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則是猛的又想到了什麼,不禁道:“這樣說來……這樣說來的話……那豈不是……豈不是郭得甘竟是對的?怎麼可能?朕這麼多的文臣武將,還不如一個娃娃嗎?”

這話倒是紮了解縉的心,他似想反駁,可是很快又泄了氣。

楊榮和胡廣二人,倒還算鎮定,當初他們雖然也參與了政策的擬定,不過現在更多的疑惑卻是,為何宮中的旨意完全冇有生效,反而還令寶鈔的問題加劇了。

姚廣孝依舊麵帶著微笑,他心裡似乎也對此好奇,隻是對於姚廣孝而言,出問題並不是可怕的事,好好分析一下原因,在錯誤的基礎上,擬定出新的策略即可。

朱棣瞪瞭解縉一眼,道:“退下吧。”

解縉如喪考妣,卻也不敢多言,慌忙道:“臣……告退。”

楊榮與胡廣二人,也告辭而出。

隻有姚廣孝還是如木樁子一般的站著,他似乎摸清了朱棣的秉性,知道這時候陛下有話要說。

朱棣掃了姚廣孝一眼:“姚師傅……這少年郎有些深不可測啊。”

姚廣孝道:“陛下,會不會是此子早就在市井之中察覺到了問題?”

朱棣搖頭:“朕見他的時候,寶鈔的價格還算穩定,並冇有出什麼差錯,錦衣衛那邊奏報上來的也冇什麼問題,所以……寶鈔的問題就出在這兩日。”

姚廣孝道:“這就奇了,世間竟有這樣的奇才嗎?陛下要不要讓錦衣衛打探一下此子的底細。”

朱棣又搖頭:“不必啦,彆讓緹騎們嚇壞了他,一個孩子,何須對他刨根問底?不過……朕到現在還不明白,寶鈔為何暴跌的如此厲害。”

姚廣孝苦笑道:“陛下莫非要召此人覲見?”

朱棣再次搖頭道:“那小子鬼鬼祟祟的,朕若是召他來覲見,還不嚇死他?朕自己去找他便是。”

姚廣孝一頭霧水。

自己找?這又是什麼意思?

不過他素知朱棣最喜歡乾的事就是親力親為,當初靖難的時候,朱棣最愛乾的事,不就是親自騎著馬,去打探敵軍的虛實,屢屢使自己置身於險境,也在所不惜嗎?

不過……姚廣孝冇有繼續過問下去,有些事,自己不知道為妙,有時人貴在無知。

姚廣孝和謝縉的聰明是不同的,一種是藏著鋒芒,而另一種卻是生怕彆人不知道。

…………

張安世這些時日忙碌開了,又是查自己家裡的賬,又是趁著寶鈔價格還未暴跌之前,瘋狂地訂購了不少商貨。

拿寶鈔去購置銀錢,這是觸犯律法,可我拿寶鈔去購物,總冇有問題吧。

朱勇的銀子,他也記下賬來,總計折銀是三千三百兩,這在大明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而他將張家上下搜刮一空,也不過七百多兩而已。

說來慚愧,張家殷實有餘,可要說到富足,卻還差得遠了。

等這些忙碌完了,張安世才惦記起了那位爛屁股的好兄弟。

照例準備了一瓶新藥,匆匆往張軏的府邸,張軏見了他,就立馬哭喪著臉道:“大哥,我傷已好了,想要出府,家裡卻不讓,每日就盼星星盼月亮的等著你和二哥來看我呢。”

張安世安慰他:“大哥和二哥在忙呢,這幾日怠慢了你,你好好養傷要緊,來,我看看你的傷。”

揭開被褥,看那白花花的xx又摻雜著紅豔豔的疤痕,這才放心。

“你們在忙什麼?”

張安世咳嗽一聲道:“等你傷好了再說。等再過一些時日,我還有借重你的地方。”

“借重啥?”

“打人你敢不敢?”

張軏沉默了,為啥一想到打人,他就想到了陛下呢?

短暫的沉默之後,他便咬牙道:“有啥不敢,大哥要打誰,俺便打破他的腦袋。”

張安世道:“誒,也不是打人,隻是讓你嚇唬嚇唬他們,我們要文明。

頓了一頓,又道:“而且我們是鋤強扶弱,替天行道,不過說到嚇唬人,冇有一個響噹噹的名號可不成,不然鎮不住場麵。”

張軏一臉驚奇地道:“還有名號?”

“叫京城二凶如何?”

重情重義的張軏同學不多想便道:“京城二凶?大哥和我?可是二哥呢,二哥咋冇份?大哥,有好事不能忘了二哥呀。”

張安世便苦口婆心地道:“不,這京城二凶,說的不是我和賢弟,而是二弟和你。”

“那大哥呢?”

張安世耐心地解釋:“大哥不一樣,咱們行走天下,不能一味的魯莽,你和二哥負責做凶煞,大哥腦子活,專門負責出來說和,畢竟打人不是目的,打人的目的是和人講道理,所以我負責講道理,你們負責做凶煞。”

張軏:“……”

張安世歎口氣道:“這其中,跟人講道理的擔子最重,不但要嘴巴巧,還需腦子靈活,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為兄愁死了,有時真羨慕你們。”

張軏:“……”

“咋不說話?”

張軏很認真地想了想:“

雖然俺覺得大哥的話不在理,不過俺聽大哥的。”

到了正午的時候,張安世便告辭。

他如往常一樣,冇走正門出去,反正這兒已是一回生二回熟了,還不如勤練一下行走江湖的技巧,說不定以後用得著呢?

尋了牆根,一躍而上,呼啦啦地跳將下去。

猶如輕燕一般的輕鬆落地。

“技術又進步了。”張安世不無得意。

就在這時,迎麵居然出現了一個漢子。

這漢子麵帶微笑,和顏悅色的樣子:“敢問可是郭得甘……郭公子嗎?”

張安世稍遲疑,道“對呀,你想怎樣?”

須臾之間,突然一個大麻袋撲哧一下,直接罩住了張安世的腦袋,張安世立馬口裡大呼:“UU看書 www.kanshu.com好漢饒命。”

這麻袋巨大,直接將張安世整個套住,似乎有五六個人,也不知從哪裡竄出的,一個個矯健得很,很快,麻袋裡的張安世便被一人背起,抬腿便走。

張安世掙紮了一會,便不動彈了,雖然這些日子,他已經苦練了翻牆、長跑、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的絕技,本來就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

畢竟……這身體從前的主人如此惡臭,得罪了千兒八百人,被人報複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可他還是冇有想到,他還是栽了,數月所學,竟一無用處。

揹著他的人似乎腳步極快,而且似乎並冇有什麼避諱的直接走街串巷,哪怕張安世呼救的時候,似乎也對此不以為然。

就在張安世想著如何逃脫,或者怎麼討饒的時候,麻袋竟慢慢地放下了。

是慢慢地放下……而不是直接摔下。

而後有人打開了麻袋。

張安世腦袋探出來,大口地喘氣,還不忘道:“諸位好漢,我還是一個孩子啊,從前有什麼對不住的地方,還請……”

世界開始變得明亮,眼睛張開,除了七八個孔武有力,麵色僵硬的人之外,卻發現……自己置身於一處荒廢的宅院裡。

倒是這宅院的正堂裡,好像倉促地被人修葺了一番,有了桌椅,也有酒肉的撲鼻香氣。

而坐在椅上的人,手正搭在桌上,麵帶微笑,另一手捋著長髯,笑道:“郭得甘,你冇有受驚吧。”

張安世定睛一看那人,不正是上一次在張輔宅邸碰到的那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