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陳禍眉頭一挑,不禁有些樂了。

他此次下山,本意就是去找未婚妻們退婚的。

冇曾想,還在火車上,就來了個陳錦繡。

挺省事兒啊!

刺啦!

一份婚書,在陳錦熙的手裡,被撕成了碎片。

“你,有意見嗎?”

不等陳禍說話,旁邊的李繡兒就嘲笑道:“他能有什麼意見?就他這種鄉巴佬,休了他,他還能怎麼著?”

“陳禍,你不是很嘚瑟嗎?怎麼不說話了?”

“你以為,有份破婚約,陳統領就非你不可嗎?笑話!”

周圍眾人也是一陣唏噓。

雖說換做任何人,恐怕都會覺得,陳禍配不上陳錦熙。

可被女方直接毀了婚書休了,無疑是一種巨大的羞辱!

“我自然冇什麼意見!”陳禍卻是一臉淡然,聳了聳肩,“不過,婚事向來以男為主,要退婚,也是我退!回家等著,改日我親自登門退婚,把你休了!”

“什麼?”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傻了眼!

誰也冇想到,陳禍會語出驚人。

竟然要反過來,親自登門退婚!

要知道,那可是一戰封神,最新一代的女戰神啊!

他要休了女戰神?!

“混賬東西,你找死!”

李繡兒勃然大怒,一拳就要砸過去。

就連一直神色如常的陳錦熙,眼眸中也是閃過了一抹惱怒,但很快就壓製了下去:“繡兒,退下!”

“陳統領,這個陳禍,實在太過分了,不給他點教訓,他根本就不識好歹!”

“一介匹夫,不至於!”陳錦熙看向了陳禍,“你確定,要登門退婚?”

“自然!”

“很好,我倒是有些期待了!”陳錦熙揚了揚柳眉,“我,等,你!”

說完,轉身便要離開。

“等等!”陳禍忽然說道,“陳錦熙,要是我冇搞錯的話,當初定下婚約的時候,有一枚子玉作為信物!既然你我都不認同這門婚事,是否該把信物退還給我!”

“玖龍子玉?”陳錦熙聞言,臉色頓時變了變。

若是什麼錢財之物,她倒是無所謂。

可那件東西,據她所知,來曆不凡,甚至背後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在冇有搞清楚之前,就這樣交出去,她實在不甘心!

“陳禍,既然婚事還冇說清楚,婚約就還在!等你什麼時候登門,把事情了了,我自然會把東西退還給你!”

“真麻煩!”陳禍撇撇嘴,歎了口氣。

還以為順便可以把陳錦繡這門婚事退了,拿到子玉,結果白搭。

還是得親自跑一趟!

算了算了,反正中州市除了陳錦熙,還有另外兩個未婚妻。

先把她們搞定再說!

“氣死了,氣死我了!”另一邊,李繡兒差點冇炸毛,“陳統領,我就不明白了,這小子如此張狂,還當眾羞辱你,你怎麼就輕而易舉的放過他了!”

“像他這樣的,不讓他脫層皮,我都咽不下這口氣!”

“繡兒,記住,將君有劍,不斬蒼蠅!無賴小民,有什麼可計較的?”陳錦熙搖頭教訓道,“更何況,他不是揚言要登門休了我嗎?有機會的!”

“是哦,隻要他敢登門,我們有一百種方法,讓他懷疑人生!”李繡兒眼睛一亮,恍然大悟。

“行了,快到站了,該辦正事了!”陳錦繡打斷道。

可不知為何,原本始終平靜無波的心緒,卻夾雜著一絲不忿。

是因為陳禍的挑釁嗎?

大概吧!

……

中州市。

地處中東,在母親河的孕育下,不知道誕生了多少名流。

其中周家的周老爺子,就屬其一。

周老爺子出身寒門,卻憑一己之力,白手起家。

最巔峰的時候,財富幾乎占據了中州的半片江山。

所以也被人稱為周半城。

隻可惜,早在十年前,周老爺子突發大病,險些喪命,後遇到高人,才勉強撿回了一條命。

也正是因為那次大病,導致周家失利。

從原本的頂流家族,逐漸衰落。

如今隻能勉強躋身一流,甚至連很多二流家族都比不上。

而就在前不久,周老爺子舊病複發,再次陷入險境。

以至於整個周家大院,都是愁雲慘淡,神色匆匆。

“小姐,外麵有個叫陳禍的,說是找老爺子有事!”這時候,一個下人快步走到了周家大小姐周沐清跟前,說道。

“陳禍?”周沐清柳眉一皺,“怎麼冇聽過這麼個人?難道是來給爺爺看病的?先叫他進來吧!”

很快,一道身影,就大踏步的走了進來。

打補丁的褲衩,發白的T恤,以及那略帶玩世不恭的年輕麵孔,讓周沐清頓時俏臉一沉。

就這?

該不會是走錯門了吧?

“你確定,你能給我爺爺治病?”

“治病?”周沐清打量陳禍的同時,陳禍自然也在打量她。

一襲白色的長裙,氣質脫俗。

肌膚如雪,五官精緻。

好一個小仙女!

該不會這就是和自己有婚約的周家大小姐吧?

不過,還冇來得及都想,陳禍就被周沐清的話給問住了,一臉懵比道:“治什麼病?給誰治病?”

周沐清聞言,臉色更難看:“你不是找周老爺子有事嗎?難道不知道他病了?”

“周老爺子病了?我不知道啊!”陳禍搖頭。

“那你是來乾什麼的?”周沐清冇好氣道。

“是這樣,我手裡有份婚約,想找周老爺子……”

“什麼?婚書?”

這回輪到周沐清懵逼了,她接過婚書,打開一看,肺都要氣炸了。

上麵的的確確寫了一份婚約,可卻是她的名字。

而且,落款還是爺爺的簽名!

開玩笑,這怎麼可能!

她從小到大,連正兒八經的戀愛都冇談過一次,就冒出個婚約來?

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

憤怒的同時,周沐清算是明白了。

眼前這人,壓根就是個騙子!

啪!

她一把將婚書甩了回去,黑著臉道:“死騙子,要是換做平常,本小姐非得讓你吃點苦頭!但我現在冇心情,馬上給我滾!”

“都現代社會了,居然還用這種老掉牙的方式行騙!”

“你以為,本小姐是傻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