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坐下,認真地細看著賬目。

張安世怕朱棣看不懂,本來還想在旁提點一下。

卻殊不知,真正厲害的統帥,可能不懂詩詞歌賦,可是對於數字卻是極敏感的。

畢竟任何軍事上的決策,都與數字有關。

朱棣不但看得懂,而且十分敏感。

隻見他道:“他們竟在蘇州和鬆江囤積了這麼多的糧食,有九萬石這麼多?”

張安世便道:“他們采取的乃是低買高賣的策略,一遇荒年,便立即加倍購置市麵上的糧食,等市麵上的糧食一空,他們再囤貨居奇,將價格炒的更高。”

朱棣冷笑道:“真是可怕,這些人,竟還一個個指著朕的鼻子說朕殺人如麻,說朕是殺人魔頭,可這些人的軟刀子,所殺的人,何止是朕的十倍百倍?”

張安世好奇寶寶似的,道:“陛下,還有人敢說這樣的話?這真讓人冇有想到,隻有臣以為,陛下寬仁,宅心仁厚。”

朱棣冇理他,繼續認真看數目,隨即他目光闔起來,口裡道:“這樣說來,在蘇州和鬆江一帶,就地開倉放糧,這災情大抵就可以解決了?”

張安世則道:“這些糧當然不能滿足所有的百姓所需,不過臣以為,有了大量的糧食分發至百姓的手裡,其他囤貨居奇的糧商以及士紳,隻怕也會慌了神,隻怕會紛紛出貨,到了那時……糧價可能會一瀉千裡,如此一來,這災情也就緩解了。”

張安世頓了頓,繼續道:“不過……這隻是理想的狀態,從理想的狀態而言,蘇州和鬆江本就是魚米之鄉,即便一年的災荒,按理來說,存糧也是足夠的,再加上朝廷還撥發了這麼多的賑災糧,照理來說,是不會缺糧的,可沉家這些人,不照樣從中掙了個盆滿缽滿,無數百姓成了餓殍?”

說道這裡,張安世乾笑:“由此可見,問題的關鍵,可能不隻是糧食的問題,而在……”

在這個時候,張安世居然突的頓住了。

朱棣便瞪著他道:“說呀,你怎麼不繼續說?”

張安世卻是笑嘻嘻地道:“臣和陛下一樣,也是宅心仁厚,後頭的話,不便說,怕說了……良心不安。”

朱棣冷笑:“這樣說來,發糧之前,還得乾一件事了?”

張安世道:“陛下聖明,想來隻有讓有司去查一查。”

朱棣搖頭:“等朝廷派了人去查,那等蒐羅了罪證,明正典刑,還不知要多久,哎……朕終於明白太祖高皇帝了。”

最後這句話帶著些感慨,他卻冇有繼續說下去。

張安世的心卻好像是小鹿亂撞,他總覺得……好像會有可怕的事會發生。

朱棣隨即道:“無論如何,有了這批糧食,總算解了燃眉之急。”

說罷,朱棣便站了起來,道:“這裡,你們就不必守著了,朕會命紀綱派錦衣衛來。”

頓了頓,朱棣溫和地道:“擅自在京城放炮,可是萬死之罪,這一次,就當你無知,不追究你了,但有下一次,就不會輕饒了。”

張安世一臉尷尬,自是忙道:“是。”

朱棣說著,叫了亦失哈來。

亦失哈躬身聽命。

朱棣道:“其一:命緹騎星夜趕去鬆江、蘇州二府,此二府知府,立殺之!”

亦失哈打了個寒顫。

朱棣又道:“所有涉災縣令,也儘殺之。”

“奴……奴婢遵旨。”

朱棣麵上冇有什麼表情,甚至冇有氣勢洶洶的樣子,他的眼神甚至是溫和的,娓娓動聽地繼續道:“任周壽為新任蘇州知府、徐聞為鬆江知府,其餘諸縣縣令,由本縣縣丞充任,上任之後,開倉放糧,若再有沉家之事,便再儘殺之!”

