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彆張老師,週末和林淺迫不及待地逛著承載著他們青春的校園。

……

校園環境還是老樣子,冇加新的建築,舊的建築也看不出來變化。

所謂物是人非,不過如此。幸好,有些人還陪在身邊。

週末靜靜地看著身邊的女孩,曾幾何時,他們也在同樣的地方,做過同樣的事。

就這樣,並肩而行……

“都過去四年了,還冇有發生什麼改變,我是該誇它戀舊呢,還是同情它窮呢?”週末吐槽病犯了。

林淺拍了一下他,“哈哈,好歹是曾經的母校,你嘴巴不要這麼毒啦。”

她親昵的動作,讓週末一愣,心中和她的距離感好像被拉近了。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教學樓。

他們兩人的班級就在二樓,在樓下也可以清楚地看見。

門還是曾經的門,門牌也是曾經的門牌。隻是坐在裡麵的人,換了一茬又一茬。

林淺抬頭,一邊回憶著曾經,一邊尋找記憶的痕跡。

週末冇有看曾經的教室,對他來說,青春大半印象深刻的記憶,都與眼前的女孩有關。

現在,心中人就在身邊,又何必去分心看路上景呢?週末看著陷入沉思的林淺,冇有打擾她。

許久,林淺纔回過神來。

感受到身邊溫柔的視線,林淺小臉上露出可愛的笑容。

“你看我乾什麼什麼呢?不是來看校園的嗎?”

“咳咳。”週末隻能用咳嗽加摸頭連招來緩解尷尬。

林淺被他傻裡傻氣的動作逗笑,隨後拉著他的衣袖,搖了搖。

“你猜猜我剛纔在想什麼。”然後,用期待的眼神看著他。

週末冇能馬上回答,他的注意力全在女孩拉住自己衣袖的柔荑。

那隻手美麗得少見.秀窄修長,卻又豐潤白暫,指甲放著青光,柔和而帶珠澤。週末覺得自己有點善變,短短一瞬間就成為了手控。

見他發呆,林淺有點鬱悶,小嘴一嘟,搖衣袖的力道不由加大。

“呆子,回答我剛纔的問題!”

“額,我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啊?”

林淺深呼吸,總感覺更加鬱悶了,還有一點小委屈。

“你連想都冇有想一下!週末!你氣死我啦!”

說完,少女閉上了眼睛,胸前微微起伏。整個人彷彿在說,快哄我。

可她冇發現,自己始終冇有放下那隻拉住他衣袖的手。或者說,就算髮現了,她也不會放手。

週末有點懵,人生第一次麵對這種情況,他頓感手足無措。

他絞儘腦汁,想從自己的知識儲備中找到解決的辦法。然而……突然發現以前的狗糧文白看了。

於是週末選擇從心。

努力著將顫抖的右手放在她的發頂,輕輕地蹭蹭。

“我冇有敷衍你。因為,我也很想知道你在想什麼。”

語氣和語速都不太正常,畢竟,心裡的小鹿都撞死了啊!

然而現場不止死了一隻鹿,林淺發現,明明是逗呆子,結果這個呆子有點會撩,成功把自己給玩壞了。

我有兩雙眼睛,閉上的眼睛是自己的,不敢睜開的眼睛也是自己的。

林淺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呼吸係統也處在崩潰的邊緣。

為瞭解救自己,她選擇不再假裝生氣,連忙睜開眼睛。

“哈哈哈,你不會真以為我生氣了吧,我逗你玩的。”

然而效果不佳,呆子的絕殺讓曖昧的氛圍難以消除,兩人選擇沉默一分鐘,用來平複心情,恢複心跳,保證正常交流的進行。

……

終究是主動出擊,做了心裡建設,週末率先恢複正常。

“林淺,你剛剛在想什麼呢,和我說說唄。”

林淺頓了一下,“我現在也想知道我剛纔在想什麼了。”

“嗯?”

“字麵意思,我忘了……”

兩人再次對視,均選擇忽略這個話題。

“那……走吧,我們去其他地方逛逛。”

“嗯……”

等逛完校園,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已經到午餐時間。兩人商量一下,決定結束校園遊。

找到張老師打了個招呼,週末和林淺離開了臨江一中。

週末想起一個地方,對林淺說,“要不我們去李家餐館那裡炒菜吃?”

林淺有點記不清楚,“哪裡啊?”

“就以前我給你帶飯的那家店,我記得你挺喜歡吃他家紅燒肉。”

林淺點頭,“好啊好啊,我好久都冇吃過像他家一樣好吃的紅燒肉了”

見她同意,週末便走在前麵帶路。

畢竟主要客源是學生,所以餐館的位置並冇有多遠。兩人才走了幾分鐘,就到了餐館門口。

現在已經過了午飯高峰期,餐館裡冇幾個人。

週末仔細往裡瞅了瞅,發現老闆已經換人了。隻能無奈地看著林淺,“老闆換人了,還在這家吃嗎?”

“吃吧,我不想再走路了。”

“那就在這裡吃吧。”

兩人走進餐館,老闆見不是學生,便從收銀台翻出一張菜單遞給他們。

週末隨意掃了一下,發現比當初貴多了,不知是漲價了,還是因為不是學生價。他點了一個紅燒肉,然後將菜單推給林淺。

“看一下,你還想吃什麼?”

林淺在桌麵鋪了幾張紙,已經趴下了。“你隨便點吧,我累得冇有力氣了,嗚~”

週末無言以對,明明逛的時候很精神,怎麼一坐下就廢了……果然,女人隻有逛的時候纔不會覺得累。

隻能自己再點了一個菜加上一個湯。

週末看到店裡買的有飲料,於是問林淺,“你要喝什麼,我給你拿。”

林淺艱難地抬頭,卻看都不看一下,無精打采地說,“隨便吧。”

週末起身,給自己拿了一瓶快樂水,給她挑了一瓶海之言。

回來時,看見林淺眼睛都閉上了。

“怎麼了,有這麼累嗎?”

“嗯~,昨晚冇睡好,感覺頭昏昏的。”也許是不清醒,少女的聲線嬌嬌的。

“那吃完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林淺搖搖頭,“纔不要,我想和你多待一會兒。”

麵前的人冇有回話,林淺才發現自己說了多羞人的話。

內心的小人瞬間抓狂,啊啊啊,這張嘴,害人不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