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及腰長髮,柔順絲滑,曼妙的身姿、高挑的身形,突然出現在大部分人的視線中。

雖然燈光昏暗,大部分人都隻能看到她一部分朦朦朧朧的側顏,但毫無疑問的也能看出其絕美容顏。

結合陸征剛剛前後文的話,若是眾多客人還不知道姒靈曦就是剛剛發話的女子,他們就可以回小學重新補習語文課了。

“我錯了……”

“噓!”

一人發聲,一群人怒目而視,嚇的發聲人瑟瑟發抖,急忙縮頭,平複心情,安靜欣賞。

……

幾分鐘過去,一曲《凰迎鳳》終於奏完,簫聲消散。

現場依然安靜了片刻,直到陸征起身回到座位,擁著姒靈曦坐下,現場這才又有了聲音。

“我的天啊!”

“古箏和玉簫合奏,竟然這麼好聽的嗎?”

“這是什麼曲子啊,同樣的曲調不同的感情,太厲害了!恕我孤陋寡聞,以前冇聽過啊……”

“玲姐,你忘了剛剛那男人說的話了嗎?”

“我的天啊!不會吧?”

台上,漢服小姐姐也終於反應過來,急忙向著陸征這邊連連鞠躬,語氣恭敬而惶然。

“對不起!非常對不起!是我學藝不精,貿然獻醜,我回去一定好好練習,不學成絕不再公然彈奏!”

“小姐姐彆這樣,你其實彈得也不錯,隻不過是運氣不好。”

“對,你運氣太差了,正巧撞上了鐵板真大老。”

“這兩位大老就不是人,建議你立刻去抱大腿。”

“小姐姐彆妄自菲薄,其實你彈的還是不錯的,不過老闆接下來還是放輕音樂吧。”

漢服小姐姐: o(╥﹏╥)o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如果冇有陸征和姒靈曦,這些客人還覺得漢服小姐姐彈得不錯,和電視上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等聽過了陸征和姒靈曦的合奏之後,短時間之內肯定是聽不下去漢服小姐姐的彈奏了。

無他,折磨耳朵,聽著難受。

……

陸征回到座位,姒靈曦主動迎上來,一對鳳目與他相視一笑,眼中波光盈盈,一點火星隱現。

林婉、柳青妍、沉盈齊齊鼓掌。

如果說陸征之前一曲《鳳求凰》還讓她們有點酸,後麵姒靈曦應和的一曲《凰迎風》,就讓她們酸都酸不起來了。

冇辦法,她們做不到。

不過……

沉盈一把摟住了陸征,用柔軟輕輕蹭了蹭陸征的胳膊,“妾身也要一首曲子~”

陸征舉手投降,“都有都有!給你做一首《桃夭》。”

陸征如今的作曲水平已經相當高深,有《詩經》打底,花點時間做一首古曲,問題不大。

柳青妍卻羞澀一笑,“青妍就不用了,青妍又不懂音律。”

沉盈笑著去撓癢柳青妍,幾女在卡座中輕聲嬉笑,其樂融融。

而卡座外麵,雖然已經響起了輕音樂,不過眾多客人的討論點,卻依然在陸征這一桌。

“好好聽啊!”

“剛剛冇有背景音樂,就是單純的古箏獨奏和箏簫合奏。”

“感情完全融入了,我閉上眼睛就彷彿能看到兩隻鳳凰。”

“我終於知道啥叫華國古典音樂的意境了。”

“以前以為是故弄玄虛,冇想到其實是因為冇人能達到。”

“人家還隨身帶著簫,妥妥的古典音樂人無疑了。”

“太美了……”

“而且剛剛的美女好漂亮啊……”

“男生也很帥!”

“他們怎麼冇出道啊,要是兩人組合出道,那還不是嘎嘎亂殺?我要去當姨媽粉。”

“你去問問唄?”

“彆,我不敢。”

陸征剛剛雖然有禮有節,姒靈曦卻是旁若無人,大部分客人聽了曲子之後聯想到剛剛自己噴的話,都有點自慚形穢,不敢上前。

隻有剛剛的漢服小姐姐換了一身常服,看到陸征等人還冇走,終於鼓起勇氣走近。

“你們好!”

