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陳禍傻了眼,本以為周沐清好歹會給他安排個副總噹噹,再不濟也是個經理嘛!

保安算怎麼回事?

不過轉念一想,保安多輕鬆,反正也是混口飯吃!

無所謂啦!

“嗬嗬,揣著明白裝糊塗嗎?”李雨晴卻是冷笑,“請你出去,我們公司,不會錄用你這種人!”

嗡嗡嗡!

話音剛落,桌子上的座機就響了起來。

“喂,周總,陳禍已經到了,他就是個……什麼?好的,我知道了,這就辦!”接完電話的李雨晴臉色陰晴不定,同時又鬱悶的很,周總居然讓她儘快給陳禍辦入職手續。

難不成,這傢夥和周總是遠房親戚?

“李秘書,我還要出去嗎?”陳禍似笑非笑道。

“不要以為,有點關係,就有恃無恐!”李雨晴氣不打一處來,她咬著牙,替陳禍辦好了工作牌,“我會盯著你的,去保安隊報道吧!”

“謝謝!”陳禍轉身就去了大門口的保安室。

“臥槽,是你小子,還敢明目張膽跑到我們這裡來,敢占李秘書便宜,找死麼?”眾保安義憤填膺,要知道,在周氏集團,除了周沐清周總以外,最漂亮的就要數李秘書,是全公司上下男同胞們的女神,豈容他人玷汙。

“不好意思,以後,我和大家就是同事了!李秘書剛給我辦的入職手續!”陳禍淡定的揚了揚手裡的工作牌。

“什麼?怎麼可能?”

“真的假的!”

“真是我們公司的工作牌……”眾保安一下熄了火,保安隊長張萬興上下打量著陳禍,“跟哥幾個說說,你是怎麼搞定李秘書的?”

“這個嘛……”陳禍沉吟一會兒,微微歎氣道,“我就像那黑暗中的螢火蟲,不管走到哪裡,都光輝灼灼,李秘書由此被深深折服,還說改天要請我吃飯呢!”

“切,吹牛比!”眾保安一陣鬨笑。

轟隆隆!

就在這時候,一輛大卡車和升降機,強行開進了公司。

十幾個工人,從車上搬下大捧大捧的鮮花,在大樓下襬出了一個巨大的心形。

與此同時,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站在升降機上,拿著大喇叭喊話:“雨晴,你在嗎?”

嘩啦!

整棟辦公樓一下探出了無數腦袋。

“那不是富恒集團的程少嗎?”

“這是要乾啥?表白嗎?”

“這還用說,程少追求李秘書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哎,李秘書怎麼就看不上呢?換成我,我巴不得呢!”

“程少是有實力,可李秘書也不差啊……”

議論聲中,辦公室的李雨晴也聽到了動靜。

見到下麵的程飛鵬,她頓時俏臉一沉。

對於這個富二代,她從來冇好感,婉拒過很多次,可偏偏對方要死纏爛打。

這次,又不知道要乾什麼!

“雨晴,我知道,你一定在!今天,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麵,像你表達我最真誠的忠心!前生多少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相遇,從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愛上了你,無可自拔!”

“嫁給我吧,我會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的女人!”

程飛鵬嘴角掛著自認為紳士帥氣的微笑,用一副十分誠懇的語氣喊道。

眾人的視線,齊刷刷的看向了李雨晴辦公室的方向。

卻半天冇有迴應!

“雨晴,這些玫瑰花,總共一萬一千一百一是一朵,是我專門從新西嵐空運過來的!每一朵,都是我親自挑選和采摘,代表著我對你無比轉移的傾慕!”程鵬飛再次發話,“你,應該不會拒絕我吧?”

李雨晴頭疼不已,有些慌了神。

程鵬飛這是鐵了心要她屈服啊!

若是當眾拒絕他的求愛,等於打了他的臉。

以他的手段,以後怕是麻煩不小!

忽然她一咬牙,撥通了保安室的電話:“你們保安隊是乾什麼吃的?立刻把人給我趕出去!”

“李秘書,我們隻是保安,說話不頂用啊,他……喂,喂喂……”保安隊長張萬興一臉苦相,“這可咋整,我們哪裡得罪的起程少啊……”

卻見一道身影,已經朝著那邊走去。

“陳禍?臥槽,陳禍,你站住,那人咱惹不起啊!”張萬興大喊。

此時的程鵬飛,正站在升降機上,舉著一捧玫瑰示愛。

他料定,李雨晴這次一定不敢拒絕他。

隻要不拒絕,那邊是默認!

到時候……

哢嚓哢嚓!

一陣踩踏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低頭一看,頓時火冒三丈。

一個穿著保安衣服的傢夥,居然把他精心佈置的玫瑰花,踩的亂七八糟。

“喂,你特麼給我站住!哪來的不長眼的東西,竟敢踩爛我的花,你特麼找死嗎?!”

“花?”陳禍低頭看了看腳下,一臉單純道,“不好意思,我還以為是垃圾呢!不好意思,現在是上班時間,禁止喧嘩,閒雜人等不得入內!所以,請你帶著你的東西,馬上離開!”

“什麼?”程鵬飛瞪了瞪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樓上看戲的眾人,更是發出一片嘩然:“這人是誰啊?”

“好像是咱們公司的保安!”

“靠,牛比啊!連程少的事都敢管!”

“居然是他!”躲在辦公室裡的李雨晴,透過窗戶看到這一幕,也有些意外,接著冷笑道,“多半是讓保安隊的當炮灰了,哼,讓你嘚瑟,這回讓你背鍋!”

“小子,你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遍?”程鵬飛從升降機上下來,指著陳禍的鼻子罵道。

“看你年紀輕輕,怎麼還耳背?那我就再重複一邊,麻煩帶著你的東西,滾出我們公司!”陳禍語氣淡淡,“還有,這麼老土的表白方式,就彆出來丟人現眼了!知道李秘書為什麼一直不露麵嗎?因為她丟不起那人!”

程鵬飛聞言,肺都要氣炸了:“你一個臭保安,敢這麼對我說話?就算是你們周總,見到我也要客氣幾分,你……啊!”

不等他把話說完,一個巨力奔湧而來,讓他登時雙腳離地,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飛了出去!

砰!

精準的砸在了公司大門外!

“真是聒噪!最討厭彆人指著我鼻子說話!”陳禍甩了甩手,一臉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