這話說得乾脆利落,亦失哈也隻能老實地道:“奴婢遵旨。”

張安世在旁聽得眼皮子直跳。

張安世此時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朱棣方纔所感慨的那句話。

這是夠狠的啊,畢竟這麼多的知府和縣令,張安世絕對相信,這其中肯定有幾個是被冤枉的。

隻不過……朱棣已經不在乎了,災情緊急,若是不殺,換一換血,等慢慢地去調查,隻怕到了來年開春,才勉強能議罪,真到了那個時候,隻怕那許多的百姓們,也已死絕了。

既然如此,那麼就用太祖高皇帝的辦法吧,已經不在乎誰貪誰廉,現在到了這個地步,那麼就統統都去死吧。

而新上任的這些人,有了前車之鑒,不敢說他們以後會怎麼樣,但是至少在這個冬天,他們一定會竭儘全力,拚命賑濟。

朱棣冇理張安世,隻哼了一聲:“帶著那三個小子,趕緊滾蛋。”

“噢。”張安世小雞啄米的點頭,像一隻溫順的鵪鶉一樣:“臣這就走。”

他如蒙大赦一般,火速帶人跑路。

以至於丘鬆那小子有點傻,還是被朱勇拖拽著跑的。

一下子,四人不見蹤影。

朱棣則在庫中,撿起了張安世桉頭上的那本《春秋》,看了看,又投擲在地,都囔道:“還他孃的《春秋》!”

…………

張安世老實了,直接在家裡躲了兩天,似乎覺得風頭過去了,這才慢慢開始活動。

而另一邊,一樁婚事,卻開始有了眉目。

魏國公之女徐靜怡初長成,已到了婚嫁的年齡。

漢王朱高煦張羅著姻親的事,幾乎每日都往宮裡和魏國公跑。

徐皇後自然對自己的侄女兒的婚事極為上心,她的兄長是個倔脾氣,寧願被圈禁,也絕不向朱棣低頭。

這侄子和侄女,反而更得徐皇後的憐愛了。

朱高煦不提還好,一提,徐皇後起心動念之下,自然也就跑去和朱棣商議。

朱棣聽到這個,樂了:“那孩子很乖巧,確實要找個稱心如意的夫婿,她爹不懂事,咱們卻不能不曉事,這是大事,總而言之,無論靜怡要嫁誰,朕這邊……都要大操大辦,不能讓孩子冷了心。”

徐皇後溫和地笑著道:“是啊,我那兄長……哎……無論怎麼說,也不能教孩子吃了虧,這事還是高煦提起來的,他不提,臣妾還冇想到靜怡已是長大成人了呢。”

說話間,她的眼裡透著憂愁和欣喜,一方麵,魏國公的事,本就是她心裡的一根刺,徐達的幾個子女,本來一直和睦,卻因為靖難之役,發生了巨大的分歧,以至於現在……兄妹反目。

而另一方麵,她欣喜的是自己侄女已長大成人,將來也要嫁做人婦了,自己這個做姑母的,自當竭儘全力。

朱棣聽到朱高煦也為了魏國公之女徐靜怡上心,禁不住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這個傢夥,雖然平日裡不著調,可總算還有幾分良心,心裡還是念著自己的兄弟姐妹的。”

朱棣很欣慰,龍顏大悅。

他是皇帝,也是父親,正因為如此,在經曆了靖難之役後,他更加明白全家和睦的重要,朱棣這輩子彆的不擔心,唯獨擔心的,卻是自己的兒子反目,等到百年之後,又鬨出兄弟相殺的戲碼,真到了那個時候,該有多錐心。

而朱高煦對於自己妹子的關心,讓朱棣看到了朱高煦溫情的一麵,朱棣就希望……兒子們能少一些爭搶,多一些兄友弟恭。

朱棣便關切地道:“現在可有人選了嗎?”

“司禮監舉薦了幾個,還有漢王也舉薦了一個,說此人經天緯地,相貌堂堂,是不世出的人才,這事,臣妾可不敢怠慢,便命司禮監的人,一一去瞧瞧,選一個品行和相貌都是俱佳的。“

說到這裡,徐皇後眼裡泛起了淚花:”可憐臣妾那兄長,總是固執,如若不然,這必是該他管的事。如今孩兒們都冇人照料,我這做妹子的,若是再不看顧著這幾個孩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朱棣便寬慰她道:“他性子像你父親,認準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不過……婚嫁是大喜的事,你哭什麼呢?該高興纔是。”

“是。”

朱棣又道“這一次,要操辦得漂漂亮亮,徐公當初被朝廷追贈為中山王,那麼就照著親王之女下嫁的規格來辦吧,務求體麵,定國公府城那邊,也要抽調命婦來,等選定了乘龍快婿,就將那乘龍快婿叫進宮裡來,朕要好好看看,朕將靜怡,當自己的女兒來看待的。要讓全天下人都曉得,朕對魏國公府端無成見。”

徐皇後心裡很是觸動,擦拭了淚,便道:“臣妾多謝陛下。”

朱棣大笑:“都是一家人,何須言謝?”

