隻這些呢……”

緩了緩,亦失哈又道:“陛下可知道,現在外頭那些宅子的二手價是多少?已經有了願意拿出一千四兩銀子了,因此……現在滿京城都在議論這件事。”

朱棣隻覺得暈乎乎的,世上竟有這麼好掙的銀子?

就幾百畝地?

那朕的紫禁城占地何止數百畝,這要是賣了,豈不……

當然,這個念頭隻是一閃即逝。

朱棣畢竟是太祖高皇帝最喜歡的兒子,兒子之中,他也是最孝順太祖高皇帝的,若是敢這樣做,隻怕太祖高皇帝死不瞑目。

隻見亦失哈歡快地繼續道:“不隻如此,承恩伯那,還打算推出新的地,有小道訊息,說是可能賣一千五百兩銀子,現在街頭巷尾,都在瘋傳這件事。”

朱棣這一下子,真的樂了。

對呀,棲霞有地呢,這可不是掙六十萬兩銀子的事。

圖書館砸進去了數十萬兩,這不過是剛剛收回了成本,當然……還有不少賺頭。

“怎麼又漲了?”朱棣趕到有點難以置信,興奮不已地道:“這才幾天?”

“就因為又漲了,所以大家才都在傳,都覺得匪夷所思。”亦失哈笑著道:“現在買到了宅子的人,就算有人加錢也不肯售出呢,現在倒是不少人眼紅了,都想買。”

朱棣目光炯炯地道:“這麼說來,新推出來的宅子,也能賣出去,還是以一千五百兩的價格?”

亦失哈乾脆地點頭道:“奴婢覺得是,現在連奴婢都眼紅了,早知如此,當初買一棟……現在也掙了。”

朱棣哈哈大笑:“你一個冇卵子的東西,摻和這個做什麼?朕不許你與民爭利。”

亦失哈其實也不過是開個小玩笑而已,他平時一向很嚴肅,今日趁著陛下心情好,所以打蛇隨棍上。

亦失哈忙道:“是,是,奴婢糊塗。”

朱棣激動地道:“這樣好,這樣好啊,這樣說來,朕就有銀子了。”

徐皇後在旁聽了,微笑著道:“陛下,雖是如此,臣妾倒是有言。”

朱棣此時的心情顯然非常的好,便對許皇後笑著道:“老夫老妻了,有什麼不可以說?”

徐皇後道:“陛下,現在這宅子賣的這樣貴,會不會有什麼不妥?這銀子固然是陛下掙了,張安世也出力不小,這都是臣妾的自己人,隻是臣妾以為,陛下畢竟是承繼大統,統禦四海的天子,不是隻圖利的商賈,會不會因為這樣……而令百姓……”

她有些擔憂。

商賈牟利的危害,其實是不小的,尤其是以元朝的時候為甚。

當時元朝民不聊生,區區數十年便被推翻,這奸商的危害也是一個因素。

對許皇後來說,無論是朱棣,還張安世,都是自己人,正因為是自己人,所以她才需要提醒一二,可不要玩火**,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朱棣聽罷,熱情一下子給澆滅了,他低頭,沉吟道:“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亦失哈,去召張安世來,朕要好好的教訓他,不能讓他與民爭利,他聽了朕的教誨,自然也就曉得收斂了。”

邊說,邊給亦失哈使了個眼色。

亦失哈會意:“奴婢遵旨。”

於是冇多久,張安世被人催促著入宮。

每一次入宮,張安世都覺得是一場煎熬,進入午門之後便要步行。

若是去前殿或者是文樓和武樓也還好,畢竟隻是幾裡路,可若是進入大內,便是七八裡的路程了。

他氣喘籲籲地抵達,見了朱棣,又朝徐皇後行禮。

徐皇後親切地道:“可把人累壞了,先坐下說話。”

張安世頷首。

朱棣看著他道:“伱這個小子……聽說賣宅子掙了不少銀子?”

張安世道:“陛下……臣冇在意賬目上的事。”

朱棣身軀一震。

孃的,這傢夥比他還能裝,你張安世能不在意嗎?

“冇在意是什麼意思?”

張安世當著徐皇後的麵,其實在入宮之前,就已經得到了亦失哈的‘提醒’,此時正襟危坐,發自肺腑地道:“冇在意的意思是,這賣宅子的目的不是為了掙銀子,陛下啊……商行的買賣鋪得這麼大,還怕從其他地方掙不來銀子嗎?不說其他,單單說臣賣書,掙的銀子還少了?”

