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時候我們情緒上頭會脫口而出一些話,這些話不清楚是否在心底壓抑了多久,但說出口的一瞬間,其實冇有什麼解脫的感覺,反而有點後悔。

週末現在就是如此,終究還是被女人亂了道心,說話有點不過腦子。

但話已經說出口了,週末也不想收回來了。

他望著眼前驚呆的女孩子,做了一個深呼吸,才找到了自己的嘴。

“……林淺,我真的喜歡你,想結婚的那種喜歡。”

想了七年的稿子,最後隻說出口這一句。

幻想了七年,心中有各種告白浪漫場麵,最後卻在一間又臟又亂的房間裡。

自己,也冇像想象中那麼優秀。

一切都被打亂了……

週末心中有打自己一大耳光的衝動,但隻是手指動了動,整隻手控製不了。隨後他反應過來,這是在告白,如果打自己一巴掌的話,可能不太美觀,會降低成功的可能性,可是好想打,怎麼辦……

林淺從震驚中清醒了,難以置信地盯著週末。

說實話,她確實冇想到這個呆子會給她表白,畢竟,他那樣的性格,如果冇有十全的準備,他不可能表白的。

可當他突然搞突然襲擊,林淺也不會了。拒絕的話她會,可接受喜歡的男孩子表白該怎麼做?接受以後要做什麼?抱上去嗎?啊啊啊!在線等,挺急的。

落針可聞的房間,安靜淡定的兩人……的身體,反正氣氛很奇怪。

林淺快速過了一遍看過的言情小說和偶像劇,決定使用嬌羞版的接受表白。

她低低頭,停止與週末的對視。小臉也因為剛剛爬了樓,也是紅紅的,還挺應景。

“週末,我也喜歡你。”

……

還是沉默,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像說什麼都不太對勁,但相同之處,是心中溢位的幸福和開心。

週末冇了腦子,說話聰明多了。“所以,我們現在是男女朋友關係了嗎?”

一句話,沉默了兩人。

林淺無言以對,心中勸誡自己:這是自己找的男朋友,已經夠呆了,不能再動手打他了。

週末話剛出口,就將手放在了臉上,使了很大的力纔沒扇下去。

最終隻能摸摸頭,“額,我去幫你把書放好。”

越過林淺,週末走到客廳裡擦乾淨書架。將她收拾出來的書,一本一本地摞好。

林淺立在門口,見他真整理書籍,忍不住笑了笑。摸摸胸口的位置,感受自己飛快的心跳,才明白,他不用像其他人一樣浪漫,也能讓自己心動。

……

平複一下心情,林淺也來到客廳,巡視自己未來的住處。

一室一廳一廚一衛,配套完整,關鍵還是教師宿舍,房租也便宜,一切都讓林淺滿意。

林淺心想,這麼大的房子,就算再加一個人,也綽綽有餘呢。

看了一眼呆子,他剛整理完書,又跑去給垃圾桶套袋子。

林淺突然的,好想好想抱他。

……

週末心不在焉地套垃圾袋,腦中還不斷回想剛剛社死的場麵。

如果重來一次……他打好草稿,再給想象中的場麵加上粉紅濾鏡,還有甜蜜蜜的BGM,一切都很完美。

可惜的是,一切都是幻想。生活不易,週末歎氣。

還在胡思亂想著,身後貼上來一個溫軟的身體,還有女孩獨特的體香。

林淺紅著臉,跪在地上,兩隻手臂環住他的脖子,整個身體全靠在了週末背上。

週末一動不動,林淺的頭髮落在他的脖子上,有點癢,可他也不敢伸手撓。

等了一會兒,林淺也冇說話。可他的腿,已經……麻了。

“林淺,怎麼了?”

“週末,末末,我的男朋友。”

……

兩人都冇說話,一個沉迷於少女的甜美嗓音,一個不敢相信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週末想了想,用疑問的語氣,“林淺,淺淺,我的女朋友?”

林淺噗嗤一笑,“你和我對對聯呢?”

週末也覺得自己好傻,果然,戀愛以後智商會下降。

林淺起身,也將他拉起來。

“好啦,你下午還要上班,這些小事我自己做。要不,先鋪好床,你去睡個午覺?”

“額,不用了。”

經她提醒,週末纔想到自己還要上班這回事。

看了一眼手錶,一點半上班,現在已經快一點了。週末歎氣,早知道就請假了。

“那個,我可能要先走了。”

“這麼快?”

週末也不好意思,明明纔剛剛表白,可他都不能陪她久一點。

“嗯,我冇有請假……到這種時候了,已經不能請假了。”

林淺冇有他們上班族的觀念,她還以為他們是下午兩點半上班。

“啊?對不起。”林淺被自己蠢哭了,明明他下午上班這麼早,自己還讓他幫忙。雖然,初衷隻是想和他親近一點……

“嗯?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你下午要上班,我還占據你了你的休息時間……”

“額,我中午從來不休息的。”週末摸摸她的頭,“你不要在意這個了,能幫你,我很開心。”

“那我,先走了。下午我再過來,找你吃飯,拜拜。”

“……嗯。”

週末轉身離開,林淺默默送到樓下,愧疚感緊緊揪住她的心。

“就送到這裡了吧,拜拜。”

“拜拜。”

目送他遠去,林淺想到他剛剛提行李箱爬了七樓……越想越氣自己。

心中忍不住吐槽網上的直男斬大招,還說什麼多多依靠他,就能讓他有被需要的感覺。

生無可戀地回家,林淺準備想個辦法補償週末。

……

週末卡點到了公司打卡,坐到座位上,開始早上冇做完的工作。

他也冇有騙林淺,他中午的確從來不休息的,覺得太浪費時間了,用來玩遊戲也比睡覺好。

一邊摸魚,一邊期待下午兩人作為情侶的第一次共餐。

週末打算等會兒到網上找一點攻略,不能再像表白一樣毫無準備了。

……

淮海第二小學教師宿舍,林淺打掃完房子,剛閒下來,就忍不住想念呆子了。

連表白都傻傻的,可他做的一切,都能觸動自己……

伸了個懶腰,林淺準備出門,給週末準備補償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