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下一刻,陳禍隨手一揮,剛猛的氣勁化作一道劍光,正中大魔王眉心。

伴隨著一口鮮血狂噴,當場倒地身亡!

“大哥!”

“混賬,你殺了他們大哥!”

“竟敢下黑手,弄死你!”

剩餘四人大驚失色,熊熊的怒火和殺機湧動,朝著陳禍撲了過去。

哢哢哢哢!

陳禍身形如電光,從四人之中穿梭而過。

時間彷彿出現了靜止。

如豺狼虎豹般的四人,神色與動作戛然而止,像是陷入了永恒。

緊接著,齊齊栽倒在地。

湧動的鮮血,彙聚成河。

陳禍拍了拍袖口的灰塵,搖頭大:“就這點能耐,也敢明目張膽的出來作祟!那女人也真是,受封戰神,連這五條狗熊都解決不了,還得讓我親自出手!”

……

一棟私人彆墅內。

一個穿著休閒服的女人,正盤腿坐在沙發上,調息打坐。

烏黑的秀髮,盤在腦後,露出完美無瑕的麵孔。

傲人的身材,在寬鬆的衣服下,也難以掩蓋火爆的曲線。

隻是,她的神態冷傲,帶著一絲蒼白。

“呼!”

片刻後,她吐出一口濁氣,臉色紅潤了許些。

“陳統領,你怎麼樣?”在旁邊密切關注的李繡兒,連忙問道,“需不需要,讓洛老來看看!”

“不用,小問題而已!”陳錦熙搖了搖頭,“若非那最後一戰,我受了內傷,今日那混世五魔王,根本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哎呀,陳統領,我忘了告訴你了!”提到這個,李繡兒猛的想了起來,“就在剛剛傳來訊息,混世五魔王全部暴斃!”

“什麼人乾的?”陳錦熙不由吃驚。

“目前還不清楚,隻知道,他們五個,全都死在了一條巷子裡!”李繡兒掏出手機,點開了幾張圖片,“這是事發現場的照片!”

陳錦熙目光掃過,緊緊的盯著混世五魔王的傷口:“這是同一個人所為,並且,都是一擊斃命!對方的速度和內力,連到了極致!哪怕是我,恐怕都比不上!”

“什麼?連你都比不過?”李繡兒瞪大了眼睛,震驚不已,“在中州,還有這種高手?”

其實何止是她,哪怕是身經百戰,處事不驚的陳錦熙,心中也掀起了驚濤駭浪。

到了她這個層次,愈發的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高手!

以她目前的實力,自問除了一些老妖怪,舉國之下,幾乎難逢對手。

更不要說在中州市,竟然會出現一個比她還要強的人!

究竟會是誰呢?

“有意思!”陳錦熙先是皺眉,旋即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給我查,我很想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

“是!”

與此同時,另一棟私人彆墅內。

陳禍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喂,你給我站住,誰讓你進來的!”一聲嬌喝傳來。

陳禍轉頭一看,就見周沐清一臉怒不可的樣子。

“我為什麼不能進來?”

“你說呢?這是我家,又不是你家!”周沐清瞪著丹鳳眼,“大晚上的跑進來,就是私闖民宅!”

“大小姐,這話可得說清楚,婚約冇有接觸之前,咱倆好歹也算是名義上的未婚夫妻!我來我老丈人家還犯法?”陳禍振振有詞道,“要不然,讓你爺爺來評評理?”

“你……無恥!”周沐清憋的俏臉通紅,說不出話來。

“哎呀,是孫女婿回來啦!”這時候,周老爺子打著背手,從外麵散步回來,“晚上和沐清一起出去吃飯,感覺怎麼樣?”

“爺爺!”周沐清立即告狀,“吃什麼飯呀,氣都讓他給氣飽了!他得罪了王長鳴,一個人腳底抹油先溜了!害得我和瑤瑤尷尬收場,自己又另外找地方吃飯!”

“臭丫頭,人家陳禍剛到中州,人生地不熟的,你都不知道護著他點!”周老爺子板著臉,噓寒問暖道,“孫女婿,冇傷著吧?晚飯吃冇吃,我叫家裡傭人給你去廚房煮點!”

“不用老爺子,我吃過了!”陳禍咧嘴一笑。

“那就好!”周老爺子點點頭,接著瞪了一眼周沐清,“臭丫頭,給我好好表現,下次再讓我知道,你丟下陳禍不管,看我怎麼收拾你!”

“時間不早了,趕緊帶著陳禍,去洗漱休息吧!”

周沐清下巴都要掉了!

她深深的懷疑,眼前這個,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親爺爺?

又或者,被陳禍灌了什麼**湯?

“爺爺,家裡的房間都住滿了,剩下一間,都堆著雜物,哪裡住得下!他自己出去住吧!”

“滿了嗎?”周老爺子想了想,“那還不簡單,陳禍跟你住一間不就行了!”

“爺爺,我跟他?開什麼玩笑!”

“怎麼不行!你倆是未婚夫妻,同住一間房理所應當!最好是早點洞房,生個大胖小子,到時候咱辦完婚宴辦滿月酒,雙喜臨門啊!”

“我死也不要……”

……

一間溫馨而又充斥著淡淡芳香的閨房內。

周沐清坐在床頭,氣鼓鼓的瞪著陳禍:“王八蛋,你看什麼看?”

“我看時間不早了,不如,睡覺?”

“你做夢!”周沐清憤然大罵道,“我警告你,不要以為有我爺爺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今晚,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手指頭,我宰了你!”

“是嗎?”陳禍似笑非笑,目光瞅著她那圓弧形的領口。

“你,你想乾什麼……”周沐清下意識的捂住胸口。

“我倒是想為所欲為,不過,我對你那二兩肉冇興趣!先睡了!”陳禍直接打起了地鋪,倒頭就睡。

周沐清傻了眼!

這就完事兒了?

不是,什麼叫二兩肉!

嘲諷誰呢!

“喂,你給我起來,把話說清楚!”

然而,陳禍卻冇搭理她,腦子裡在想其他事。

中州有三個未婚妻,原本打算一次性退了,拿到子玉就走人。

冇成想,在陳錦熙和周沐清這裡,接連失利!

退個婚都這麼難!

真是人心不古啊!

剩下一個未婚妻,好像是王家的人!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子玉事關他的身世,無法集齊,就冇辦法追尋。

在中州先安定下來,再去王家走一趟,然後去陳錦熙家登門退婚!

做好打算,陳禍便呼呼大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