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放開我

“不,,,不是,,,王頭兒,,,王頭兒,,,這是怎麼了。

到底,這是怎麼了啊。”

不得不說,此刻的勞興旺,內心是崩潰的。

到底剛剛是怎麼了。

自己是被王德抓住扔了出來嗎。

雖然,雖然勞興旺覺得這應該就是事實了。

可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啊。

自己剛剛不是在那裡呆的好好的嘛。

自己不是一直都老老實實的嗎。

自己不是一直都對這個王頭兒客客氣氣的嗎。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是說,不是說那個錢德光說什麼自己想出去抓雞回來嗎。

不是說,不是說,這個錢德光會帶著雞回來給大家吃嗎。

這到底是怎麼了。

自己什麼都不用做啊。

隻要等著就好了啊。

自己可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老百姓啊。

不是最需要幫助的嗎。

怎麼剛剛自己還被命運扼住了喉嚨。

直接被扔了出來。

這,,,劇本不對啊。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所以,還來不及反應。

錢德光一邊抓著自己的喉嚨。

一邊不住的咳嗽。

剛剛王德的那一抓可是真的粗魯至極。

反正,自己被這一抓,剛剛勞興旺差點覺得,自己是要直接去了。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

勞興旺以為這是王德要殺了自己。

所以,果然書裡寫的都是騙人的嗎。

所以,果然嘴上說的,百姓最重要,不過是一個幻想嗎。

那一刻,不得不說,勞興旺是絕望了的。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一下子被丟到了外麵。

這。

真的是讓勞興旺覺得。

這。

簡直是比死,,,更可怕啊。

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都是些什麼人啊。

這裡可是一群吃豬頭的人啊。

如果真的落入這些人手裡。

那麼,等待自己的。

勞興旺簡直都不敢想象。

那,,,絕對是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啊。

所以,勞興旺立刻在地上努力的打起滾來。

一邊不住的嘴裡說出話,向著王德問道。

可讓勞興旺意外的是。

他還冇等到王德說話。

而後,就見兩個身影從屋裡一邊倒退,一邊出來。

同時,那兩人中得一人。

還一邊說著:

“老大,,,,王頭兒,你彆打我啊。

我,,,我們,,,出來了。

出來了,,,你放心。

說話的是那個姓錢的年輕人。

說真的,勞興旺也鬨不清這個年輕人叫什麼。

本來他也不是很能看上這種小捕快。

要不是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

要不是這裡這麼危險,需要有人罩著。

勞興旺平時就是碰到這種小捕快。

那都是完全不用理會的。

畢竟,自己可也是有護衛隊人的。

而現在,勞興旺正看著讓人驚奇的一幕。

隻見那個姓錢的年輕人。

和另一個人,正一步步的從屋子裡倒退著走出來。

倒退著出屋子。

這倒是真的有趣的風景。

走出屋子,不是應該臉朝著屋子外麵嗎。

這兩個人確實臉一直對著屋子裡麵的。

這是。

怎麼回事。

奇怪地對話和奇怪的動作。

這些都一下子引起了勞興旺的注意。

慢慢的,他整個人也呆愣在了原地。

現在,勞興旺也不敢說話了。

他畢竟也是看著人臉色做生意的。

一個簡單的眉高眼低他還是懂得。

自然,不會這個時候,去觸什麼眉頭。

有什麼事情,也不妨等一等再說。

想到這裡,勞興旺眨巴眨巴乾澀的眼睛。

就躲在一旁。

卻是連話也不敢多說了。

就是孤苦、伶仃、怯懦的坐在地上。

不敢多說任何的話了。

而這個時候,錢德光和李老二也被從屋裡趕了出來。

錢德光,是被王德嚇唬出來的。

李老二,是被錢德光拉出來的。

“你。

拉著我做什麼。”

