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坐上回家的車,剛剛站久了,現在腳都還有點痠麻。

一直和林淺聊著天,偶爾林淺兩分鐘冇回訊息,他又忍不住擔心,直到林淺回了訊息解釋在和爸爸聯絡才放下心來。

到家時,父母都已經睡了。

週末冇有馬上洗漱,忙著和林淺聊天。等林淺說被爸爸接到了,他才真正放下心來。

鬆了一口氣,週末才進了洗手間。

……

徐懷市,林父有點生氣。自己的女兒不知道和誰出去鬼混了一天,大晚上的纔回來。自己來接她,結果好女兒一上車就抱著個手機,癡癡地笑著。

歎了口氣,老父親表示心累。

週末去洗漱了,林淺纔有空閒看了下滿臉心酸的老父親。

“爸,你什麼表情啊?誰惹你了?”

“冇誰惹我,我生我自己的氣。”

“哦。”

女兒的冷淡更讓他不爽,不由責問。

“今天你去臨江乾什麼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啊。”

林淺半開玩笑的說,“和男朋友約會去了。”

林父瞪大了眼睛,轉頭難以置信地盯著她。

“你什麼時候交的男朋友?”

“哎爸,你好好開車,等哪天再給你交代了,我現在不好說。”

林父哼了一聲,“你最好早點給我交代清楚了。還有,讓你一個女孩子去找他,你男朋友冇有腿嗎?”

“哎呀,爸!你彆怪他,他性格比較悶,不好意思來找我的。”

林父不再說話,在心裡一邊默默感歎女大不中留,一邊狠狠責罵不知誰家的臭小子。

等到了家,林淺快速洗漱完畢,給週末發了一個可愛的晚安表情包,等週末回了晚安便打算休息了,畢竟她今天實在是太累了。

回想今天的點滴,林淺臉上不由露出幸福的笑容。

……

翌日清晨,週末剛走出房門,就看見老爹老媽兩人都坐在客廳。

看見他出來了,徐芳立刻停止了說話。週末心中無奈,他知道老媽在說什麼。

等他洗漱完,坐在了客廳。

“爸,你今天不去上課啊?”

“嗯,早上冇課。”周懷禮頓了頓,“聽你老媽說,你交了女朋友?”

週末無奈地看了徐芳一眼,果然在說這個。

“額,還冇追到呢。”

“那你昨天還說是出去和女朋友約會?”徐芳插嘴了。

“哎呀,隨口說說的嘛,等我追到了,再好好給你們介紹。

徐芳還想說什麼,但被周懷禮阻止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找女朋友的年紀。但你要記住,態度放認真一點,你要是學那些不正經的人,不用女孩子家動你,我把你腿打斷。”

週末扶額,“行行行,知道了。你們的兒子是哪種人你們不瞭解?我是做得出那種事的人嗎?”

“行,話我也不多說了,你自己心裡要有數,該上門就上門,該結婚就結婚,不用一直拖著,又整分手了。”

“爸,還早著呢……”

周懷禮哼哼,不理他了。

週末隻感覺女朋友還冇帶回家,自己的家庭地位就不保了。

拿出手機給林淺發了個早安,便出門去買早餐吃。

……

林淺已經努力很久了也冇能起床。

哼哼唧唧半天,又下定決心將被單踢開,然而天氣不冷,這招的作用不是很大,隻是勉強讓她清醒了一點,稍微睜開了眼睛,但緊接著又閉上了。

停了一會兒,才讓大腦開機完畢。撿起枕邊的手機,隨意看了看。

收到了週末的早安,林淺頓時感覺自己渾身充滿力量。

想到昨天的一些事,林淺有點害羞,但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的開心,小臉上也掛上了可愛的笑容。

給他回了個早安,元氣滿滿的少女便準備起床啦!

……

週末吃完早餐,就看到了林淺回的訊息,忍不住笑了笑。

明明才十幾個小時冇見,就發現,自己有點想她了。

昨天的她,真的好可愛……

好不容易纔從回憶中抽出思緒,週末拍拍臉,準備認真搞錢。有些遺憾,有些無奈,單純依靠喜歡是無法解決的,能做到的,隻有錢。

打開電腦,進入公司網站,登錄後便準備接單。

大致掃了一眼,找了個雖然錢不多但用時短的任務就做了起來。

好不容易做好了,交了單,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這還是他故意找的小單子。乙方冇有馬上確認,他也就隻能慢慢等著。

好不容易閒了下來,週末起身去接水。拿出手機,發現林淺找了兩回自己。

連忙回覆,“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林淺秒回,“冇什麼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當然可以了。”

林淺笑了笑,“好啦,不逗你了。我是想跟你說,我在淮海找到工作了。”

週末興奮地回覆,“在哪裡啊?”

“淮海第二小學,不過,工資好低啊,才四千一個月,哭了。”

淮海第二小學……好像離我的公司冇好遠嘛。

“正常的啦,剛開始都要低一點的嘛。何況還年輕,不用把工資看得太重了。又不是在網上,隨隨便便一個人都是月薪十萬的大佬。滑稽。”

“嗚嗚嗚,我過去連房子都租不起了,隻能住教師宿舍了。”

對此,週末也冇有辦法,隻能安慰她了。

林淺也隻是抱怨一下,畢竟早就對工資有心理準備了。

“週末,你打算哪天去淮海啊?”

“明天就去了,畢竟後天就要上班了,還是要早點去把房子整理好。”

林淺被驚到了,“這麼快?你找到房子了?”

“我畢業前幾天就找好了,宿舍裡的東西也大都放在裡麵,不然我那天回家怎麼可能才背一個包呢。”

“好吧……我可能要過幾天纔過去。”

週末有點無法理解,“馬上小學就要放暑假了,怎麼還要過去。”

“你不會以為老師放暑假就先下來了吧……尤其是對於我們這種新人來說,有一大堆事呢,還要參加很多形式上的東西,你懂的。”

“好吧,那你去了,放假可以住教師宿舍嗎?”

“可以的啊。”

“OK,知道了。”

“還有,週末,我想你了,啦啦啦。”

……

林淺害羞地等了一會兒,週末纔回了訊息。

“我也想你。”

嘿嘿,純潔的女孩心中直呼直男秒殺大招果然有用。

週末抬頭望天花板,歎了一口氣,在心裡默默計算淮海一套房的錢,減去自己平常開銷,無災無病、保持社交乾淨的話,可能要存二十年……

無奈,還有無力。

親愛的林淺,我想娶你,可我無房無車,一想到夏天你要擠公交,一想到你要成日擔憂房貸,我就不由擔憂未來。

越愛你,就越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