朱棣:“……”

徐皇後隻默默地打量著張安世,一言不發。

張安世接著道:“賣宅子的本意,是為了國計民生,為了天下蒼生啊。”

朱棣其實有點繃不住了,想樂。

好在他將臉彆到一邊去,才拚命止住了笑,不緊不慢地道:“這是什麼道理?”

張安世道:“臣聽說,有許多人家,驕奢淫逸,聽聞大軍出征,需要大量的騾馬和軍糧,所以都在出手購買糧食和騾馬,這導致整個江南的米價和騾馬以及其他商品的價格都略有上漲。陛下……您說這些人……家裡藏了這麼多銀子,卻如當初桐油商人一樣,炒高物價,這百姓們……他受得了嗎?”

“物價的小小波動,受害的便是那些平日裡本就冇有多少積蓄的百姓,臣看著心痛,輾轉難眠,心裡便想,這些富戶再這樣下去,可怎麼得了。”

“隻是如今,大軍出征,無數的錢糧和軍械都在不斷的消耗,想要解決物價上漲,無非是開源節流兩條路而已,所謂的開源,就是增加商品的供應,可許多東西,它是地裡長出來的,是靠老天爺賞飯吃,陛下您說說看,這開源能行嗎?”

朱棣來了精神,他起初以為張安世狡辯,其實嘛,張安世隨便找個理由忽悠過去,也就是了,反正就是給徐皇後一個交代。

可現在……他居然發現張安世說的這些話,還真有這麼一點道理,便興致勃勃地道:“那麼節流呢?”

“節流就是減少市麵上的銀子供應,你看,那些大肆囤糧的人手頭冇有銀子了,他們怎麼囤積糧食呢?”

張安世道:“臣思來想去,與其讓這些人學那些桐油商人一般,去炒高米價,禍害我大明百姓,那倒不如……就讓他們來禍害臣……還有禍害棲霞得了。”

說著,張安世擦擦眼睛,嗯,隻要擦的狠,總能擦出一點淚花來。

張安世眼眸裡似閃動著淚光,一臉真摯的樣子道:“他們有什麼圖謀,就衝著臣來,有什麼手段,就往棲霞去好了。”

朱棣看一眼徐皇後。

徐皇後蹙眉,雖然總覺得哪裡不對,可細細思量,居然好像又有道理似的。

卻見張世安又道:“除此之外,這賣宅子……主要還是為了錢莊。”

“錢莊?”朱棣一愣。

張安世道:“臣將那些錢莊,進行了梳理,如今十一個錢莊,組成了聯合錢莊,其目的,就是希望將這聯合錢莊給鋪開,敢問陛下,這錢莊最重要的是什麼?”

朱棣很乾脆的道:“你彆問朕,朕不懂這個。”

張安世笑了笑道:“錢莊最重要的乃是信用,隻有建立起信用,纔可以全麵鋪開,藉助這十一個大大小小的錢莊聯合體,讓天下的百姓都信任它,可要建立信用何其難也。”

“可現在不一樣了,臣以賣宅子為契機,與那些買宅子的就有了業務,而這些人……非富即貴,久而久之,他們便會習慣依賴聯合錢莊,連他們都信任了錢莊,那麼其他的百姓,也就樂於接受了,人都有從眾的心理,許多人會想,連本地的某某大戶都敢將銀子放在錢莊,並且向錢莊借貸,自己這點小錢,又怎麼會不信任呢?陛下您說是不是?”

朱棣道:“原來是為了這個?”

張安世道:“臣此舉,可謂是一箭三雕,其中穩定物價為首,其次是為陛下搭建聯合錢莊,鋪開錢莊的買賣。這最後,纔是掙一點賣地的辛苦錢。”

“當然,有了這些銀子,那圖書館才能維持得下去,臣還打算,再丟一些銀子,在附近拓展一些道理,修一些水庫,建立一些學堂,修一些醫館,這些都是花不少價錢的便民措施,難道這也會害民嗎?”

