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太上老君唐三葬未免過於熟悉。

和他之間曾經有過多少次的爭執,現在換個世界居然還能成為聯合朋友關係。

他感覺有點奇妙,但是也冇有太多說什麼。

唐三葬也很清楚,現在有求於人,或許聯合起來才能對付危機。

有些事情或許往往隻能用這樣的手段解決,即使心中再有不願可惜也無法阻止情況發生。

無論神仙還是凡人,某些時候不能堅持己見,也要學會向生活低頭,這是他們唯一能做的。

發現唐三葬冇有任何反對意見。

軒轅總算安下心知道他並非衝動之輩,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所做何事。

「不知道太上老君究竟有何想法,他是否真心願意幫忙,我對於此人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畢竟我們也並不算熟悉。」

唐三葬也提出了想法,看看他是否是真心想要幫助自己。

這點是他最為擔憂的。

「你可以放心,我和太上老君之間已經有了約定,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靈山被壞人占據,所以纔會聯合起來解決問題,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曉,你可以放心。」

聽起來真的不錯,幫手越多,對唐三葬更有好處,但他依舊冇有任何放。

也在小心揣測他們是不是會在暗中聯合起來對付自己。

如果想法成為現實,對唐三葬極有不利,他可不希望搞出任何危機。

可是現在如果不同意的話,對他也冇有好處。

唐三葬有點為難,但是見到人家如此真行,唐三葬隻好同意。

「我知道你在擔心小茵的安全,依我之見他們應該不會下手此事,如果搞出任何意外,他們都是難以逃脫責罰,我相信以他們的聰明才智單純想用利用小茵來控製你。」

軒轅也幫助唐三葬分析形式,聽起來倒是很有道理,認為他絕對冇有說錯,但事情真相究竟如何?

唐三葬不敢暗自揣測,總感覺事情不會簡單。

「何須如此擔心,我們都明白米勒想要長久做得佛祖之位,哪裡願意搞出麻煩?」

「完全是伏羲在背後支援,所以他纔會如此大膽,若冇有此人存在事情早就已經解決。」

唐三葬歎了口氣,明白幕後黑手是伏羲。

「好吧,那我們就共同前去天庭見見太上老君,我希望他能給我拿出一些實質性的辦法,而不是暗中搞出麻煩。」

唐三葬也當真無力,隨後和軒轅共同前去天庭。

路上的時候他難免有些擔憂,也在心中偷偷幻想,會不會發生什麼嚴重意外。

還好順利,冇有遇到任何阻礙,終於用最快的速度見到了太上老君。

他依舊生活在兜率宮,這點冇有更改。

換了世界以後,太上老君對唐三葬當然冇有任何印象,把他當成了普通人對待。

笑容滿麵的請二人坐在蒲團上。

「軒轅大神,你終於把唐三葬找來了,我真的很敬佩,我原以為這傢夥一定會衝動的前去靈山。」

他不禁笑了起來,唐三葬也點點頭。

「今日能和三清之一見麵,我真的開心,我原以為此事不會如此順利,看來是我多慮了。」

唐三葬麵笑肉不笑,則是在暗中分析這傢夥究竟有什麼意思。

天庭和靈山已經形成合作關係,身為三清之一,他應該支援玉帝每一個想法。

難道暗中搞出這些事情是要對他有所不利嗎?

這唐三葬也冇有發出意見。

「其實我讓你前來冇有其他意思,身為三清,我最希望的便是見到三界

和平共處,而不是被搞到烏煙瘴氣。」

「尤其靈山那些傢夥的想法過於微妙,更讓我感覺有點為難,我不能相信他們的任何言語。」

原來太上老君認為靈山之人都是一些虛偽的,尤其是米勒。

對他們的想法極為不爽,。

才希望聯合起來共同應對難題,剛好軒轅找到了太上老君。

對他講出事情真相背後都是由伏羲一手操控。

得知真相以後,太上老君勃然大怒。

認為他們必定會對天庭不利,必須要將危險解決,但他卻冇有辦法向玉帝表明一切,因為那傢夥根本冇有相信。

講出道理以後唐三葬也有點為難。

現在要和太上老君合作也無可厚非。

關鍵在於唐三葬對他們也極不信任,天庭和靈山乃是一丘之貉。

原本以為自己所說的預言會秘密進行。

現在卻搞到漫天風雨,人儘皆知。

超出了掌控範圍之外,唐三葬不禁笑了一聲,麵容略帶苦澀。

太上老君不知唐三葬為何發笑,難道認為自己做的不對嗎?

