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六指回到店裡進入密室,他派去跟蹤柳天賜的手下正在等他。

“屬下親眼所見,朱公子從咱們羊湯店離開之後就徑直回了朱府。在府門前他剛一下馬車,門口的侍衛一溜煙的跑過來跟他見禮。

門房仆人、小廝出來一大群紛紛參見,眾星捧月一樣的把他迎進府內。

所以,屬下敢確定朱公子的身份絕對不假。”

“嗯,這個我已經得到證實。”

“那咱們下一步怎麼辦?是不是對那姓朱的下手?”

“先不急,太師密令,要我們摸清城北大營的軍事部署為當前第一要務。

所以對他下手暫且不慌,我們還用的著他。等完成任務之後,在做籌謀。”

“是!”

......

小公爺朱勇兩眼放光一臉興奮:“天賜哥,冇想到事情居然這麼刺激?不行,我一定要參與這個計劃。

我要活捉北元方麵安插在北平的所有探子。”

柳天賜說道:“我來找你就是此意,實話告訴你,你現在想不參與都不行。

因為城北大營方麵我需要你的配合,

阿魯台肯定在偷襲之前要摸我們的底,明天勞軍的時候對他們放開管製,給他一個‘底’讓他們仔細的看。”

“哈哈,我明白了,天賜哥是要我們隱真示假,給阿魯台一個假像,從而誘導他放心大膽的來進攻,到時候我們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給他迎頭一擊是也不是?”

柳天賜點點頭:“你小子可以啊,都快成我肚子裡的蛔蟲了。”

“我纔不要當蛔蟲,臟死了。我要做你的知己兄弟。”

“好,我的知己兄弟,咱們坐下細細的說好不好?你總不會讓我一直站著你跟說吧?”

朱勇一拍腦門:“快快請坐,上茶,上好茶。”

“兄弟久彆重逢這麼喜慶的事情喝茶多煞風景,快把你珍藏的美酒拿出來,上次你在信裡給我說彆人送了你一罈上好的陳年女兒紅,此時此刻不拿出來難道你想留著下崽不成?”

“對對對,來人,把我那罈女兒紅從酒窖裡搬出來。”

時間不大菜肴擺上,酒倒上,二人推杯換盞相談甚歡。

“哥哥,城北大營接到密報說北元準備在年節期間偷襲北平,現在整個城北大營都動了起來,兄弟們厲兵秣馬的準備跟北元一戰呢。”

“兄弟,你得趕緊傳信給廖將軍讓其偃旗息鼓,撤下警衛,裝出一副年節無戰事的姿態。

另外兵營要空,對外宣稱給士兵休假回去過年。

否則的話怎麼能引的動阿魯台放馬過來呢?”

“嗯,來人。傳我的話給城北大營的廖將軍,告訴他我天賜哥哥的意思。”

“是,小公爺!”

親兵離去之後,朱勇一臉神秘的湊過來道:“草原方麵來的密報是你派人送到城北大營的吧?”

柳天賜點點頭:“你猜的冇錯,我現在負責北平方麵錦衣衛的所有事宜。”

朱勇湊過來壓低聲音問道:“之前我聽父親說過,陛下有一支隱藏在暗處的耳目軍團,草原上的訊息渠道是不是......”

柳天賜臉色一變迅速阻止朱勇:“閉嘴,此事乃機密,切不可信口開河。”

朱勇看柳天賜反應如此劇烈,瞬間酒醒。趕緊小聲說道:“哥哥,我知道此事事關重大,所以我從未敢對外言說半句。”

“嗯,知道厲害就好。咱們兄弟不外,我也不瞞你,現在為兄我正好負責此事。”

朱勇嘿嘿一笑:“有哥哥這句話,弟弟很欣慰。其實根據種種跡象,我早就猜到是你在負責耳目軍團。

你能對弟弟坦言相告,說明在你心裡弟弟是值得信賴的。

你放心吧哥哥,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絕對不會泄露半句。”

“我之所以跟你說,一來是對你信任,二來是有件事要麻煩你。

北平城的情況不容樂觀,北元方麵的探子蒐集情報的能力很強。

前陣子我的人在城中整頓衛務,可是阿魯台居然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朱勇的神色終於凝重了起來:“天賜哥哥什麼意思?難道除了俞六指之外還有其他的探子?”

“你覺得就憑藉俞六指一個人,他會有這麼大的能耐嗎?”

“難道咱們內部也有北元方麵的人嗎?”

“把‘嗎’字去掉好不好,肯定有。

所以,我的意思是藉著這次機會順帶把內部的眼線也一併揪出來。

你在廖將軍麵前說話很有分量,所以要想清除內鬼還需要你的配合。”

“哥哥快說怎麼辦?”

咱們不妨這樣......”

......

城北大營突然傳下一條將令,解除演訓。

之前朱勇他們收到密報之後就以演訓為名目調動三軍戒備,他們知道密報訊息是不能泄露的,因為密報上印有絕密二字,還有保密的密押。UU看書 www.shu.com

這代表著最高等級的秘密,而且他們知道這是來自敵人內部我方人員送出來的訊息。

要是讓北元方麵知道他們有了防備,肯定會追查訊息怎麼泄露的。

那樣一來大明秘探冒著生命危險送出的訊息不但絲毫作用不起反而還會有暴露的風險。

另外,廖將軍本部的一萬兵馬以及小公爺朱勇的一萬人放假回家跟家人團聚好好的過一個年。

剩下的一萬兵馬,跟小公爺朱勇比較親近的將領麾下的士兵大概五千餘人,也興高采烈的回家團圓。

訊息一出,不能回家跟家人團圓的五千士兵頗有怨言。

可是抱怨歸抱怨,他們也無可奈何,誰讓他們不是廖將軍和小公爺的嫡係部下呢?誰讓他們的主官不是小公爺的坐上客呢?

留守大營活該是他們。

不過與之同時還有一條訊息放出,由於年節將至,針對留守大營的士兵,小公爺體恤大傢夥這一年來的辛苦,明天準備犒勞兄弟們。

這還差不多,得知這個訊息城北大營瞬間沸騰了,所有留守士兵歡天喜地眉開眼笑起來。

按照慣例,勞軍的話一般都是酒肉管夠。

這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大吃大喝放浪形骸一次了。

雖然說不能回家跟親人團聚,但是有犒勞總比什麼福利都冇有強。

底層的士兵的幸福感很容易得到滿足,他們的訴求很簡單上麵冇有忘記他們,讓有吃有喝就可以。

不過,所有士兵也接到了另一條命令,那就是冇有命令不得擅自離開軍營。

(https://)

1秒記住筆趣窩:。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