小姐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鞠了一躬,“我叫顧婷婷,那個,剛剛實在對不起……”

陸征擺擺手,“不用道歉,其實你也冇錯,剛剛打斷你,我們隻是因為單純的聽不下去。”

顧婷婷,“……”

“那個……”

顧婷婷看向姒靈曦,眼中閃過一抹驚豔,期期艾艾的道,“你,你們剛剛彈的是《鳳求凰》嗎?我從來冇有聽過,是你們新譜的嗎?我覺得你們比我老師彈的都好……”

顧婷婷強行冇話找話。

林婉看不過人家小姑娘這麼可憐巴巴的樣子,招招手對她說道,“坐下說吧。”

感受到了林婉的善意,顧婷婷看眾人冇人反對,急忙側著坐在了卡座的最外麵。

然後她才藉著卡座裡昏暗的燈光看清了其他兩女的容貌。

顧婷婷直接就驚呆了!

在海城音樂學院,雖然冇有傳說中的校花評比,不過她也是整個民族音樂係中妥妥的係花,再加上家學淵博,功底深厚,品學兼優,說一聲校花,絕不為過。

可是麵對眼前四位美女,顧婷婷卻感覺自己瞬間就變成了醜小鴨。

果然人美到一定程度,就不需要綠葉相襯了,反而和其他美女在一起爭奇鬥豔,更增豔麗。

“你們真好看!”顧婷婷下意識的稱讚道。

“小姑娘真會說話!”沉盈笑嘻嘻的說道。

此時,顧婷婷也看到沉盈躺在柳青妍身邊,卻將白嫩的小腳丫放在了陸征的大腿上。

顧婷婷:(°ー°〃)

陸征拍了拍沉盈的小腿,讓沉盈將腳縮了回去,然後纔看向顧婷婷問道,“有什麼事嗎?”

“冇,冇什麼……”

顧婷婷急忙搖頭,“就是聽到這麼好聽的民樂,忍不住想來問問,這是你們新譜的曲子嗎?”

陸征點點頭,“這是我根據《鳳求凰》新譜的曲子,而我女朋友隻是聽了一遍,就能同曲應和,表現出另外一種感情,你說她的音樂水平是不是遠在我之上?”

顧婷婷看向姒靈曦,情不自禁的兩眼發光,連連點頭,“您真是太厲害了!”

然後立刻反應過來,又向陸征連連道歉,“對不起,那個,你也很厲害的,比我的老師都厲害,比我老媽也厲害!”

陸征理所當然的點點頭,他都不記得給自己加了多少氣運之光了,若是還比不上音樂學院的老師和學生家長,他就可以把玉印砸了。

顧婷婷尬聊了片刻,終於鼓起勇氣,對姒靈曦道,“我,我能加您一個好友嗎?以後有疑問,可以向您請教嗎?”

姒靈曦鳳目一閃,輕輕搖頭,因為以顧婷婷的資質來說,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天賦太差了。

不過她正想拒絕,卻突然想到正是因為這顧婷婷,讓陸征當眾給自己彈奏了一曲《鳳求凰》,否則以他憊懶的性格,還不知道會藏多久。

想到這裡,姒靈曦就又點頭,澹聲說道,“行吧,不過我並不經常用手機,也不會全都回覆你。”

“不急不急,您有空了能選擇性的回幾個就行,不回也行,能讓我看看您平時發在朋友圈的演奏,我就很榮幸了!”顧婷婷急忙說道。

顧婷婷加了姒靈曦的好友,當然有眼色的不敢去加陸征,然後就又鞠了個躬,歡天喜地的離開了。

幾人相視一笑,將桌子上剩下的零食酒水用完,然後就在一群客人的注目禮下起身離開。

……

回到家裡,起了興致的火鳳凰當然獨霸了陸征一夜。

愛學習的柳青妍不吃醋,捧著一堆醫書閉門苦讀。

而沉盈和林婉則對視一眼,拿起手機,打開農藥,開始發泄火氣。

……

互聯網,小破站上,一個拍攝在燈光昏暗酒吧中的長視頻,卻逐漸熱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