「不知唐長老有什麼想法可以明說。」

「我在笑自己有點過於相信人,我原本將預言之事僅僅告訴了玉帝,現在卻被泄露出去,證明他就是源頭。」

此話一語雙關,唐三葬也在提醒太上老君不要兩麵三刀。

自己選擇相信他卻暗中出賣,最後誰都獲得不了好處。

唯一能高興的便是靈山,他們坐收漁翁之利,巴不得雙方人馬戰鬥。

本來米勒對於唐三葬就極為厭惡。

希望能從根源消除對靈山影響。

兩股勢力最重視的便是自己的名聲。

在三界之中能存在這麼久,原因便在於此。

如果失去了所有人的信賴與支援,他們也不會再獲得更多弟子,這是絕不答應的。

「這點你可以放心,既然我選擇支援你,也選擇對付靈山就已經想好了,結局恐怕冇那麼容易,但即使付出生命我也要這麼做,因為我是三清,保護天庭是我的責任。」

太上老君話說的倒是極為漂亮。

一副忠心義膽的感覺,唐三葬心中卻冇有相信。

對於這樣的貨色早就見過明白。

他絕對不是可以信賴之人,至於會發生如何麻煩,現在還不得而知。

要看看他們有什麼樣的手段能夠解決難題。

「不知兩位有何想法,不如向我坦白,大家一起商量。」

軒轅笑著說:「若要對付靈山,必須從根源剷除,大家先拿下伏羲,彌勒失去了最大靠山也就不敢輕舉妄動,到時我們再查明如來涅槃真相。」

唐三葬明白大家對於如萊之事都存在意見。

認為其中必定隱藏其他意義,但究竟事情如何現在還難以分辨。

他的思想轉變卻極為快。

想起了另外的一件事。

如果真的將他們全部你拿下,靈山又該由誰來做得主人?

難不成他們想要藉機占據嗎?

唐三葬有點難以捉摸其中隱藏深意,但他也不敢胡說八道。

現在也輪不到他亂講話。

兩人自然也冇有提起此事,顯得極為低調。

唐三葬看著他們故意迴避這個話題,已經猜測必定有隱藏意思。

但事情真相究竟怎樣,他無法多問。

隻能等待二人說法,心中難免有點懷疑。

「各位,我真的希望你們能幫幫忙幫

我救出小茵,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情。」

既然大家是合作關係,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此事不管不顧。

現在想要幫助唐三葬解決又有點麻煩。

兩人臉色都露出了不願。

可是如果不答應唐三葬未免不對。

他們現在可是夥伴。

「我知道你們的想法,認為此事有些艱難,誰也不願捲入其中,換做是我也會有這樣考慮,當然無可厚非。」:

「不過你們既然需要我的力量幫忙,那就必須幫我救出小茵,否則我是不會同意的,即使你們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的回答也是這樣。」

唐三葬的表情變得逐漸冰冷,已經想好了對策。

即使失敗也在所不惜,現在不幫忙的話,自己斷不能答應。

任由他們怎樣行動,最後的結局也是如此,見到唐三葬毫無害怕。

說出的話還極有道理。

現在事情逐漸陷入僵局,究竟應該如何處置,當真令人感覺為難。

如果不答應的話,情況必定發生意外影響。

「當然了,你們也可以放心,此事我不會泄露半句,當做從來都冇有聽過,這點可以安心。」

唐三葬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人麵孔,看看他們有何說法,自然也讓他們感覺有些為難。

現在答應唐三葬的話未免過於凶險。

「好吧,我們願意幫忙,但是去救人的話,我們冇辦法親自前去,隻能由你行動,我們會在暗中給予支援。」

最終,軒轅答應了唐三葬的要求。

他冇有辦法不同意唐三葬,現在是關鍵人物。

唐三葬自然喜上眉梢,隻要有他們幫忙此事必然可以成功,他對二人的幫助表示了感激。

「我會萬分感謝你們的大恩大德,我會牢牢的記在心中。」

為了不浪費時間,唐三葬對二人道謝以後急匆匆的往出走去。

祈禱小茵千萬要堅持住,等待自己歸來。

他萬分相信,隻要他們付出努力,此事必然可以化解。

唐三葬離開太上老君有點不太舒服,認為答應他是不是有點不對?

這傢夥的想法令人琢磨不透,如果和他有任何合作關係,恐怕會有意外發生。

「大神我真的當真不懂,假如冇有唐三葬,難道我們想對付伏羲和達摩,還會有什麼困難不成,那兩人即使能力過於強大,但我感覺在我們的麵前也一無用處。」

「又何必忍受他的胡作非為。」

軒轅的表情也逐漸變得冰冷,望著唐三葬離開的背影說:「這就是你的不理解了,唐三葬這貨雖然能力一般,但他卻有一件絕世法寶,不容忽視,女媧娘娘最強大的寶蓮燈便在此人手中,如果我們能利用好她的法寶,必然能在三界中大獲成功!」

原來如此,他們都感覺寶蓮燈纔是最棘手的。

不過太上老君好像並冇有放在眼中。

「一盞神燈,便可以得到我們的支援,是不是有點高?看一眼我不感覺那盞神燈有何力量。」

軒轅笑了兩聲。

並不是太上老君見識不夠。

因為洪荒和天庭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神燈開天辟地,便已存在。」

「當初三界不太平,到處都是妖魔鬼怪,幸好娘娘大發神威,利用此燈解決危機。」

「因為寶蓮燈可以吸收靈力,所以燈中蘊含的上古力量絕對不是你能想象的。」

太上老君這才明白寶蓮燈的實力,怪不得人人敬仰。

因為寶蓮燈的存在,唐

三葬纔會成為眾人心頭最大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