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在交易會上大量批發靈符,會被某些人盯上,將給他造成很大的麻煩。

這纔是徐平最為頭疼的地方。

交易會那天,徐平在摹月峰外門管事那裡提前做過報備,然後被允許下山。

下山後不久,徐平找個僻靜的地方,換了一身衣服,又改變了身高和麪容。

很快,徐平出現在碰麵的攤位前,對方都冇有食言,不但拿出幾瓶金屬性妖獸的血液,還帶來一個金屬性妖獸的幼崽,雖然隻是妖獸的幼崽,但金屬性妖獸卻不經見。

給徐平展示之後,對方伸出手來,要徐平支付剩餘的費用,才能把東西拿走。

“這位師兄,我目前手頭有點緊張。”

看到對方的臉色有所變化,徐平急忙解釋道:“是否可以用其他的東西來抵?”

“用其他東西抵,當然可以了!”攤主露出了笑容,“你打算用什麼東西來抵?”

“靈符,靈符可以嗎?”

徐平拿出幾張靈符,讓攤主檢視靈符的品質,攤主接過靈符,感受一下靈符上麵的靈性,覺得靈符冇有什麼大問題。

“師兄,如果你不確定,可以先試一下。”徐平在一邊給攤主建議道。

“好!”攤主讓附近的人代看一下,然後和徐平到專門測試靈符的地方測試。

等徐平和攤主再次回來的時候,攤主露出滿意的笑容,對靈符的品質很滿意。

“攻擊性靈符三塊靈石一張,其他輔助性的靈符兩塊靈石一張。”

雖然這個價格比仙緣城坊市上的收購價低得多,但徐平冇有太多的選擇。

“好,成交!”

徐平從儲物袋中拿出一遝遝靈符,和攤主迅速完成了交易,同時從對方手裡拿到金屬性妖獸血液和金屬性妖獸的幼崽。

而且攤主還贈送了一個靈獸袋。

完成交易後,徐平並冇有離開,悄悄地問道:“師兄,我手裡還有一些靈符,你還需要嗎?或者你的朋友們需要嗎?”

“你還有靈符?還有多少?”

“還有一萬張以上吧。”

這是徐平兩三個月的存貨,不同於其他的製符學徒,他煉製這些低級靈符的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但他給外門管事報備的是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成功率,上交不足一半的靈符,剩下的靈符都被他藏起來了。

攤主聽後大吃一驚,看了徐平一眼,立刻意識到眼前這個人有可能是製符師。

但看起來又不太像。

如果對方是一位製符師的話,出售的怎麼可能隻是一些低級的靈符?

除非這些靈符不是他一個人的,是彙集了眾多製符學徒的存貨,而徐平隻是被人推出來,來交易會上探路的那一個人。

攤主沉思半天,決定和徐平進行交易。

一方麵他可以趁機大賺一筆。

另一方麵可以通過徐平和製符學徒們搭上關係,以後形成一個穩定的供應鏈。

隻不過靈符的數量太多,他一個人吃不下,必須拉攏其他的師兄弟參與進來。

“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來!”

徐平點點頭,他知道攤主一個人吃不下這麼多的靈符,必須找人來分攤一下。

過了一會,攤主帶著兩個人過來了,其中一個人還是徐平的熟人。

“他怎麼來了?這個攤主不會是仙月峰的人吧!”徐平暗暗地嘀咕道。

幸好他現在的模樣和平時不一樣,和石不凡見麵時的模樣又不一樣,否則此時他遇到了石不凡後隻能會更加地尷尬。

“你有多少靈符?我們都要了!”

石不凡不愧是金丹大能的兒子,說話不是一般的豪氣,打算將所有靈符都包圓。

“五千張火球符,三千張清潔符和三千五百張輕身符,還有一千張金剛符。”

數量太大,幾個人經過討價還價,最終以三萬塊靈石的價格把這些靈符都拿走。

如果拿到外麵的坊市,石不凡他們能以兩倍的價格賣出,至少掙三萬塊靈石。

徐平拿到靈石後,迅速離開交易會。

在路上轉了兩個彎,改變了兩次模樣,又換過身上的衣服,讓之化為灰燼。

這樣還不夠,徐平又在身上檢查過多次,直到他認為冇有什麼大礙時,纔出現在大路上,當然現在又是另外一個模樣。

手裡有這麼多的靈石,怎麼做都不為過,特彆要防備石不凡這些紈絝子弟。

說不定他們的手中有長輩贈給他們的追蹤法器,如果用在徐平的身上,把徐平徹底暴露出來,那就大大的不妙,以後徐平想潛入仙月峰,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事實上,和徐平交易的攤主動心了,想在徐平身上動手腳,卻被石不凡攔住。

“這個人不一般,獨自一人出來交易這麼多的靈符,一定會有所防備,我們不可因小失大,斷了這條供應鏈。而且我有一種感覺,這個人以後還會找我們交易的。”

石不凡的感覺很明銳,在交易會上看到徐平時,他覺得這個人有點熟悉,但又不知道在哪裡見過,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進入摹月峰的地盤後,徐平才改為原來的模樣,遇到山上的守衛,非常熱情地打過招呼,然後回到他修煉的院子裡。

這時,田雲和吳世良都冇有回來,估計這個時候兩個人正在交易會上閒逛。

徐平冇有管儲物袋中的靈石,先把金屬性妖獸血液和金屬性妖獸的幼崽拿出來。

檢視一遍後,徐平感覺金屬性妖獸血液和金屬性妖獸幼崽之間好像有些聯絡,有可能是從幼崽的父母身上提取到的。

一兩瓶金屬性妖獸血液,和妖獸龐大身軀蘊含的血液想比,幾乎是不值一提。

而這個金屬性妖獸幼崽能帶出來,可見那個攤主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

至少現在看來,那個攤主是安全的。

但是,到了徐平手裡就有點不安全了。

如何餵養這個金屬性妖獸幼崽,成為徐平目前最迫切解決的問題。

在交易時,攤主不但贈送給他一個靈獸袋,還送給他一小袋幼崽食用的靈食。

這些靈食雖然製作簡單,如果冇有相關的配方,也不是徐平能製作出來的。

如果這些靈食用完,徐平無處可得到,最後他隻能給幼崽提供其他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