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已到八月末,一個月又快過去了。

兩人這段時間都有點忙,一個忙著入學培訓還有各種考試,一個則是為了存錢買房讓自己累得像狗一樣。

白天上班拿死工資,晚上自己接話賺外快,除了陪林淺玩玩遊戲,他就冇有閒下來過。

很累,但是現在掙錢是有動力的,和以前不一樣,現在,好像看得見未來,一個幸福的未來。

而雷打不動的是,週末幾乎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去林淺那裡蹭飯。

吃了一個月林淺做的飯菜,週末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了不少。以前總覺得冇胃口,而吃林淺做的飯,總會吃到飽飽的。

結果,一去稱體重,人都胖了兩斤。

但是,胖多少也阻止不了週末依然喜歡吃林淺做的飯。以及,迷戀她給自己的一種家的感覺。

剛下班,週末就離開公司目的明確地走到菜市場。

剛來公司的幾天,他還會和同事聚聚,但熟悉以後,週末就開始拒絕同事的邀請了,除非是什麼團建活動之類的。

因為……太花錢了。週末終於明白為什麼一些上班族上了幾年班,結果還要家裡資助生活費了。

有時候,隻是簡簡單單的火鍋加上唱歌,AA下來一人也是一兩百塊,天天這樣玩還存個鬼的錢。

這還是週末不抽菸的情況下。一些抽菸的同事,一場活動,煙發了兩包,還不是便宜的,畢竟便宜的也拿不出手,然後一天工作下來還要倒貼錢。

聚了一兩次,就成功勸退了週末。他明白,什麼樣的生活纔是他想要的。

菜市場,週末嫻熟地挑挑揀揀,最初買菜時被坑了幾次,買的東西不是太老就是不熟。

後來林淺陪著他逛了幾次,又加上差不多一個月的曆練,他覺得自己現在也是大媽級買菜人了。

買了林淺中午想吃的排骨,再買幾根黃瓜和一小把蔥,週末成就感滿滿地離開菜市場。

走到學校門口,遇見了林淺的同事。

“喲,小周,又是你買菜啊?”

“嗯,周姐,今天她有點事。”

“嘖嘖,小林幸福啊,連校門都不用出就有飯吃。”

“哈哈,明明是我來蹭飯吃。”

“快進去吧,他們應該開完會了。”

“誒,好的周姐。你慢走。”

剛送走周姐,又要和門衛大叔打了個招呼。冇辦法,混臉熟了。

到了林淺家門口,週末敲了敲門。雖然有鑰匙,但隻要林淺在家,他都會先敲一下門。

聽到女孩子的腳步聲,週末就忍不住露出笑容了。

門打開了,林淺美麗的身姿出現在眼前。

可能是開完會剛回家,林淺身上穿的還是職業裝,讓她整個人顯得成熟了一點,但還是掩飾不住本身的可愛。

平常披著的頭髮,今天也係起來了,白皙的小臉更加突出,也更讓人心動。

按理說林淺身高163,也不算是太矮,可在週末印象中,她總是小小的一隻。

可現在,這個印象可能要改變一下了。

林淺滿眼笑意地抱上來,兩隻手環住週末的脖子,抬頭看著他。

“辛苦你啦,上完班還去買菜。”

週末兩隻手都提著菜,也冇有辦法用手迴應她,隻得拿下巴碰碰她的額頭。

“走,進去吧。”

林淺鬆開手,想接過他手中的菜。

週末隻遞給她黃瓜和蔥,自己提著較重的排骨進了廚房。

把排骨放到鍋裡,林淺也跟了進來。週末本想幫她把排骨洗了,結果卻被林淺給推出了廚房。

“你上了一天班了,好好休息一下,等著開飯吧。”

週末無奈,也就不跟她搶了。

週末靜靜地站在廚房門口看她,直到林淺被看害羞催促他坐下,他才坐在客廳等待開飯。

每次看著林淺做飯,週末都會有種溫馨的感覺,像是回到了家中,妻子給辛苦上班的丈夫下廚一樣。

想著還有一會兒,週末打開筆記本電腦,連上數位板,開始描繪林淺做飯的背影。

林淺清洗完排骨,將排骨放進電飯煲裡燉著,想著還有一會兒才能開飯,就先給週末拿了個蘋果,讓他墊墊肚子。

走到客廳,看見週末在數位板上畫畫,她好奇地走過來,坐在他旁邊。

看到週末在畫自己,林淺有些不好意思。

“乾嘛畫我呢?”

“嘿嘿,好看,所以就想畫你了。”

林淺輕輕摸了一下他的頭,“油嘴滑舌的。”

兩人坐在沙發上,一個畫著心愛的人,一個看心愛的人畫自己。

見他冇有閒手,林淺便將蘋果湊到他嘴邊。

“開飯還要一段時間,我先餵你點蘋果墊墊肚子。”

週末有點受寵若驚,“額,謝謝。”

淺淺的咬了一口,週末心中有點怪異的感覺。

然而林淺卻很享受投喂的過程,樂此不疲地喂著他。

……

壓感筆在數位板上滑動,林淺背影的細節慢慢補充完整。

“在數位板上畫畫和在紙上有什麼區彆嗎?”

週末想了想,“區彆還是很大的,我現在感覺都不怎麼會在紙上畫畫了,也就數位板能拯救一下我了。”

光是背影就用了一個多小時,週末又將廚房佈景大致補了上去,一束陽光透過窗戶灑在女孩的背上,將林淺襯托得聖潔美好。

雖然電腦動畫終究還是不如手繪細節,但林淺還是很喜歡這幅畫。

“快快快,發給我。”

“嗯,好。”

週末看了看,雖然自己技術一般,但誰叫畫上的人即使是背影也迷人呢?

儲存下來,週末設成手機和電腦的壁紙。

林淺看到有些開心,但也不好意思表現得太明顯,於是躲到了廚房裡偷偷笑。

一不小心冇控製住笑聲,她捂住嘴回頭看時,週末也在笑著看她。

林淺連忙鬆開手,打開電飯鍋假裝看排骨燉好冇有。

正好排骨也燉得差不多了,林淺便叫週末洗手準備吃飯,以緩解自己的尷尬。

週末洗好手,進廚房將排骨端到餐桌上,林淺調好了蘸水,又將飯打好。

邊聊邊吃,一斤排骨全部消滅,加上醃黃瓜,也不怎麼膩。

週末吃得酣暢淋漓,感覺自己又要長胖了。

飯畢,週末將碗筷收拾乾淨。兩人現在的規矩就是林淺做飯,週末洗碗。當然,主要還是週末做的飯難以下口。

出廚房看見林淺躺在沙發上玩手機,週末坐到沙發上將她抱在懷裡。

“要出去逛逛嗎?消消食。”

在他懷裡動了一下,林淺找到更舒服的姿勢。

“唔,不想動,太飽了,嘿嘿。”

“那就不逛了。”

週末幫她理了理頭髮,然後將頭靠在她的小肚子上,閉上了眼睛。

林淺笑著攬住他的脖子,伸過去的手抓住了他的耳朵。

兩人儘情享受著飯後的靜謐時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