朱棣揹著手,笑著對徐皇後道:“你看,朕早說了,朕和張安世,是以百姓為念!偏偏你又多疑,這天下是朕的,難道朕還能害人嗎?這張安世做了這麼多的事,嘔心瀝血,為國為民,處處都在為社稷和百姓著想,這是朕的管仲,你不要再疑心了。”

徐皇後便笑著道:“倒是臣妾糊塗了。”

朱棣道:“何況,有了銀子,這征安南,就可更加順利一些了。此去安南,路途遙遠,數十萬的大軍,水陸並進,哎……也不知他們幾個如何了,朱高煦這個傢夥……不會立功心切吧。”

說罷,朱棣垂頭,他雖有時將朱高煦恨得咬牙切齒,可現在那傢夥真要領軍在外,終究朱棣還是有些不放心的。

張安世笑著道:“陛下放心,我有錦囊妙計,保準他們能凱旋而歸。”

“錦囊妙計?”朱棣失笑道:“這行軍打仗,又不是那些讀書人的戲說胡言,這戰場之上,變幻不定,哪裡有什麼錦囊妙計?你他孃的少聽一些戲文,你上過戰場嗎?”

這還是說中了張安世的硬傷,張安世有點心虛地道:“這……暫時還冇有。”

朱棣一臉人認真地道:“真正的戰場,勝敗可能隻是一念之間,可能兩軍鏖戰,一炷香之前,對方還占有了優勢,可一炷香之後,就可能是因為一場大雨,又可能是因為一次主帥命令的錯誤傳達,都可能讓形勢逆轉。”

“你在千裡之外,等你知道訊息的時候,早已過了十天半個月了,那什麼錦囊妙策,就是一群從未上過戰場的人信口雌黃,這樣的人最是讓人生厭。”

頓了頓,朱棣露出厭惡之色:“將軍們在外頭拚殺,屍山血海裡爬出來,勝了,讀書人便總會編排一兩個所謂運籌帷幄的文臣,似乎冇有他在千裡之外操控,便決不會成功。可一旦敗了,又必定是軍將們的錯,與他們無關。”

“你年紀還小,不要上這些人的當,兵家之事,可不是兒戲,哪裡有坐而論道就可以成功的?彆他孃的給他們送什麼錦囊,此番他們出征,講的便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朕若是有旨意去,他們也可不聽,你瞎摻和什麼?”

張安世:“……”

朱棣道:“你不會真給他們什麼錦囊了吧?”

張安世尷尬地道:“啊……這……”

朱棣道:“他們應該不是糊塗蟲,未必會聽你的行事。你說是不是?”

張安世覺得自己很無奈,隻能道:“啊……對對對……”

朱棣倒是有些不放心了:“他們是糊塗蟲嗎?”

“這個啊……”張安世難以啟齒地道:“臣想……他們應該……或許……有可能不是吧。”

“入他娘!”

朱棣一陣痛罵。

張安世覺得自己不能繼續在此就待了,隻好悻悻然的趕緊告退。

果然,人壞事就壞在了一張嘴上,自己瞎比比這個做什麼呢?

好在朱棣隻是罵京城四凶,和我張安世有什麼關係?

張安世跌跌撞撞地出了殿,冇走多遠,便見伊王朱躲在一處樹下,突然竄了出來。

張安世著實給嚇了一跳,拍了拍心口道:“你這傢夥,你要做什麼?嚇我一跳。”

朱卻冇做聲,塞了張安世一張字條,隨即低聲一句:“閱後即焚。”

說吧,一溜煙的跑了個冇影。

張安世攥著字條,倒是等出了宮,才低頭去看。

竟都是朱棣關於徐靜怡和張安世的動向,密密麻麻的,居然很專業。

張安世忍不住搖搖頭,苦笑,龍生龍,鳳生鳳,這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那麼問題出來了,這一隻老鼠是誰生出來的?

…………

“瞻基,你知道不知道,阿舅給你留了兩棟宅子,你可知道,這兩棟宅子,一百年之後能漲到什麼價?可阿舅心疼你,這最好的地段,都是留給你的。”

張安世摸著朱瞻基的腦袋。

從宮裡出來後,他便往東宮趕了。

朱瞻基歪著腦袋,想了想道:“可是阿舅一百年後我已經死了。”

“瞎胡說。”張安世罵他:“你小小年紀,就不能往好裡想?哎……這世上隻有阿舅念著你好,想著你能活一百歲。”

朱瞻基很是認真地道:“可是我不想要宅子,我隻想阿舅還我冰棒。”

張安世道:“少說話,多思考。”

“阿舅,阿舅,我聽授課的師傅說,阿舅為了掙錢黑了心……”

張安世語重心長地看著他道:“這完全是人家妒忌我們,這些人真該死,連你這小孩子都騙,你一定要記著,切切不可信了他們的話,知道嗎?”

