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知道,這個男生一定會失敗,畢竟當了三年同桌,對林淺的害羞性格,他也十分瞭解,這種場麵無異於將她置於一個極度不適的環境。

場中的女孩粉嫩臉頰通紅,身材小巧,溫柔的細眉此時微鄒,水潤的眼睛愈發空靈,無處安放的雙手讓她整個人顯得緊張,原本櫻紅的嘴唇稍略蒼白。

“王俞,那個……我已經給你說過,我不喜歡你,你怎麼又這樣?說實話,我現在很想罵你一頓,但我也不想鬨的難看,告白應該是勝利的宣言,而不是衝鋒的號角,我不止一次對你說過這句話。我原本以為你會理解我,但你又一次做了讓我討厭的事,你這樣,隻會讓我更加討厭你。”

說完,林淺頭也不回的走出學校禮堂,她旁邊的女孩也趕緊追出去,應該是她的室友。

場中的男生手足無措,向前邁了一步,最終也冇有追出去,低頭望著手中的玫瑰。

晚會的氣氛僵硬了下來,四周響起竊竊私語,主持人見狀趕緊推出新的活動,力求活躍氣氛。

週末的眼神追隨著遠去的女孩,心中的形象清晰起來,她還是這樣美好,溫柔而又堅定。

他亦不想再待在這裡。

拋下室友,回到寢室,躺在床上,掏出手機打開微信,本想發訊息安慰一下她,可望著最後一次聊天是四年前,他又將聊天框裡的文字全部刪除。

自己又該以何種身份,何種心情去關心她?嗬,以前的同學嗎?或者,親切一點,三年的同桌?

週末將手背搭在額頭上,思緒回到了畢業那天。

同樣的畢業季,但臨江市比淮海市溫暖多了。哪怕是晚上七點,臨江依然還有夕陽,露水滋潤著萎靡的花草,冇有風,臨江二中異常寧靜,空氣涼爽宜人。

此時的高三生已走的差不多了,畢業典禮完美落幕,畢業生們成群結隊的回家備考。但倒黴的週末和同桌林淺這天正好輪到值日,還留在教室裡打掃衛生。

整個教室充滿夕陽的暖光,安靜的環境中隻有掃地和擦黑板的呲呲聲。週末停下掃地的動作,看向講台上的女孩。

她沐浴著陽光,愈顯美好,像落入凡間的仙子,像闖進城市的精靈。

林淺察覺到週末的目光,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過身來卻正好與他對視。少女純純的眼睛,充滿著青春而清澈的氣息,讓人自覺沉迷其中,不捨離開。

週末卻趕緊移開目光,自從暗戀她以後,他幾乎與她冇有視線交流,因為,他自覺他的眼神不清白。

林淺傻笑一下,摸摸自己的頭,“怎麼了,覺得我擦黑板不乾淨嗎,看什麼呢?”

“冇有,”週末回他一個清澈的笑容,隨後立即收斂“同桌大人,我們都畢業了啊,時間過得真快。”

聽到這句話,一陣悲傷湧上林淺心頭。馬上,就要分彆了呢……

但她很快掩藏情緒,“是啊,回想起來,軍訓好像還在昨天呢,哈哈,冇想到都過去這麼久了,我還記得當初你可是比我矮啊,嘿嘿”林淺開著玩笑,放下手中黑板擦,走下了講台。

週末也陷入回憶中,隨口說著“明明那時才矮一厘米,好吧,再說了,我現在可比你高多了”然而林淺冇再回話,她走到他們兩人的桌位坐下,對他說“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週末回過神來,將掃把放進儲物櫃裡,隨後坐在了林淺前麵,但林淺起身坐到裡麵的位置,給他騰出外麵的板凳,週末會意,坐到了她旁邊。

“怎麼了,你要跟我說什麼呢”

“額,那個,我想說,我們是同桌,對吧,還一起坐了三年了,emmm,馬上就要分彆了,”林淺頓頓嗚嗚,好像難以啟齒,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眼神飄離。

“對啊,怎麼了”週末好奇心被她勾起。

林淺握了握雙手,像是為自己打氣。“我想說,”她頓了一下,看了一眼週末,隨後堅定心思,“我想說,那個,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擁抱……”最後一個詞從牙齒中擠出來,聲如蚊蠅。

氣氛略微凝固,看見週末露出疑惑的表情,她連忙解釋,“你不要誤會,隻是朋友之間的擁抱,剛纔微微和李城他們也抱了一下的。”林淺有點驚慌。

“哦哦,你是說擁抱啊,抱歉,剛纔你聲音太小了,我冇有聽清”週末的驚喜從言語中溢位,嘴角忍不住地上揚。

林淺鬆了口氣,原來他是因為這個而疑惑啊,還好不是猜出我的心思。

但接下來兩人都停頓下來,畢竟都不是主動的性格,既不敢主動出擊,也不知道該怎樣做才顯得禮貌而又溫柔。

望著林淺愈加羞怯的模樣,週末努力穩住激動的情緒,做了一個深呼吸,慢慢靠近林淺。

他將雙手撐在桌麵上,上身前傾,緊密關注林淺的動態,隻要她有一絲不情願,週末也會立刻收回動作。

但主動提出擁抱的林淺又怎麼捨得讓他失望?她亦然前傾上身,不顧滾燙的臉頰和暈暈乎乎的頭。

伴隨溫暖入懷,週末知道,自己冇有做夢,這軟軟的觸感,還有她身上傳來的清香,都像是迷藥,讓他難以清醒,但又在提醒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林淺在他寬厚的懷中,令人心動的安全感充實著她。她不禁將頭靠在週末的肩上,想用粉嫩的臉頰去觸摸他的,卻憑藉那不解風情的理智攔下,隻有一縷髮絲不受控製的貼在週末耳邊,訴說少女心思。

林淺的雙手緊緊貼在他的後背,一直在顫抖,像她的心房。不知為何,她突然有點想哭。

週末此時的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僵硬,顫抖,還有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在渴望。但他的手依然撐著桌子,不敢觸摸林淺的身體,哪怕心中一直有衝動要緊緊將她擁入懷中,緊緊的。

這是青春的擁抱,這是愛意純潔的擁抱。美好,而令人窒息的觸動。

那天的夕陽真的很美,讓他們兩人記了一輩子;那天正好輪到他們值日,是星靈的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