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

“爺爺!”

周葉華父女大驚失色:“衛神醫,這是怎麼回事?”

“這……”衛神醫頓時臉色一變,上前檢視,神情明顯慌了,“這,怎麼會這樣呢?不應該啊!周老爺子怎麼會這樣……”

就在眾人手忙腳亂之際,陳禍淡淡道:“早就說了,病症都冇搞明白,就胡亂下針!不出問題纔怪!”

“讓我來吧!”

“你……”不等周葉華等人發話,陳禍掌心一抬,十幾根銀針齊齊懸浮在指間,“借你銀針一用!”

噗嗤!

話剛落音,一根銀針便化作一道白光,紮在了周老爺子的身上。

接著是第二根,第三根……

陳禍的動作極其流暢,比起先前的衛神醫,哪怕是外人,都能高下立判!

可謂渾然天成,宛如一代宗師!

把周葉華等人都看傻了眼!

嗡!

當最後一根銀針落下,彷彿開關打開,所有銀針齊齊顫動。

化作一縷縷遊絲,在病人身上遊走。

“九曲針法!難道,這是失傳百年的絕技,九曲針法?!”衛神醫難以置信,震驚交加,心中對陳禍,儼然生氣了欽佩之意。

足足持續片刻,最終彙聚成一股氣流,衝向了病人的口關。

哇!

周老爺子猛然驚坐而起,一口汙血噴出。

濃烈的腥臭味,頓時瀰漫整個房間。

“爺爺!”

周沐清連忙上去攙扶,卻忽然發出怪叫:“呀!這,這血怎麼在動!”

“好像……是蟲子!”周葉華也是臉色發白。

就見那團汙血中,密密麻麻,纏繞著如同蚯蚓般的蟲子,讓人看得惡寒!

“這是……蠱蟲!”衛神醫倒吸一口涼氣,“我明白了,周老爺子是中了蠱毒,被人下了蠱!所以造成了淤血堵塞的假象!是我膚淺了,膚淺了啊!”

“蠱毒?”周沐清瞪大了眼睛,“無緣無故,爺爺怎麼會中蠱毒呢?”

“那就要問你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仇家了!”衛神醫搖了搖頭。

“怪不得老爺子這段時間,總是精神恍惚,竟然是有人在背後搞鬼!要是讓我抓到,非饒不了他!”周葉華的眼中怒火閃動,隨後看向了陳禍,“這位小神醫,那我家老爺子,接下來該怎麼辦?”

“不敢說!”陳禍聳了聳肩,“你們一個個罵我是死騙子,我可擔待不起!”

“你,你這是故意賣關子!”周沐清聞言,不服氣道,“雖然你治好了我爺爺,但不代表你就不是騙子!”

“沐清,不得無禮!”周葉華喝斥一聲,旋即陪笑道,“小神醫,實在抱歉,之前是我們唐突了!還請小神醫,務必保全老爺子的性命,事後必定重酬相謝!”

“小神醫,我也是自以為是,眼拙了!得罪之處,還請見諒!”衛神醫跟著說道。

“這還差不多!”陳禍撇撇嘴,“我和周老爺子有事情要談,自然不會讓他有事!施蠱之人手法不咋地,我把蠱蟲逼出來了,老爺子就冇大礙了,隻需靜養即可!”

“太好了!”周葉華激動之色溢於言表,還想說話,周老爺子卻是發出一聲低吟,緩緩的睜開了眼,“葉華,一定是衛神醫,把我救過來了吧!”

衛神醫一聽,老臉憋的通紅:“老爺子,不是我,是這位小神醫!”

“哦?”周老爺子麵露詫異,“這位是……”

“周老爺子,我叫陳禍!”陳禍自報姓名。

“陳禍……什麼,你叫陳禍?”周老爺子先是一愣,接著緊盯著他問道,“你是那位高人的徒弟?”

“正是!”

“哈哈,真的是你!當初你師父救了我一命,如今,你又救了我一命!老頭子我真是祖上積德,纔能有你這麼好的孫女婿啊!”周老爺子高興大笑,麵色紅潤,狀態不知道好了多少。

可他的話,卻讓其他人直接傻眼!

“什麼?孫女婿?”

“爺爺,你不是搞錯了吧?什麼孫女婿?”

周葉華和周沐清齊聲問道。

“是這樣,當年我突發重病,是陳禍的師傅救了我,並且,我們達成共識,替你和陳禍,許下了婚約!”周老爺子滿臉得意道,“沐清,爺爺給你找的乘龍快婿,還可以吧?”

“這……”周沐清再次傻眼。

她第一次見到陳禍的時候,陳禍就把婚書拿出來了。

卻被她認作是騙子!

結果,竟然是真的!

“爺爺,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搞婚約這套!我纔不要!”周沐清瞥了一眼陳禍,心想這傢夥的確有兩把刷子,科也不能因為他救了爺爺,就以身相許啊?

要知道,她夢想中的最佳夫婿,可是身騎白馬的大英雄!

不是這種小痞子!

“沐清,你這是說的什麼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約都許下了,你反悔,不是打你爺爺的臉嗎?”周老爺子老臉一沉,“更何況,陳禍可是救了你爺爺的命,你必須嫁給他!”

“憑什麼呀!”周沐清惱羞道,“一碼歸一碼,救命之恩我感激,可以給報酬!陳禍,你開個價吧,要多少錢?!”

“混賬!周沐清,你要敢胡來,就彆認我這個爺爺!”周老爺子怒道,“不說其他的,就以陳禍的能力,能看上你,是你八輩子的福氣,你彆不知足!趁現在民政局還冇下班,趕緊帶上戶口本,跟陳禍去把證給領了!”

“咳咳,周小姐,所謂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事實證明,我們都打眼了!”衛神醫咳嗽兩聲,插話道,“我覺得,陳禍小神醫一表人才,和你可謂絕佳因緣啊!”

他這麼說,一方麵,是發自肺腑。

另一方麵,也是想藉機向陳禍示好。

周沐清氣不打一處來,轉頭看向了周葉華:“爸,你倒是說句話啊!難道你要你女兒往火坑裡跳?”

“我……”周葉華看了看陳禍,又看了看自己老子,弱弱道,“你爺爺決定的事,我也冇辦法!而且,我也覺的,陳禍確實是不錯哈!”

“爸???”周沐清差點冇吐血。

怎麼一個個的,全都跑到敵方陣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