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心不在焉地看著電腦螢幕,思緒還停留在她的房間,他總感覺不太現實。

七年的暗戀,好像結束了……

回想起自己的沉默表白現場,堪比回想小學時放的狠話:放學校門口等著。都讓人尷尬得摳腳,週末戰術性捂臉,忍著扇自己的衝動。

越想越自閉,母胎單身22年,剛表白成功,然後,馬上來上班了?

週末佩服自己,太儘職了。資本家聽了落淚,猶太人聽了懺愧啊。

幸好……她答應了。

她叫我末末,還叫我男朋友……

即使當時心中是亂七八糟的,但她的體溫是清晰的,她的身體是軟軟香香的。

胡思亂想著,連工作也不積極了。

好不容易煎熬到下班,週末的腦子已經不太管用了。

出了公司,本想聯絡林淺,卻發現她已經發訊息過來了。

“你下班直接來我這裡,今天我們自己做飯吃。”

剛剛搜的攻略全冇用了,週末無奈,找了半天的約會聖地也用不上了,戀愛好難啊。

……

到了淮海第二小學門口,週末徘徊著,不敢進去。

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林淺,或者說,不知道怎麼麵對女朋友身份的林淺。

成為男女朋友,關係改變了,應該怎麼稱呼,應該說些什麼,應該做什麼事,週末全然不知。

他想做得很好,想成為合格的男朋友,可到現在,他想的是自己的沉默寡言可能會讓林淺生氣。

揉揉頭髮,蹲在地上,放學的小學生們熙熙攘攘,有的向他投來好奇的目光。

看見一小屁孩買了一串糖葫蘆,屁顛屁顛地投喂身邊的女孩,週末頓時覺得,自己是個廢物……

“週末?”

驚了一下,週末轉頭,看見林淺站在他的背後。

“你蹲在這裡……乾什麼?”

慌張起身,“林淺?你下來乾什麼?”

林淺知道他在轉移話題,也冇有拆穿他。“我怕你進不來,所以在門衛室等你,然後,看你蹲在路邊。”

“額,我……”

林淺冇等他回答,走過來牽住他的手。

“走吧,上去吃飯。”

……越發嫌棄自己,週末一邊默默跟上,一邊分心感受她小手的觸感。

登記完畢,兩人進了學校。走到居民樓下,遇到了一個出門的女老師。

“喲,小淺,都找男朋友啦。”

林淺害羞地笑了笑,看了週末一眼。

“嗯。”

女老師善意地笑笑,“男才女貌,挺般配的嘛。”

“謝謝周姐,我們先上去了,你慢走。”

“哎,好。”

周姐離開,林淺撥出一口氣,不好意思地看著週末,“嚇死我了,我有種早戀被老師抓住的感覺。”

週末冇好意思說出口,他比林淺還慌,甚至,無意識地鬆了一下手。

“走,上樓吃飯。”

……

林淺打掃了一下午的衛生,房子已經變得很乾淨了。

門口,林淺從鞋櫃裡拿出一雙藍色的男士拖鞋。

“我下午買菜的時候給你買的,你試試合不合腳。”

“嗯,好。”

週末試了試,“很合腳,”,如果再大兩碼就更好了。

林淺仔細地看了一下,“啊,買小了。我記得你穿39碼的啊。”

“額,那是高中的時候了。”

“好吧,我好傻。先將就穿一下吧,我下次再買一雙。”

“額,不用了,拖鞋這種東西小一點無所謂的。”

這時,週末才發現林淺穿的是一雙圖案一樣的,隻不過,她的是粉紅色的。

注意到他的目光,林淺縮縮腳趾,有點不好意思。

但想到他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林淺故作大方地說,“情侶款的。”

週末發現,她總能觸動自己內心柔軟的地方。

“謝謝,我很喜歡。”

“嘿嘿,進去吧。”

進了客廳,週末看到桌上擺了幾盤冒著熱氣的菜,看起來就很好吃,空氣中還有米飯蒸熟的香味。

“去洗個手就可以開飯啦,毛巾就在洗臉檯旁邊掛著。”

“嗯,好。”

週末洗完手出來,林淺已經打好飯。

剛坐下,她就遞來筷子。

“嚐嚐,我自己做的,要是不好吃你可不要嫌棄啊。”

週末道謝,接過筷子夾了一片五花肉放入口中。

林淺期待地看著他,“怎麼樣?”

“非常好吃。”

“真的?你不要安慰我。”

週末搖搖頭,“冇騙你,真的非常非常好吃,比外麵餐館都好吃多了。”

林淺開心地笑了,給他夾菜。“嘿嘿,你喜歡吃就好,多吃點。”

林淺炒的菜確實好吃,讓週末比平常多吃了一碗米飯,林淺早早吃完,就靜靜地看著他吃飯,心中成就感滿滿。

見他吃完,林淺就要收拾碗筷。週末見狀趕緊起身攔住她。

“我來吧,都吃了你的飯了,讓我做點事吧。”

“不要,你上班肯定累了,你就好好坐下休息吧。”

週末解釋自己不累,可林淺根本不信。

週末無奈,我真的不累啊!

林淺已經開始洗碗了,週末站到她旁邊,打開水龍頭。

撿起她洗好的碗,週末開始清碗。

林淺瞪了他一眼,“週末!你給我去休息。”

“……我真的不累。”而且不做點事,他良心不安。

林淺手在洗碗,不方便,隻好伸腳踢了踢他的屁股。

“你給我聽話一點,又不是好大的事,還需要你幫忙。”

即使被踢了,週末也很享受。當然,不是享受被踢,而是這種打打鬨鬨的親昵感,……像兩夫妻一樣的感覺。

他不說話,隻是埋頭清碗。林淺拿他冇辦法,也就任由他了。

洗好碗,兩人坐到客廳的沙發上,週末被她看得有點心虛。

“你不要一直盯著我,我有點慌。”

“切,你會怕我?剛剛是誰不聽我的話的?”

“額……不知道。”

“哼。”林淺不打算逗他了。

“週末,我做的飯好吃嗎?”

“好吃,非常好吃。”

林淺笑笑,“那你以後午飯和晚飯都來我這裡吃吧。”

“不用了吧,我怕你太累了。”

林淺搖了搖頭,“如果你不過來的話,我一個人根本不想做飯吃。而且,自己做飯吃比在外麵吃健康多了,還省錢。你就多走幾步路到我這裡吃飯嘛,好不好?”

她期待的眼神和懇求的語氣,週末根本說不出拒絕的話。

“好,那你明天告訴我要買什麼菜,我過來的時候順便買了。”

週末歎氣。

哎,又是想娶林淺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