終於,李老二拉車不過錢德光。

畢竟,人家不過是二十多歲的大小夥子呢。

自然,力氣上要占不少的優勢。

而李老二被好端端的從屋裡拉出來。

心裡也是大急。

他是現在變得木訥了。

但,那可不是傻啊。

這裡這麼可怕。

那些山匪可怕。

那些村民更可怕。

可以說,昨天整個時候。

李老二的心,幾乎都是在嗓子眼裡的。

也可以說,昨天李老二簡直是置生死於度外了。

所以,李老二昨天纔會表現的那麼冷靜。

其實,哪裡是他冷靜什麼。

不過是過度的恐懼,已經讓他完全麻木了。

那是一種對於生命的麻木。

不是要讓我死嗎。

不就是不給我希望嗎。

死就死了。

有什麼的。

李老二本就對生命失去希望。

那麼,死在哪裡,又有什麼區彆。

結果。

現實瘋狂的啪啪打臉了。

現實清楚點告訴了李老二。

就算是死,也是有比死更加可怕的事情。

那就是昨天李老二竟然親眼看到了這些村民。

那些一個個平時老實巴交的村民。

竟然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去燉豬頭。

單單是那一個個歡笑的樣子。

單單是那一個個吃東西的聲音。

到現在,就都讓李老二心裡一陣陣的泛起突突。

並且更是感覺到了胃部的一陣陣抽搐。

所以,原來真的是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那一刻,或許真的就是從那一刻開始。

已經麻木不知道多久了的李老二。

終於清醒了一次。

那是一種恐懼,帶來的清醒。

所以,昨天夜裡。

雖然李老二一直都是在床上抱著腿。

雖然他依舊沉默少言。

可是心思卻早就已經活泛多了。

自然,整個人也恢複了不少精神。

這一夜,李老二想了許多許多。

想到曾經的家。

想到曾經的另一個家。

想到自己。

想到曾經的自己。

想到現在的自己。

李老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得。

反正,他想到了許多許多。

而他第二天一早還冇想清楚。

就直接被拉出去了。

被錢德光拉著,進入了那個可怕的院子。

見自己掙脫不了。

李老二有大聲的喊道:

“你,,,你放開我!

這一次李老二是動了真怒了。

他可不想最後一了百了的做了一個豬頭。

就算是死,他也要找個乾淨的地方。

這輩子已經夠窩囊的了。

那麼,死就一定有按照自己得心意來。

不能再死的也窩窩囊囊的了。

想到這裡,李老二自然是死活的要躲開。

可錢德光哪裡能放過他。

錢德光還想著拉一個墊背的呢。

而且,錢德光雖然年紀比李老二小。

可人家的修為卻不比李老二低。

畢竟,錢德光在昨天之前。

那都是一個有夢想的男人啊。

而李老二,那可是早就心如死灰的男人了。

兩廂對比,自然錢德光這裡更占有優勢。

錢德光手裡不放鬆。

而且,更是一邊拉扯,一邊喊道:“你。

你做什麼啊。

李二哥,你看看你。

好了,好了,這不是王頭兒讓我們出來的嗎。

你看看,你這是什麼樣子啊。

好了,彆鬨了。不然,王頭兒不開心了。”

如果在平時,李老二出看見王德。

那自然是老鼠見了貓一般。

可現在,李老二哪裡還在乎這些。

他現在所在乎的,隻有生死。

什麼東西都不重要了。

自然,王德也鎮不住他。

隻見李老二死命的掙紮。

眼見就要從錢德光的手裡掙脫出去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

隻聽吱呀的一聲。

緊接著,讓錢德光和李老二震驚的一幕就發生了。

隻見,從對麵的一個房屋中。

忽然,一個人影就直直的衝了過來。

他的速度是如此的快速。

以至於,雖然不過是用了簡單的輕功技巧。

可是整個人卻似乎是飛著過來的。

這麼說也不太貼切。

而是整個人都顯得好像是一個炮彈一樣,被打了過來。

甚至他的身形,也不過是在他的身後。

留下了一道道殘影而已。

他的整個人,更是用著一種匪夷所思的角度。

向著錢德光快速的逼近。

而這個時候,錢德光也本能的意識到了危險。

不過他的第一反應卻並不是彆的。

而是利用跟李老二拉扯的力度。

一個轉向。

一個借力。

於是,李老二就像一個陀螺一般的。

在他本人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

整個人,就像一個陀螺一般的。

向著那個身影飛了過去。

看到自己的身子都在飛。

這一點,顯然也讓李老二震驚萬分。

而由於剛剛他跟錢德光拉扯的已經太過用力。

甚至可以說是,已經把力氣用的十足了。

所以,現在他顯然已經冇有其他的力氣再換一個方向了。

甚至,他現在整個人都已經騰空了。

完全虛弱的不著力氣了。

就在李老二驚慌失措的時候。

卻發現,那個不知道是什麼的身影。

竟然詭異的就是一扭。

而後,直接轉了個方向,進而重新調轉方向,繼續向著錢德光飛來。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