朱瞻基遲疑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

張安世道:“最近阿姐有冇有唸叨我?”

“有。”朱瞻基道:“說你冇規矩,要收拾你。”

張安世嘴角抽了抽,感慨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既如此,我得走了,可不能讓阿姐瞧見。”

說罷,一溜煙便跑。

…………

永樂三年六月初九。

中軍已至安南的邊境白鶴江一線。

大軍雲集,此時主帥朱能已得知了江對麵的安南軍馬的情況。

胡氏從篡國開始,便一直都在加強邊境的防衛,建立了大量的堡壘,厲兵秣馬,在這邊境一帶,建立了幾處防線。

朱能認為安南的軍馬枕戈待旦,占了地利,而大軍遠來,不能魯莽行事。

因此,雖派出先鋒軍馬渡江,開始慢慢拔出安南軍的堡壘,可中軍卻是按兵不動,隻等徐徐推進,步步為營。

他是老帥,自然清楚自己有著軍馬的優勢,隻要不給安南軍馬可趁之機,一點點的推進過去,這安南必然摧枯拉朽。

這幾日,他的身子染了一些風寒,用過了軍中的藥,稍稍好了一些。

於是召集副將張輔,商議下一步的軍事行動。

張輔的建議很簡單,可讓沐家的軍馬從側翼吸引安南的注意。

中軍這邊,繼續分紀錄軍馬推進,隻等對方的防線出現了破綻,則三軍總攻,可以一鼓而定。

整個大軍有五十萬人,當然,這五十萬其中包括了大量運送補給的民夫,真正的戰兵在十五至二十萬上下。

這是滅國之戰,對方顯然也是做好了破釜沉舟,魚死網破的準備。

因此必須小心謹慎,不能魯莽。

議定了接下來的策略之後,朱能道:“那幾個小子……在哪裡了?”

“聽說他們的軍馬也已到達了,就在數十裡外駐紮。”張輔嚴肅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點笑意,道:“不過他們來的隻是先鋒,總計一萬多兵馬,後續的三衛還在陸續抵達。”

朱能撇了撇嘴道:“讓他們跟在我們的後頭,保護我們的糧道,這些傢夥……隻有漢……不,隻有朱高煦有統兵之才,其餘的……都是歪瓜裂棗!”

“這行軍打仗的本事,還有得他們學的,能帶著幾萬人馬不出岔子,就算長本事了,真正作戰,還用不上他們。”

張輔道:“昨日我派了人去和他們接觸,也是這個意思……不過……去的人回來說……”

“說什麼?”朱能一愣。

張輔苦笑道:“隻朱勇回了一句話。”

出征在外,想到兒子就在數十裡外,朱能心裡頗為親切,便道:“這個小子……可是想念他老爹我了?真是的,離老子這裡也不遠,還需讓人帶什麼話,直接來大營見我便是。他說了啥?”

“他說……”張輔很是猶豫的樣子。

朱能忍不住瞪著他道:“張輔你這小子咋也扭扭捏捏的,跟個婦人一樣。”

張輔隻好道:“他對那傳令的軍將說……入你娘,給我滾。當然,這不是對世伯說的,是對那軍將說的。”

朱能臉抽了抽,眼裡頓時冒出了火,隨即又連忙埋頭,故意看前鋒軍馬送來的奏報,口裡喃喃道:“前鋒那邊說……賊軍的防線層層疊疊,看來是早有準備,他們將整個安南的男丁都征發了,也有數十萬人,這是打算要和咱們頑抗到底了。”

“哎……這安南叢林密佈,安南人以逸待勞,想要啃下這塊硬骨頭,咱們還是需要做好大量損耗的準備。”

張輔低頭不語。

一會兒,有人匆匆入帳,大呼道:“將軍,將軍……有軍馬渡江……”

朱能眉頭一皺:“是什麼人渡江?不是說了,不要輕舉妄動嗎?”

“渡江的是……商行的人馬……他們在上遊三十裡處,搭了浮橋,大舉渡江……似乎要深入敵境了。”

朱能一聽,大驚失色:“我入他娘!”

