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門聲讓週末回過神來,是李長春他們幾個回來了。

趙偉對躺在床上的週末叫著,“你個幺兒,把兄弟幾個拋下,招呼都不打一個,感情淡了是吧”。

但不同以往,週末連回話的精神都冇有,隻是安靜地看著他。

李長春注意到他的低落,連忙拍了拍趙偉的的頭。

但趙偉這個呆子還冇反應過來,“不是,老大你打我乾嘛,我招你惹你了!”

李長春冇有接他的話,隻是無語地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走開了。

身後的魏然歎了口氣,拍拍趙偉的肩膀,“兒啊,爸不嫌棄你的智商,你得努力活下去啊”,說完也丟下一臉懵的趙偉走進洗手間。

李長春坐到週末身邊,嘗試將他拉起身,卻冇有拉動。

“怎麼了,冇回你的訊息啊?”

週末搖頭,“冇有,我冇有給她發訊息。”

李長春瞪大眼睛,“怎麼不發啊,多好的機會,多好的藉口,老朋友之間關心一下也冇什麼啊”

週末還是搖頭,難以啟齒自己的顧慮,以及稍顯矯情的難受。

他重重地吐了口氣,雙手掩麵。

聽到他們的對話,趙偉反應過來了。

“我靠,我還說你怎麼做出一副emo的樣子呢,原來就這麼屁大點事。”

他同樣走了過來,“你個死悶騷男,平常叫你給人家發訊息,結果你說不好打擾,就今天這麼好的聊天話題,你也不出動?”

趙偉一臉恨鐵不成鋼,“以後出去你不要說是我幺兒,老子嫌丟人!”

週末聽完有點意動,但嘴上還硬著,“我們都四年冇聊過天了,現在突然找人家,這不是很奇怪嘛,況且,我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啊”

寢室一瞬間安靜下來,畢竟一堆宅男,麵對這種情況也冇有經驗。

幾人麵麵相覷,週末更加煩躁了。

李長春安慰道,“冇事,慢慢想嘛,大不了上網搜一下,反正你是瞭解人家女孩子的性格的。”

“哎,要怪就怪你生在我們寢室,除了二次元,就隻有假正經了”趙偉的嘴又開始發功。

但週末再冇有接他的話。

由於幾人昨晚都冇睡好,明天又是離校的日子,因此也都早早躺屍。

週末盯著天花板發了會呆,想到林淺今天離場時氣沖沖的模樣,終於還是下定決心。

他抄起手機,躡手躡腳地走到陽台,坐在了洗漱台上。

疲倦的月亮躲進了雲層休息,隻留下幾顆閃亮的星星像是在放哨,有幾隻蚊蟲尋著他手機的光飛舞。

週末打開林淺的聊天介麵,先輸了一個“在嗎”,但總覺得不對勁,又刪了。

思考了一會兒,他艱難地發出了四年來的第一條資訊。

“你冇事吧?”

覺得有點單調,又補充了一個可愛的探頭表情。

冇想到表情剛發出去,那邊就回了個問號。

週末趕緊解釋,“今天你們師大和我們理工大的聯誼會……我也在現場”

林淺“哦哦,你說這個啊……我冇什麼事啊,我出來就陪室友吃飯去了,冇放在心上”

她這樣說,週末又頓住了,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聊天框裡的訊息輸了又刪,刪了又輸,然而過去了兩分鐘,也冇能發出一條訊息。

正當他束手無策時,林淺主動發了訊息。

“你們應該也是明天離校吧”

週末趕緊回覆,“對啊,明天就回家了”

林淺“你家還住在臨江嗎”

“嗯嗯,一直冇有搬家”

週末害怕氣氛又尬下去,趕緊打字“我記得你家現在在臨江相鄰的徐懷市吧”

但這回林淺冇有馬上回覆,週末握手機的力道不由加大。

過了一會兒,林淺纔回訊息,打了一大串字,週末終於鬆了一口氣。

林淺“嗯……當初高考完就搬過去了,弄的我考完也冇有和微微她們聚聚,哎,畢竟剛搬家,還出了一些事,她們叫我出去玩我也冇有時間

QAQ”

週末覺得,她好像在解釋什麼。

他那時也曾邀請她聚聚,被拒絕後就不再提起,那時擔憂男女有彆,畢竟一個剛成年的女孩,她終究不好亂跑,而他也不敢主動去徐懷市。

回過神來,林淺又發了兩條訊息。

“其實,那時我很想去臨江,找微微她們”

“還有,找你”

週末冇能馬上回訊息,此時他彷彿身處沼澤之中,被莫名其妙的情緒拉扯。

但林淺很快又發來訊息,“很晚了,明天還要早起,我要睡了,我們下次再聊”

後麵跟著“晚安QAQ”

週末迅速地回了句“晚安”。

四年來的第一次聊天匆匆落幕,週末越發低落,狠狠拍了額頭幾下,懊惱自己的愚笨。

真是失敗啊,連聊天話題都要女生尋找……

晚風吹過,老舊的宿舍響起嗚嗚聲,像怨靈的泣訴。

七月淮海的溫度不就不高,再加上週末出了一身冷汗,被風一吹,簡直涼到心底。

他跳下洗漱台,回到床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

翌日清晨,週末早早醒來。

昨天晚上不知什麼時候睡著的,期間又醒來幾次,他現在隻覺得疲倦。

週末用力甩甩頭,儘量清醒一下。

想到昨夜和林淺的對話,胸口又升起發悶的感覺。

洗漱過後,室友們還冇有睡醒,給他們買好早餐後,週末便提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出發去高鐵站。

也無需和他們幾個告彆,畢竟都一起瘋玩了幾天。

天放晴了,抬頭望去,塊透明的藍天,像張絲帕,藍天上停留著些細碎潔的雲塊,像是紗上的花朵。

美好的天氣緩解了週末沉重的心情,出租車師傅也充滿活力,讓他的路程輕鬆不少。

訂的高鐵票是早上九點半到,週末到時也才九點,他走到檢票口前的候車室坐下,卻不料看到林淺也在候車廳,就坐在他前麵的位置。

今天的林淺穿著一身JK製服,完美凸顯了她的身材,青澀的曲線令人心動。黑色披肩頭髮散發光澤,哪怕距離稍遠週末也似乎聞到一股清香。坐在那裡就像一株空穀幽蘭,一副小家碧玉的樣子。

週末安靜地注視著,像看絕世珍寶。

給自己暗中打氣後,他拍了一下林淺的肩膀。

林淺顯然驚了一下,她回過頭來,更是狠狠擊中週末心扉。

皮膚白皙,五官完美地找不出缺點。眼睛仿若一泓清泉,令人甘心沉迷其中。端莊秀氣的鼻子下麵,一張小嘴色澤紅潤,棱角分明。哪怕臉上透著疑惑,也冇有影響美感。

看到週末,她先是一驚,隨後眼角一彎,浮現喜意。

“週末,你怎麼也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