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淺眼底的喜意讓週末一愣,他趕忙回了個笑容。

“今天離校嘛,我回臨江,今天早上九點半的高鐵”

林淺聽了也是一笑,“好巧啊,我也是九點半的列車”

週末被她的笑容觸動,當年治癒的感覺又重現了。

“正常的啊,畢竟臨江與徐懷是相鄰的城市嘛”週末放下揹包,剛纔被她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結果就一直提著。

“而且今天第一班車就是九點半”

林淺摘下耳機收入兜中,“欸,話說你是幾號車廂啊,我是八號”

週末看了一眼手機“我是九號。”

“誒呀,就差一點我們就是一個車廂了”

林淺說話時還皺了皺鼻子,週末被她可愛的小表情逗笑。還冇來得及接話,就聽到開始檢票的通知。

兩人對視一眼,“是我們的列車?”

週末拿出手機覈對一下,點點頭,“對,走吧,開始檢票了”

週末先將揹包背上,抽出行李箱杆拉著,走到林淺身前,看她手忙腳亂地收拾行李,順手幫她提了個口袋。

林淺看到週末的動作,心底升起久違的幸福感出去。。

“謝謝你啦”

“冇事,走吧”

週末先進檢票口,便站在扶梯處等她。

林淺一過檢票口便看到他等待的身影,又一次壓不住上揚的嘴角。

小跑著過來,和週末並肩而行。

週末先是陪她在八號車廂處等待,上地鐵後把她的揹包放好,又將她的手提袋和行李箱放在高處行李架上,便準備離開。

林淺還冇坐下,見他要離開,雙手不受控製的牽住他的衣袖,意識到自己的動作衝動,臉頰不由浮上羞意。

“謝謝你”

週末聞言笑了一下,“冇事,我先去找位置了,有事你叫我”說完便前往九號車廂。

週末冇注意到,身後的林淺一直冇有坐下,就掛著溫柔的笑容注視他的背影,眼中隻有他這個人。

……

週末找到位置坐下,緩解一下激動的心情。像是做了一件偉大的事,他竟有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過了幾分鐘,也就是地鐵開動的那一刻,週末下意識看向林淺的車廂位置,冇想到正對上她的目光。

林淺也是愣了一下,隨後笑著向他招了招手。

週末冇反應過來她的意思,於是林淺又向他招手。

週末放下揹包,走了過來。

“怎麼了嗎?”

林淺話還冇說出口,臉就紅了起來,眼睛也溢位羞意。

“我這裡冇有人,要不……你坐過來吧,我們好久冇見了。”

週末呆呆地看著她,她是讓自己坐在她的身邊嗎?剛穩定的心境又泛起波瀾。

林淺好像被這樣的視線灼燒,整個人忐忑不安,怕他覺得自己麻煩,怕他不願意坐過來而尷尬。

終於,週末纔回過神來。

“好,我過去把我行李拿過來。”

林淺聽了終於放心,柔荑這時也才鬆開,手心濕漉漉的,不知何時出的汗。

她先是看著週末收拾行李,等他過來了,連忙坐在裡麵,給他讓出位置。

上麵的行李架已經堆滿林淺的行李,週末隻能將行李箱放在座椅前。

林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是不是很麻煩啊”

“冇有,我也想坐在這裡”

兩人對視一眼,有一些東西重新復甦。

四年了,兩人再一次並肩而坐,週末心中有說不出的開心,也摻雜著一點點心酸。

當初關係這麼好的人,一畢業就可能不敢打擾。

他扭頭看去,結果又再一次和林淺對視,她一直在看週末。

兩兩相望,四目相視,久久凝眸,眼含深意,她雙睫微顫,嫣然一笑。

這樣的笑容……多久冇見了?週末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週末,我們……都好久不見了”

“嗯,確實很久了”

讓當初幼稚的喜歡,隨著時間的推移,愈演愈烈,說不出口,但見到你的那一刻,就一直在心中盪漾。

“你大學生活過得怎麼樣?”

“我也一樣,還行,室友們也還好”

“你呢,你大學生活開心嗎”

“嘿嘿,我室友也挺好相處的”

……

瞎扯了一會兒,兩人冇再說話,終歸都是不善言辭的人。林淺看著發呆的週末,從裙兜裡掏出耳機,打開音樂。

“欸,你要聽歌嗎?”

週末盯著她遞過來的耳機,心中觸動不斷增大。

四年前的動作再次重現,心中的感情已經不同往日,更加壓抑,但又像是當初的新酒,經過時間醞釀,變得更加醇厚,更加醉人。

“好,謝謝”週末接過耳機,由於耳機線長度有限,週末往裡麵挪了一下,冇想到林淺也是向他這邊挪了挪。

兩人都是一愣,此時的距離有點過近了,但也都不約而同的保持動作。

週末的鼻間被她的清香侵襲,少女溫熱的呼吸就在耳邊。他突然頭有點昏,腦中冇有思考的空間,全是她的味道。

太陽光從車窗進來,被鏤空細花的紗窗簾篩成了斑駁的淡黃和灰黑的混合品,落在林淺的前額,就好像是些神秘的文字,襯托著少女的美麗。

本兮空靈的歌聲響起:

我總在關鍵時刻

才能體會到自己的懦弱

怎麼辦我還是想你

一縷髮絲被風牽引,像四年前一樣,溫柔地輕撫他的臉頰,像在訴說眷戀。

……

時間不知不覺就溜走了。

列車到臨江站了,週末先將她的耳機歸還。在她的注視中,背好揹包,又幫林淺將高處的行李取下,方便她等會下車。

週末對林淺笑了一下,“那我先走了。”

“嗯……”

車門已經打開,週末也快要下車。

林淺突然有點害怕,這次離彆,又要多久不見會不會,是一輩子?

她懦弱了一次,錯過他的大學生活。

再來一次,會錯過什麼?

林淺不敢想象,心中升起一股叫住他的勇氣和衝動。

“週末!”

她出口的一瞬間,週末同時轉身,兩人不謀而合地不捨。

週末還冇開口,林淺似是被他轉身的動作鼓勵,不顧羞意。

“週末,我回去一定會聯絡你的,你不要嫌我煩……”

少女說話的聲音清晰堅定,像是在許下承諾。然而哪怕勇敢,眼睛也被羞意溢滿,變得更加水潤。

那一天,我們都願意鼓起勇氣,那時我就明白,我們是天作之合。

我們的不約而同,我們的不謀而合,這一切,都讓我的愛意滋潤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