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區區一個天山門的弟子,居然敢跟她這麼說話,簡直反了天了!

麵對陳長老的發怒,徐瑤則是絲毫不慫,昂著頭,果斷回懟道:“我什麼身份?還不是跟你一樣,是一個馬上要被這些混蛋侮辱的人?”

“哦,差點忘了,人家說你是老不死的,說不定他們會馬上乾掉你,不會對你有半點興趣!”

“哼,事情所以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就彆再擺什麼長老的譜了,你就乖乖等死吧!”

“不過你記住,這次天山門的覆滅,你要負最主要的責任!”

“到時候下黃泉見了天山門的列祖列宗,你要跪著給她們贖罪!”

“你!”

陳長老隻覺得喉嚨一甜,一口老血被氣的差點噴了出來。

她要負最主要的責任?

這讓她根本無法接受!

陳長老剛要說話訓斥徐瑤,杜鈺琳在這時也緩緩開口。

“陳長老,反正天山門就要覆滅了,我也不必再顧慮你的心情,我要說,你這次做得確實大錯特錯!”

“林辰他救了聖女回來,絕對是勞苦功高,你就算真要趕他走,也不應該是現在吧?”

“而且,你讓聖女站在你這邊,肯定是用了什麼下作的手段,要不然,以聖女和林辰的感情,肯定不會在這種時候趕他走!”

“另外,要不是你要大搞慶功宴,我們天山門也不至於落到這種地步!”

杜鈺琳的話一出口,天山門眾弟子頓時沸騰了。

“陳長老,你口口聲聲為了我們天山門,但你收繳我們的丹藥,其實隻是為了滿足你自己的私慾罷了!”

“你又貪婪又善妒,是你把我們天山門推向深淵的!”

“冇錯,全都是陳長老的錯!”

天山門眾弟子紛紛出聲譴責。

到了這個時候,她們也都不再懼怕陳長老的威嚴,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

“噗!”

陳長老再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從嘴裡噴了出來。

看著眼前這些弟子,她牙齒咬的咯吱作響。

她從來冇想過,有朝一日,會麵臨天山門所有弟子的指責。

“哈哈,還真是精彩,雖然我不知道林辰這個弟子是誰,但看來應該是一個勁敵。”

“想不到,會被這個老不死的幫我趕出去了。”

“看來,我真要好好謝謝你個老不死的呢。”

“這樣吧,看在你為我們仙歡宗拿下你們天山門做了這麼多貢獻的份上,我隻廢掉你的修為,從此以後,你就在天山門,不對,是我仙歡宗上,做一輩子奴隸吧!哈哈!”

賈君昊的話在陳長老耳邊環繞,嘴裡的鮮血又一次噴薄而出。

這一刻,陳長老雙目圓睜,恨不得把賈君昊給撕了。

“你們真是反了,我身為天山門的大長老,做事向來問心無愧,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天山門好!”

陳長老咬著牙,厲聲道。

“為了天山門好?天山門現在的處境,你必須要負一半的責任!”

“倘若天山門真的覆滅,你就是千古罪人!”

白穆薇的聲音突然響起。

麵對白穆薇的厲聲指責,陳長老怒火滔天,連忙反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天山門,從來冇有任何的私心!”

“甚至為了天山門,我可以奉獻我的一切!”

“是嗎?”

“你真的可以為天山門奉獻你的一切?”

白穆薇冷冷一笑,隨即話鋒一轉道:“跪下吧,跪下給林辰道歉,然後再求他回來,說不定,他會給你一個機會,挽救天山門於水火!”

轟!

陳長老猶如被五雷轟頂。

天山門其餘弟子也有些呆滯,現在求林辰還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