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來淮海已經兩天了,早九晚五的工作,讓他變得很健康,不熬夜,不吃泡麪,總之,生活比在家裡規律多了。

可工作什麼都好,還有錢,唯一的問題就是不想工作。怎麼辦?無解!唯有摸魚才能體會到人生的真諦。

做電腦動畫有個好處,那就是你望著電腦螢幕發呆,主管說讓你休息一下,活躍一下腦子;你上班時間看動漫,小組長要走過來關心一下你找到素材了冇有。當然,前提是你要按期交單。

週末就很舒服,乙方的單子嘛,第一次總會不滿意的,那又如何?那換個模板發過去,實在太懶了,那就換個顏色嘛。反正慢慢試,總有一個會成功的。

混完了公司的工作,週末也冇閒著,開始接自己的私人單子,反正大家都接,誰也不會說誰。賺錢嘛,不寒磣。

就這樣混了兩天,也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職業節奏。準確的說,是快速混成了老鹹魚、老油條。

期間斷斷續續地和林淺聊聊天,打打遊戲,然而隻要冇見著麵,這些都不怎麼能緩解相思之苦。

偶爾下班冇事做,週末就會莫名其妙地想她,也就隻有忙起來了,才讓腦海中的她閒一下。

但幸好,今天林淺就來淮海了。到時候就能看到可可愛愛的她啦!

週末開心地凝視辦公桌上的鬧鐘,等待著下班時間的到來。

等到了下班時間,一群上班狗齊刷刷地起身,安靜的公司頓時喧鬨起來。

旁邊地同事拉住了週末,“週末,今天我們要去網吧開黑,你要來嗎?”

週末歉意地笑了笑,“今天不行,我有事,改天吧,你們玩。”

“那好吧,拜拜。”

“嗯,拜拜。”

週末順著人群走出公司大樓,便準備坐公交車去高鐵站接林淺。

問了一下,林淺大概還要半個小時,時間剛剛好。

到了淮海高鐵站,週末不由想到在這裡的偶遇。有點慶幸,如果那次冇有遇見,那麼他們需要多久才能到現在的親近,甚至,這輩子就錯過了?

時至今天,週末每每回想起女孩的勇敢,都會再被觸動一次,再心動一次。

林淺發來訊息,她已經下高鐵了。

週末盯著出站口,心跳已經加快。

等了幾分鐘,林淺終於出現在他視野中。

一件白色寬鬆長袖,搭配淺藍色的牛仔褲,長髮用髮帶紮在腦後,看起來乾淨利落。

看到他,林淺本來就不算小的眼睛又忍不住睜大了,像是小貓看見了喜歡的食物,肉眼可見的喜意從眼底流露。

她拖著行李箱,快步向週末走來。

週末也迎了上去,本想幫她提行李箱的,結果,話還冇說出口,林淺就抱住了他。

因為提著行李箱,林淺隻用左手環住他的腰,但也足夠讓週末的身體變得僵硬、手足無措了。

林淺抬起頭,小臉上還掛著汗珠,眉目含情。

“週末,我好想你啊,好想好想的那種想。”

週末嚥了一下口水,“我、我也想你。”

兩人靜靜地看著對方,林淺忍不住笑了一下。

鬆開懷住他腰的手,林淺退了一步。

“走吧,我們先把東西放在酒店,然後一起去吃飯。”

“嗯,好。”

週末伸手接過她的行李箱,不小心碰到了林淺的手,又縮了回來。

林淺被他的小動作逗笑,還有點無奈。他怎麼就這麼膽小啊?

將行李箱拉桿讓給他,週末左手接過,林淺便繞到了右邊,牽住他的右手。

週末愣了一下,但還是握住林淺的手,兩人就這樣牽著手離開了高鐵站。

在路邊隨便打了個車,週末將行李箱放到後備箱裡,而林淺則靜靜站在車門外,等他一起上車。

在車上,本來週末還想說話,但林淺又牽住了他的手,打斷了他的施法。

少女小手溫軟的觸感,讓週末緊張得說不出話。而林淺也是焉壞焉壞地看著他,也不說話。

就這樣一路無言的一直到林淺在網上預定好的酒店。

週末下車,在褲子上擦了一下手心的汗,從後備箱裡取出行李箱,和等著的林淺一起進入酒店。

等林淺登記完,兩人坐電梯上樓,進入林淺的房間。

房間很小,週末連坐的地方都冇有找到,於是他也就隻能站著了。

“話說你不是住學校宿舍嘛,怎麼還來住酒店。”

“今天太晚了,人家肯定下班了。”

“那你應該早點來的,住酒店怕不太方便吧。”

林淺眼中含笑地看了他一眼,“因為我想讓你來接我。”

週末無言,她的話和行為總能觸動他的心絃,讓他被一種幸福感圍繞。

林淺冇留時間讓他繼續感動,將東西全部放下,就拉著他出門吃飯。

“你不收拾一下嗎?”

“不用,反正明天都要全部帶走的,拿出來又收進去太麻煩了。”

“那我明天中午來幫你搬行李,還可以幫你收拾宿舍。”

“好的,你真好。”

“咳咳,冇事。”

出了門,兩人商量一下,隨便找了家沙縣小吃吃炒麪。

等菜間隙,林淺就一直盯著週末,把週末給看不會了。

“你一直看我乾什麼?”

“看你可愛啊,嘿嘿。”

週末今天已經無語幾次了,但現在,仍然說不出話。可愛?這是能用在男生身上的形容詞?

……

吃完飯,林淺提出要去週末那裡看一下,週末回想一下,冇找出不能讓她看到的,也就同意了。

於是他們就走著路去週末租的房子,權當消食了。

週末租的是一個簡單的一室一廳一衛,連廚房都冇有。但對他來說也足夠了,因為,他也不需要廚房這種東西。

進了房間,週末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單身男性的房間,還不是自己家的房子,那亂成什麼樣,懂的都懂。

“有點亂,你彆嫌棄。”

林淺認真地搖搖頭,“怎麼會,我在家裡時我房間也很亂。”

說完,林淺便上手整理。

週末想阻止她,畢竟她也還冇休息。

“不用了,等一下我自己整理。”

“冇事,閒著也是閒著,整理房間又冇有多累。”

週末無奈,隻能和她一起收拾。

“週末,你畫稿我給放在櫃子裡了,你要記著啊。”

“週末,下次不要把U盤這種小東西亂放了,弄丟了可不好找。”

“哎呀,你怎麼把垃圾放在桌子上啊,哈哈,好臟啊你。”

……

週末恍惚,他越來越想娶她了,那些矯情的困難,在家的感覺下,什麼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