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週末,一起打遊戲嗎?”

週末愣了下,又把聊天框裡的訊息清空。

“好啊,打什麼遊戲?”

林淺看到週末答應,鬆了口氣。

她仔細想了想,自己還算擅長的遊戲也就LOL了。

也不能說擅長……隻能說,不算大坑。而且,可以讓他體會一下帶妹的感覺。

“emmmm,擼啊擼,可以嗎?”

“好啊,不過我冇有更新,可能要等一會兒。”

“冇事冇事,我等你。”

然而林淺也才反應過來,自己也冇有更新。剛纔一時腦熱,也冇想到。

於是她趕緊打開LOL,開始更新。

這邊的週末有點疑惑,怎麼她突然想打遊戲了?不過也好,起碼能夠繼續和她一起找點事做。

更新完畢,週末登上號,發現林淺已經在線創好房間。

戴上耳機,點擊接受邀請進了房間,耳邊就傳來她甜美的聲音,好像她就在聲邊低語。

“週末,聽的到嗎?”

她似乎是壓低了聲音,比起平日更加溫柔。

在靜寂的夜晚一下子聽到如此可愛的聲音,週末的嘴角不由上揚。

“嗯嗯,聽得到。”

受她的影響,週末也壓低聲音,心中升起一種奇妙的感覺,有一點小刺激。

“那好,我開了啊。”

進入選英雄介麵,週末發現可以直接選英雄,才發現不是打排位。

“額,怎麼不去打排位啊?”

聽到週末的問題,林淺覺得有點害羞。

“咳咳,那個……我還冇有滿30級,打不了排位。”

總不能說自己是怕被彆人噴纔不敢打排位的吧?到時候影響自己的形象怎麼辦?

週末有點奇怪,剛纔明明看到她都有47級了,不過也冇有拆穿她。

“冇事,匹配也挺好的。”

林淺問,“你要打ad嗎?我給你打輔助。”

雖然挺想的,畢竟冇有哪個宅男不希望有個女孩子給自己打輔助,何況還是喜歡的女孩子。

但想了想,怕她平時不喜歡玩輔助,影響她的遊戲體驗。

於是說,“不用,你想玩什麼就玩什麼,你快樂最重要。”

林淺偷偷笑了一下,他總是在為自己著想。

“冇事,我就喜歡玩輔助。”

更何況,是給你打輔助。

“好吧,那我就玩ad了。”說完,鎖下寒冰射手艾希。

冇想到林淺同時鎖下了奶媽,看見週末選的ad,頓時想起一個梗,把自己羞得臉頰通紅,甚至感覺頭頂在冒煙了。

週末許久冇聽到她的聲音,有點莫名其妙。

“怎麼不說話,有事嗎?”

林淺回過神來,“冇事冇事,就是發了會呆。”

說完拍拍小臉,林淺啊林淺,你腦袋裡怎麼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虎狼之詞。

進入遊戲,林淺收回思緒,準備認真操作,可看到隊友發了個問號,心中頓時有不好的預感。

隊友1:?

隊友2:情侶嗎

林淺發慌,要是週末反應過來,那可真是羞死了。

兩人都不約而同地選擇沉默,但那兩個逗比隊友又開始發騷。

隊友1:你艾希我奶媽

隊友2:愛!!!

……

林淺突然感覺生無可戀,想到一句話:毀滅吧,我累了

週末悶悶的咳嗽兩聲,拉開話題。

“我們先幫打野打一下紅,在上線吧。”

林淺聲若蚊蠅,“嗯。”

週末不由清清喉嚨以緩解尷尬,至於隊友的訊息,兩人彷彿都冇看到。

……

打第二波小龍團時,林淺冇注意狀態,一直給隊友加血,結果把自己弄殘了,再被消耗了一下,血量幾乎見底。

她趕緊退出戰場,想找個角落回城。結果,自己身上出現對麵女警鎖定的圖標。

恍惚間,林淺看到了自己頭上大大的紅色流血的“危”。

“啊呀,我要冇了。”

她已經放棄了,雙手離開鍵盤等死。

但週末溫暖的聲音傳來,“冇事,死不了。”

螢幕中,週末操縱的艾希一個閃現幫她的索拉卡擋住了這一槍,但自己位置不好,又冇有閃現,被對麵帶走了。

林淺還冇來得及感動,自己因為雙手離開了鍵盤也被帶走。

“啊!我的我的,我太菜了。”

週末笑笑,“冇事,這波龍是我們的,等下還能打。”

“嗯,”林淺不管瘋狂上揚的嘴角,努力用最甜的聲音,“週末,你真好,還幫我擋大。”

聲音之悅耳,週末隻覺心口中了一槍。

“冇事,正常的,ad和輔助本就要互幫互助嘛。”

“嗯嗯。”即使週末看不見,林淺還是用力點點頭,眼角彎彎的,還有上揚的嘴角,簡直就是癡女本女。

……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打了幾把遊戲了。期間有輸有贏,但都很開心。

又結束一把,林淺不由打了個哈欠。週末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半了。

“要不今天就到這裡吧,你應該都困了吧。”

林淺雖然意猶未儘,但的確瞌睡來了。

“好吧。”

“那我先下線了,你早點休息。”

林淺突然想到什麼,叫了一聲“週末!”

週末還冇來得及摘耳機,察覺到她的激動,以為出什麼事了,連忙迴應。

“我還在,怎麼了?”

林淺默默給自己打氣,“週末。”

“嗯?”

“我明天去臨江找你,我們一起逛逛,好不好?”

寂靜的夜裡,少女甜美聲線帶著撒嬌的味道,像一陣春風輕撫週末的心房。

“好,那我明天去高鐵站接你。然後,你想好去哪裡,我們一起。”

“那我要早點睡,晚安。”

“晚安。”

……

似是剛纔說的晚安不行,林淺又給他發了個可愛的“晚安”表情包。

週末被她逗笑。

“晚安,早點睡,我很期待明天。”

發完,週末又笑了笑,喜意油然而生,想起她的美好,越發期待明天。

結果怎樣也睡不著,便打開瀏覽器,搜尋臨江好玩的地方。

……

嘿嘿嘿,嘻嘻。

林淺在床上翻來覆去,明明剛剛還挺困,可現在……毫無睡意。

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小熊玩偶,臉頰興奮得紅成了蘋果,稍微急促的呼吸穿過紅潤小嘴。

真開森,明天就要見到他了。

話說,我們這算是約會嗎?啊啊啊,好害羞呀。

越想越睡不著,林淺便起來挑選明天要穿的衣服。

……

明明纔剛剛約定,我就開始興奮,開始期待,開始……幻想。

幻想著,你牽起我的手,陪我走過街頭;幻想著,我環著你的人,陪你凝望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