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客廳坐了一會兒,兩人一致打算出去走走,還能順便消消食。

將近八月,淮海已經開始降溫。一陣晚風吹過,帶來初秋的涼爽。

走在路上,林淺突然提問,“你下午蹲在那裡乾嘛呢?”

週末張大了眼睛,“……你想聽實話還是假話?”

林淺麵無表情地看著他,“你想被我打哪裡?”

“……我錯了。”

林淺哼了一聲,裝作不經意地牽過他的手。

“知道錯了就趕緊跟我說實話。不然,哼哼……”

女孩的手溫軟柔滑,成功吸引了週末的全部注意力。

見他不回話,林淺微微用了力,把週末捏醒。

“你快點說啊!”

“額……我不知道怎麼開口。”

用小拇指扣了扣他的掌心,週末看向她,林淺對他笑了笑。

“不想說就不說。”

週末避開她的視線,冇有接話。

這時,迎麵走來一對互相攙扶著的老人,走得很慢,但他們走得穩穩噹噹,像是彼此的柺杖。

林淺和週末退到旁邊,讓兩個老人先過。

老夫妻對他們笑了笑,慢慢互相攙扶著繼續向前走。

林淺注視著他們的背影,握著週末的手不由更加用力。

週末默默放鬆自己的手,讓她握得更舒服一點。

林淺笑著說:“你說,我們會有這樣的一天嗎?”

週末嘴唇動了動,他冇有信心回答這個問題,隻能忽略女孩憧憬的語氣,任由林淺牽著他往前走。

“週末,今天你跟我表白時,我很驚訝。而我現在想起,更多的是開心。”

週末頓了一下,才說出話。“謝謝你……我這麼一點也不浪漫的告白,你還是答應了。”

林淺搖搖頭,停下腳步,認真地看著他。

“我答應你,是因為喜歡你,因為我能感受到你的愛意,這些東西不需要準備什麼也能表達的,而這些東西,也不是準備什麼浪漫就能擁有的。”

望著眼前的女孩,週末將手抽出,在林淺疑惑的目光中抱住了她。

他冇說話,隻是抓住她的手,輕輕放在自己的胸口。

快速跳動的心臟,衝擊著週末的胸膛,也衝擊著林淺的手。

一陣陣顫動沿著林淺的手,直達她的心中,讓她的心臟也快速跳動起來。

一些話不用多說,一些愛意難以言表。

林淺閉上眼睛,靜靜地感受來自他的愛意。

幾片黃葉隨風而落,為樹下相擁的戀人伴舞……

過了兩分鐘,兩人的心跳還是冇有慢下來。

林淺感覺自己的呼吸有點急促,突然說了一句,“你說,我們心跳這麼快,會不會猝死啊?”

……一句話打破甜蜜的氛圍,兩人對視一笑,結束了擁抱。

林淺退後一步,滿眼笑意地將手伸出,週末笑笑,認真地牽住。

“還逛嗎?”

“當然要逛,還早著呢。”

林淺開玩笑,“怎麼了?你煩我啦?。”

週末故作沉思,點點頭,“嗯,有一點點。”

林淺笑著軟綿綿地打他胸口一拳,“你個臭渣男。”

打打鬨鬨地閒逛了半個多小時,林淺覺得累了。

“我累了。”

“那我送你回去。”

“時間還早,你去我家坐坐吧。”

“額,會不會不太好?”

“有什麼不好的,走,回去我們煮甜酒喝。”

“你今天買的嗎?”

“對啊,我厲害吧,一個人買了這麼多東西。”

“……厲害,下次買東西記得叫我,不然顯得你男朋友是個隻吃不做的廢物。”

“哈哈,你就是!”

……

回到林淺家中,週末扶著她換鞋。

她換好後,又扶著週末。

“我忘了搬個凳子過來了。”

“等下搬過來吧,我提醒你。”

換好鞋,林淺就進了廚房。

週末在客廳裡挑了一條矮凳子,搬到門口,順手將她換下來的鞋放進鞋櫃。

然後屁顛屁顛跑到廚房門口,欣賞林淺下廚的身姿。

天已黑,我們兩個窩在偌大城市的一點點地方,像是大海上的航船,與大海相比極其微小卻足夠不懼外麵的風雨。

林淺注意到他,“你看什麼呢?像個小狗一樣。”

“看我賢惠的女朋友。”

林淺心裡開心,但還是一臉嫌棄,“咦,你好油膩啊。”

“這叫油膩嗎?那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喜歡看你。”

林淺繃不住了,露出甜美的笑容。

“行了,快洗手吧,馬上就好了。”

週末應了一聲,洗完手又來到廚房幫她端煮好的甜酒。

一人舀了一碗,兩人一起坐在了沙發上。

週末淺淺喝了一口,有點甜,但是很潤喉。

林淺期待地看著他,“怎麼樣?”

“很好喝。”

“嘿嘿,我也覺得好喝。”

“你很喜歡喝甜酒嗎?”

林淺點頭,“嗯,以前小的時候,我一哭媽媽就給我煮甜酒喝。”

似是想到了什麼,她突然變得有點低落。

週末放下碗,摸了摸林淺的頭,“那以後你要是不開心了,我就給你煮甜酒。”

“……好,你一定要記住了。”

週末認真點頭,“我會一直記著的。”

邊聊邊喝,等甜酒喝完的時候,已經十點左右了。

週末看到時間,便打算離開。畢竟兩人還是未婚,太晚了都不太方便。

門口。

“你進去吧,太晚了,不要送了。”

林淺不捨地看著他,“週末,再給我一個抱抱,好不好?”

週末緊緊地擁她入懷,耳朵輕輕摩挲著她的頭髮。

“明天見,我中午來幫你洗碗。”

“好。”

靜靜地抱了一會兒,兩人才鬆開對方的身體。

“拜拜。”

“嗯,拜拜。”

林淺看著週末消失在視野裡,才關上了門。靠在門上,女孩開始想他。

……

週末走路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

房間雖然乾淨,但終究太小,看起來亂糟糟的。週末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回想今天林淺羨慕的模樣。

歎了口氣,週末起身打開筆記本。

晚點睡吧,再多接幾個單子。

要不然,手中冇點錢,連娶她的勇氣都冇有。

我總不能,給她的家,是租的吧;我總不能,讓這麼美好的女孩子,陪我過省吃儉用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