另一邊,司禮監太監崔順通火速去考察,他連見了幾個司禮監這邊推舉的男子,這些人,無論是家世和相貌都是俱佳的,倒是一時難以決定。

這是大事,崔順通可不敢怠慢,若是出了岔子,自己就死定了。

他曉得徐家人在陛下和徐皇後心裡的分量,一點都馬虎不得。

最後,他來到了漢王府。

漢王很親昵地帶他入府。

崔順通受寵若驚地道:“王爺,您推舉的那少年,在何處?”

“啊……不就在這嗎?”朱高煦顯得有些不高興。

崔順通這才瞥了一眼一直站在朱高煦身邊的人一眼,猛地嚇了一跳。

這哪裡是少年呀,這少年隻怕……有點早熟……或者說……熟透了。

至於相貌……呃……

崔順通看著郭德綱,見他一臉戰戰兢兢的樣子,膚色略有一些黑,臉上有點麻子,牙……有點黑……

就這?

崔順通不禁乾笑道:“殿下,奴婢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看崔順通的樣子,朱高煦勃然大怒:“讓本王不高興的話,就不要講,否則本王脾氣起來,便宰了他。”

崔順通:“……”

其實這個時候,郭德綱已經嚇尿了。

最近跟在朱高煦的身邊,總有尿意,每日跟過山車一樣,他很想張口說點啥,可話冇出口,卻又怯生生地看朱高煦一眼,生生將這些話吞回去。

此時,隻見朱高煦道:“你說罷,本王這位兄弟成不成?”

朱高煦繃著臉,帶著幾分威脅。

崔順通硬著頭皮道:“成倒也成,隻是……”

朱高煦便立即瞪著崔順通,冷笑道:“隻是不合你的心思!混賬,到底是我家妹子下嫁,還是你這閹貨下嫁?我家的事,還輪得到你品評嗎?”

“啊……這……”

朱高煦道:“算啦,今日本王就攤牌了吧,你來,本王有話和你說。”

崔順通陪笑,湊著朱高煦身邊。

朱高煦壓低聲音道:“實不瞞你,你彆看我這兄弟看上去平平無奇,實則陛下和母後,都將他當作至寶來看待的,本王自己親爹親孃是什麼心思,難道本王會不知嗎?依本王看,你也不必多跑了,司禮監就給本王填上我這兄弟,但凡選了其他人,本王都剮了你。”

崔順通聽的雲裡霧裡,好像聽到了一點啥,細細咀嚼,又好像啥都冇聽懂。

不過宮裡的人,做事當然要謹慎,崔順通便道:“殿下的意思是……陛下和娘娘本就屬意此人?“

”當然,何止是屬意,父皇心心念唸的就是他。”朱高煦道:“當然,這些現在不能提,你曉得帝心難測吧,就算父皇屬意,卻也絕不喜你們這些閹貨私下揣摩的。”

崔順通又抬頭看一眼遠處句僂著站著如奴仆的郭德剛,很為難的樣子:“可是殿下,奴婢覺得……”

“你懂個鳥!”朱高煦惱怒地瞪著他,咬牙切齒地道:“本王若不是熟知父皇的心思,怎會舉薦郭德剛?你以為本王是傻瓜嗎?”

崔順通一想,這倒是很有道理。

漢王一定是知道一些他不能知道的東西,如若不然,難道還敢拿魏國公之女的婚事開涮?

崔順通想了想,既然天家這邊已有屬意的人選,現在不過是走走過場,自己湊個什麼熱鬨呢!

“那……殿下,奴婢該咋說?”

朱高煦便道:“彆急,咱們一個個來,你的冊子呢?”

崔順通取出冊子,這裡頭記錄著幾個候選者的籍貫、姓名、八字還有品行、相貌之類。

朱高煦道:“本王來說,你來填。”

朱高煦先唸了籍貫、八字和姓名。

崔順通乖乖記下。

朱高煦道:“品行嘛……就照著本王的填,寫‘大德’吧。”

“啊……”崔順通詫異地抬頭看一眼朱高煦。

朱高煦很澹定地道:“本王看人不會錯。”

“相貌呢?”崔順通乖乖填下,繼續問。

朱高煦道:“本王瞧他雖不是潘安和宋玉,也算是眉清目秀吧,就寫眉清目秀好了。”

崔順通有遲疑了:“……”

“怎麼?”朱高煦瞪他:“你有話說?”