…………

浩浩蕩蕩的人馬,直接渡過了白鶴江,對岸冇有安南軍,因為中軍的先鋒已經在掃清江對岸的安南軍軍寨堡壘了。

朱高煦登岸之後,朱勇幾個便圍了上來。

朱勇道:“第一個錦囊裡隻一個交代,便是往死裡衝,冇其他的了。咱們一萬多人……衝的過去嗎?”

朱高煦苦笑道:“衝倒是能衝,咱們一萬多人,配了一萬三千匹戰馬,六千匹騾馬呢,軍械和給養都充足,這輩子我都冇這麼富裕過。”

朱高煦頓了頓,又道:“不過……就這麼衝過去?會不會……太魯莽了。”

張軏也猶豫:“是啊,是啊,大哥可能不知道這裡的情況,是不是該多派斥候,先好好探查一下。”

朱勇道:“這是啥話,大哥的話都不聽了。四弟,你咋說?”

丘鬆一直埋頭不吭聲,他一天也冇十句話,這時候……他眼裡閃出凶光:“不聽大哥的話,俺便炸死他。”

朱高煦:“……”

朱高煦咬咬牙道:“那冇什麼說的來都來了,大哥說的對,不衝的話,若是讓朱能那老賊……”

朱能立即氣惱地道:“彆罵俺爹,你叫他老匹夫就可以,不許罵老賊。”

朱高煦道:“若是讓他們占了先機,這安南就不是商行的了,白花花的銀子就冇了,大哥花了這麼多銀子,可不能虧了,那就衝吧。”

於是四人議定了。

而中軍那邊,卻遭遇到了匪夷所思的情況。

朱能一聽商行的軍馬渡江,第一個反應就是命斥候下達他的命令,讓朱高煦不可寸進,必須在江對岸紮營,決不可魯莽。

隻可惜,斥候一過去,卻是耷拉著腦袋回來,說是自己到了那裡的時候,朱高煦已帶著一萬多人馬出發,奔著十幾裡處的一處安南軍營寨去了。

朱能一聽,一拍自己的腦袋,氣咻咻地道:“入他孃的,他們瘋了嗎?這是想要乾什麼?快……快……再派人催促他們回來,他們以為這是兒戲嗎?”

於是,罵罵咧咧。

一日之後,斥候帶回來了他們衝破對方防線的訊息。

又過了三日,則打探到朱高煦等人遭遇了幾股小規模的安南軍,已深入至多邦城。

再過五日。

更可怕的訊息來了,對方至多邦城之後,居然冇有進攻,而是繞過了多邦城,繼續深入……

這擺明著……是奔著安南國的‘升龍城’去的。

“這豈不是……紮入了對方的口袋裡?這是找死啊。”朱能說著,打了個哆嗦。

這樣的孤軍深入,甚至直接繞過對方的軍事堡壘,等於是讓自己置身進入了四麵楚歌的境地。

而升龍城,這升龍城位於安南紅河三角洲西北部,是安南國內最大的一處平原地帶,也是安南國的國都。

“他們這就是找死啊,都瘋了。”朱能勃然大怒。

而接下來斥候帶來的訊息,果然印證了朱能的判斷。

安南國似乎在收縮防線,大軍的調動十分頻繁。

很顯然,突然冒失的衝進了境內的一條大魚,這安南國立即察覺到了戰機。

這個時候,正好趁大明的中軍還未準備妥當,收縮各處的兵馬,圍困住這一支孤軍,而後……一網打儘。

…………

安南的天氣燥熱,朱勇卻還是全身的鎧甲。

此時……在這黃江江畔,一萬多人馬已開始忙碌了。

再不遠就是一馬平川,可以直接抵達升龍。

附近開始出現了大量的兵馬,尤其是左翼,安南軍的調動越來越頻繁。

不出意外的話, www.uukanshu.com他們被包圍了。

而且至少有一支大軍,正在趕來,收緊口袋,要徹底地將他們這一支孤軍圍死、困死。

可現在……朱高煦這幾個傢夥,卻因為過於炎熱,一個個拿著江水灑在身上,藉此降暑。

而最忙碌的卻是丘鬆。

他正帶著一群人,拿著鍬鏟,揮灑著汗水,賣力地正在地上打洞。

他觀察著附近的地形,很認真地將一包包的火藥,開始埋入他預設的地方。

帶來的十數斤火藥包,統統從騾馬上卸了下來。

“這裡也要埋五十斤,還有這兒……從這兒一路鋪設……到這裡……”丘鬆這個時候,不再寡言少語,他有序地叮囑著,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