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女嬌人姿態深深印入腦海,她眼神中流露的不捨,讓週末有擁她入懷的衝動。

“好,我們到時候聯絡。”週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實,你說了我想說的話。”

……

臨江高鐵站,週末靜靜地站著,目送遠去的列車和遠去的女孩。

許久,方纔轉身離站。

明明纔剛剛分彆,心中就不由湧現思念。

……

出了高鐵站,週末隨便打了個車回家。

“我回來了。”

“怎麼纔回來,不是說九點半的高鐵嗎”

週末的鞋還冇有脫完,老媽徐芳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來。

換上拖鞋,週末走到廚房裡。

“在高鐵站耽誤了一會兒”週末隨口應著,“做什麼好吃的招待你寶貝兒子呢。”

徐芳白了他一眼,“彆往自己臉上貼金,又不是做給你一個人吃的”

週末還冇有接話,徐芳又開始絮絮叨叨。

“趕緊把你行李箱裡的衣服全部拿出來,臟的丟到洗衣機裡去,乾淨的也要拿出來掛著,放久了容易起褶皺。”

“遵命,母親大人。”

衣服還冇有收拾完,周懷禮就回來了。他在旁邊一所小學教書,中午都要回家來吃飯。

周懷禮看見週末愣了一下,“怎麼回來了,不是在淮海找到工作了嗎?”

“剛畢業嘛,總該回家一趟的,也待不了幾天了。”

“嗯,既然回來了,就好好休息,想吃什麼給你媽說,讓她給你做。”

“嗯。”嘴上答應了,但他可不敢使喚老媽,因為徐芳就算會給他做,但嘴上也一定不會放過他。

周懷禮冇再說話,週末也習慣了他的寡言,畢竟老爹的性格就這樣,這也是兩父子的相同之處了。

冇過一會兒,徐芳就叫兩父子吃飯了。

週末應了聲,趕緊去洗手間洗完手後,又連忙跑去廚房幫忙端菜,但凡慢了一步,可能老媽又要開始唸叨。

飯桌上,除了徐芳一直說話,週末和周懷禮都做一個認真的乾飯人。

吃完飯,週末自覺地將碗筷洗了,這才閒了下來。

算算時間,林淺這時也應該到徐懷市了,他打開手機。

“你現在應該到了吧?”

那邊馬上秒回,“嗯嗯,已經到家了”

後麵還跟著一個開森的表情包。

可愛的表情包讓週末不由笑了,她好像挺喜歡這些可愛的東西。

週末想了想,“話說你以後打算在哪裡工作?是在淮海市還是回徐懷?”

林淺冇有直接回答,問了句“你呢”

“我應該是去淮海了,在那邊我已經找到個電腦動畫師的工作了,所以我可能過兩天就要去那邊了。”

“那我也去淮海工作。”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週末心底泛起漣漪,很熟悉的對話。

……

“你要報考哪裡的大學啊?”

“淮海吧,離家近,大學多,就算以後想定居房價也不算太貴。”

“那我也去淮海讀大學。

四年過去了,但有些東西還是冇有改變。

……

這邊林淺久久等不到週末的回覆,拿著手機一直重新整理訊息。

林父看不下去了,“乾嘛呢,吃飯也不清閒。”

林淺撅嘴,冇有理會老父親的抱怨。

吃完飯,林淺收拾好碗筷,組織好語言準備給正看電視林父打預防針。

“爸,我可能要去淮海工作。”說完,仔細觀察林父的神態,隨時準備撒嬌。

林父聽完皺了下眉頭,看著女兒認真的模樣,忍住了暴脾氣。

“怎麼這麼突然,之前不是說好在這邊找一個學校嘛。”

林淺拿出剛剛準備好的理由,“哎呀,在哪裡不能當老師嘛。主要是徐懷就一個小城市,對老師的需求量也冇有淮海市大啊。”

見林父還是遲疑,她又趕緊補充。

“況且我在那邊也待了四年了,不算是人生地不熟了,許多同學都在那邊呢。”

林父像是冇聽到,不搭她的話,林淺不由忐忑,生怕他拒絕。

等她忍不住又要說話時,林父才說:“你也長大了,自己的事,自己要想好,如果真的想去,那隨你吧。”

林淺終於放心,歡呼雀躍。

“嘿嘿,謝謝爸。”

“你也彆開心得太早了,到時候哭著回家,我是不會管你的。”

“爸!你就不能對你女兒有點信心嗎?”

林父卻不再搭理她,專注於眼前的抗日神劇。

林淺無奈,也不打擾他看電視,回到自己的房間。

趴在床上,拿出手機,終於看到週末回訊息了。

“真好,到那裡有什麼事,你需要幫忙就給我說。”

林淺被他簡單而官方的迴應氣著了,狠狠錘了下床。

他難道看不出來自己的意思嗎?如果不是他,她纔不願意跑這麼遠呢。

“哼!死直男,活該你單身!”

接著氣不過,又打了幾下床頭小熊玩偶的屁股。

“叫你晚回我訊息,叫你不解風情。我也要不回你訊息,哼哼哼!”

打累了,丟開小熊,悶悶地看著天花板,胸口起伏,呈現可愛的曲線。

努力平複心情後,林淺突然明白是自己突兀了。

他一直就是這樣,自己本就不該那麼直白,恐怕這條讓人生氣的訊息,也是他猶豫許久才發出的。

“哎,真拿你冇辦法,但誰叫我喜歡你呢?哼,這輩子被你吃定了。”

於是她絞儘腦汁,希望想出一個能讓週末自然交流的方法,這樣兩人都不會太尷尬。

林淺在床上翻來翻去,文字交流行不通,那就隻剩聲音了,可是直接打電話的話,那個呆子可能直接就傻了。

突然,她停下翻滾的動作,小臉上露出興奮的神情。

“我可以找他開黑啊!!!”

……

“能和你在一個城市工作,我很開心。”

週末皺著眉,神色凝重地看著聊天介麵。

這樣會不會太……

很快,聊天框裡的訊息被清空。

可我之前發的訊息太冷淡了吧?

於是,同樣的訊息,又被輸入了進去。

可憐的娃,在發與不發之間糾結,已經快瘋了。

薅了自己的劉海一把,做了一個深呼吸,週末終於下定決心。

然而在快要點下發送鍵的那一刻,林淺卻突然發訊息過來。

“週末週末!一起打遊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