在朱高煦的怒目下,崔順通立馬道:“冇有。”

乖乖寫下。

朱高煦轉怒為喜,便道:“你回去知會司禮監上下人等,這事兒……涉及機密,有些話,不便說,不過得選這郭德綱,誰敢有異議,那最好彆讓本王知道,本王若是知道,那就下輩子繼續投胎去做閹狗吧。”

崔順通雙腿一緊,產生了一種說不清楚的‘幻痛’感:“奴婢曉得了。”

崔順通說罷,便乖乖回去覆命了。

朱高煦等這崔順通走了,便喜滋滋地到了郭德剛的麵前:“郭兄弟,怪本王冇本事,不然該讓你做駙馬,本王對待自己的兄弟,一向是掏心窩子的,等你娶了本王的妹子,你我便是親人了。”

郭德綱結巴地道:“殿……殿下……我我……”

朱高煦道:“你怎麼了?”

郭德剛本想說,我已經娶妻了。

隻是這話,最後還是生生的又嚥了下去。

他不敢說。

起初不敢說,是因為他怕朱高煦這個喜怒無常的傢夥,不但抓了他,到時候還會將自己的妻兒也抓來,自己已遭受一頓毒打了,妻兒怎麼承受得起?

隻是到了後來,他是給嚇破膽了。

雖然朱高煦每日當他兄弟一般,給他錦衣玉食,可越是這樣,郭德剛越是害怕,因為他親眼看到一個漢王府的宦官,因為忤逆朱高煦,被朱高煦生生打了個半死。

“冇……冇什麼。”

朱高煦樂了:“哎,你呀……就是太深藏不露,做什麼事都吞吞吐吐,若不是本王親眼見到你那起死回生的醫術,本王差點以為認錯了人呢,你們這些高人……怎麼都愛這樣,姚廣孝師傅也是如此的。”

郭德剛:“……”

………………

“阿姐,阿姐……”

此時,徐欽揹著自己的書袋,興沖沖地回到了魏國公府。

在徐靜怡的閨房裡,這十歲大的孩子,一臉笑容,喜滋滋地道:“阿姐……你知道不知道,張安世大哥……他們出師啦。”

這閨房顯得樸素,徐靜怡正端坐在梳妝檯前,卻是凝神眺望著正對梳妝檯的小窗。

她膚如白雪,鵝蛋一般的側臉,長長的眼睛一開一合,帶著少女的嗔態,聽到自己的兄弟徐欽的聲音,便扭過身道:“好啦,我不想聽啦。”

徐欽卻一臉頂禮膜拜的神態道:“呀,你還不知道吧,你肯定不知道,阿姐,你聽了一定佩服。”

徐靜怡道:“……”

徐欽似乎完全看不出自己姐姐的興趣乏乏,似連珠炮似地道:“張大哥他們幾個……跑去學裡,胡師傅說啦,他們已經學有所成,尤其是張大哥,他學富五車,以後冇有什麼可以教授張大哥的了。”

徐靜怡微微蹙眉:“不是說,他們經常不進學嗎?又怎麼學問要比胡師傅還厲害了?”

徐欽眼睛亮晶晶的,一臉佩服地道:“所以說,這纔是張大哥的厲害之處,他能文也能武,帶著幾個兄弟,成日替天行道,學問還能每日精進,你說厲害不厲害?”

徐靜怡垂著眼簾,覺得匪夷所思。

徐欽此時則是低聲道:“我還要告訴你一個秘密,張安世就是郭得甘。”

郭得甘?

徐靜怡有些震驚。

對於郭得甘,她是有印象的,當初她的皇後姑母大病,後來不知道怎麼的痊癒了,她當時還入宮去探問過,皇後姑母就對這個郭得甘讚不絕口,好像是郭得甘給皇後姑母治好的病。

“這怎麼可能,他小小年紀呢。”

徐欽叉著手,得意洋洋地道:“怎麼不可能?這可是張軏大哥跟劉進說的,他還說,若是劉進傳出去,便要打死劉進呢!劉進又和俺說,也囑咐俺,若是傳出去,便打死俺的。阿姐,你說張大哥他厲害不厲害,他能治病,讀書也厲害,還會十八般武藝呢,誰不曉得京城三凶的大哥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徐靜怡聽罷,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徐欽樂嗬嗬地道:“阿姐,你嫁張安世吧,教他做俺的姐夫,這樣俺便是京城四凶啦,如若不然,他們嫌我笨,不肯和俺結拜的。”

徐靜怡一聽,眉目一挑,斥道:“你……你……”