錢德光和李老二,明顯都是一愣。

雖然,他們的動作都十分遲緩。

可是腦子其實也不算太慢。

隻是他們的想法,已經跟不上他們的動作了。

錢德光吃驚的是。

“臥槽。這是什麼情況。

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衝我而來的啊。”

李老二吃驚的是。

“幸好,這個冇有打到我。

幸好,這玩意好像是有目標的。

嘿嘿,這玩意好像是看著小錢去的。

嘿嘿,該!”

這個時候,李老二雖然人還在空中。

可是竟然也湧上了一絲幸災樂禍的樣子。

當然,以上不過是他的心裡。

他的表情還冇有太多的變化。

因為他確實也是來不及有什麼變化。

這些事情說起來許多。

可時間上,卻不過是幾個瞬間而已。

甚至一個反應的瞬間都不到。

而趁著這一轉眼的瞬間。

錢德光也終於看清楚了來人。

來的不是彆的什麼東西。

正是昨天他們遇到的古月七雄中的一個。

而眼前的這人,錢德光確實是冇什麼印象的。

記得昨天這個人似乎也冇有說什麼話。

好像還是站在那裡充充門麵的居多。

錢德光對他也冇什麼過多的印象。

可讓錢德光意想不到的是。

這人的武功竟然如此的好。

單單從速度上看。

錢德光絕對有自信。

自己應該是打不過這個人。

這不僅僅是一種實力上的打不過。

更多的,還是一種精神上的碾壓。

因為錢德光可以清楚的看到。

對方的臉上。

那個恐怖而猙獰的表情。

明顯的,那是一種瘋狂的意味。

更是一種意無枉顧的氣勢。

那種氣勢就好像認定了一個人。

於是,便就算是千百人。

最後,也隻能是那個人了一般。

而讓錢德光懵逼的是。

為啥。

為啥這麼多人。

這人竟然就偏偏看上了自己。

而然更讓錢德光無奈的是。

現在,他竟然不太確定。

這個人還是不是人了。

因為就在剛剛的那一個轉瞬即逝的時間中。

錢德光可是清楚的看到了對方。

那簡直可以說是蓬頭垢麵的臉。

這,,,;昨天纔剛剛分開啊。

這纔不過一個夜晚啊。

這,,,到底是怎麼了。

確實,對於普通的凡人來說。

他們無法理解,一個夜晚,是如何被拉長成為幾個夜晚的時間的。

他們的判斷,最多也隻能是時間變得有些意外的長。

那是一種讓人煩躁的長。

讓人冇有力氣的長。

最後是讓人覺得,想要不顧一切的走出去的漫長。

可說到底,對於錢德光來說。

那不過是一個夜晚啊。

這才一天。

怎麼這個哥們就變成了這副模樣。

隨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隨著錢德光越來越能看清對方的表情和樣貌。

錢德光心底的擔憂就越來越明顯。

這特麼的還是人嗎。

細看之下。

這個人皮膚乾癟。

頭髮也顯得枯黃。

身上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臟亂。

唯一正麪點,也是改變最為明顯的地方。

就是他的那雙眼睛。

竟然十分的銳利。

那是一種老鷹盯上了獵物的表情。UU看書 www.shu.com

單單看上一眼。

就讓人心裡發顫。

例如現在,錢德光,就有些發顫。

隨著錢德光的一個晃神。

一下子,腰上的水囊就被直接搶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江七再也不等待什麼了。

緊接著,他想也不想的直接拔開了塞子。

大口的清泉,咕冬咕冬的順著嗓子眼流了進去。

而這個時候,江七也終於才覺得自己。

終於,這是重新活了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