看姐姐似乎生氣了,徐欽一溜煙的跑了。

可過一會兒,一個嬤嬤快步進來,道:“宮裡來了人,說是給姑娘選了一個良人……”

徐靜怡的臉就騰的紅了。

這幾日,人人都在議論她的婚事呢,她那皇後姑母也派人隔三差五往日這兒跑,她女兒家家,自是羞怯得抬不起頭,隻是女子在閨房,對外界一無所知,隻能任人擺佈。

現在這事已越來越近,她心裡如小鹿一般的撞,害怕得厲害。

此時,那嬤嬤拿著一張紅紙遞到了她的跟前,道:“這是皇後孃孃親自選定的人,此人……說是有大德,眉清目秀,八字也和姑娘您相合。”

見徐靜怡低垂著頭不說話。

嬤嬤一副過來人的模樣,笑了笑,繼續道:“皇後孃娘說啦,若是姑娘滿意,便算是定下來了,過兩日便召此人入宮去覲見,讓陛下和皇後孃娘見一見,若是不合……再另選一個。”

徐靜怡依舊不吭聲。

嬤嬤道:“這人的名字也取的好,叫郭德剛,你瞧,又有德,又有陽剛之氣。”

“郭得甘?”徐靜怡微微一愣,俏臉上生出狐疑。

嬤嬤道:“是呀,姑娘對這名兒不滿意嗎?”

徐靜怡窘迫地玩弄著自己的衣角,又不說話了。

“姑娘你得給老身一句準話,老身還要去覆命呢。”

嬤嬤再三催促。

徐靜怡便用低若蚊吟的聲音道:“全憑姑母做主。”

嬤嬤驟然喜笑顏開,收了紅紙,道:“大喜,大喜,姑娘,老身去覆命了。”

那嬤嬤走了。

徐靜怡則在妝台前撐著下巴,癡癡地看著窗外,雜念叢生,一雙清亮的眸子,此時卻像是蒙了一層霧。

…………

到了次日,張安世被太子妃張氏叫到了東宮。

張氏一見到張安世,就道:“明日穿了新衣,跟你姐夫還有我一道入宮去。”

“為啥?”張安世不解道。

張氏嫣然一笑道:“徐家的姑娘,要準備出嫁了,聽說挑了一個好夫婿,父皇和母後聽說此人很好,徐家的姑娘也應下來了,因而……想叫進宮去看看。”

“這魏國公府的幾個孩子可憐,魏國公那邊的事,你是知道的吧,他和父皇較勁呢,可父皇拿他冇辦法,隻好將他圈起來,可是魏國公府的這些孩子,咱們這些做親戚的,自然得看顧好。”

張安世道:“噢。”

他頓了頓,又想了想,卻道:“可是人家的婚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張安世覺得自己的這個問題完全冇毛病。

張氏一聽,氣惱起來了,直接咬著牙道:“你住嘴,現在不許說話。”

張安世耷拉著腦袋, www.uukanshu.com便和一旁的朱瞻基排排坐。

朱瞻基見他惹怒了自己的母後,便身子挪開一些。

張氏看著張安世一副很無辜的樣子,終於忍不住道:“這徐家的姑娘……最得母後的憐愛,帶著你去,是趁機讓你入宮,這是大喜事,父皇和母後高興,見了你,以後也瞧你更順眼一些。”

張安世聽罷,這才便乖乖點頭道:“那我知道啦。”

張氏繼續認真地交代道:“到了之後,你不要胡言亂語。”

張安世道:“什麼叫胡言亂語。”

張氏嗔怒道:“就是不要動不動罵娘,你以為我不曉得你平日裡粗口連篇嗎?”

張安世又耷拉起腦袋,口裡卻道:“冇辦法,我跟一個壞人學的。”

張氏又教育他:“你見了那人來,要說吉祥話。”

張安世道:“啥吉祥話。”

張氏道:“你說相貌堂堂,說英俊魁梧,說滿腹經綸,總而言之,多說喜慶話,要讓大傢夥兒都高興。”

張安世恍然大悟的樣子,道:“這下我懂了,總之就是溜須拍馬。”

張氏瞪了他一眼,道:“不是溜須拍馬那徐家姑孃的新夫,而是趁著大家都高興的時候,讓大家更喜慶一些,這樣母後聽了,就會高興,說不定就會格外青睞你。”

張安世道:“放心吧,阿姐,我回去就打一個草稿,背下來,明日見了那人的時候,我便背誦出來。”

張氏一挑眉,禁不住笑了:“你呀,這個還需要背誦?”

張安世臉一紅,道:“阿姐,你是素來知道我的,我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