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集市在本次開放第七天的最後一個時辰,關真人向整個空間內的所有人公告了集市即將關閉的通知。

所有客人都必須在一個時辰內離開修真集市。若有任何人利用任何不合規的方式滯留在此,那麼任何後果都必須自己承擔。

通知就是這麼說的,暫時也冇有人膽敢犯規。即使有剛剛知道這個集市的新人拖拖拉拉滿口抱怨,也會有好心的老資格勸他不要犯蠢。從前也不是冇有人企圖鑽空子,滯留在集市內,想借空間中的靈氣來修煉,還躲在了某家店鋪的倉庫裡,結果集市關閉後,他被人發現,就連性命都冇保住。監市真人的劍可不會跟你客氣。

除非你有辦法說服集市中任何一家店鋪的老闆,同意留下你做個小夥計,否則集市關閉的時候,你就得老老實實走人。

李儷君已經完成過兩波修煉,感覺體內靈力充沛,精神也很好,二紅的狀態也頗佳。兩人便一塊兒做了點喬裝,換下原本身上的衣裳,改穿不同顏色的男裝,甚至還換上了增高鞋,梳了男子的髮髻,戴上男子的襆頭。李儷君還給二紅貼了兩片小鬍子。隻要不是湊近了細看,她們以如今的形象出現在修真集市的人麵前,多半是不會有人認出她們來的。

李儷君本來就想趁著集市最後關閉前,離開的人最多的時候,瞅個空子,擠進前後兩波人之間混出去。前一波的人進了正殿,後一波的人還冇出來,這個時候就不會有人看到她從哪裡鑽出來。反正這時候走的人多,就算有歹人又想截道,也會衝著那些看起來更富裕的人去。她與二紅扮得如此低調,應該是不會被當成目標的。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快。

就在李儷君預備返回地麵時,她心頭忽生警兆,似乎危險即將再度來臨。

她頓時感到驚疑不定,心想自己和二紅在土裡苟了這麼久,難道還有人會察覺到她們在這兒,準備對她們不利麼?如果真是這麼有本事的人,那又何必讓她苟這麼久?趕緊把她們揪出來乾掉不行嗎?

李儷君皺著眉頭犯愁的時候,二紅一直在盯著手鏡的畫麵,發現後院裡幾乎不停歇地冒出新的人來,又匆匆離去,前麵的人還冇消失,後頭便有新人冒出。這個架勢,她與小娘子如何能鑽空子?

二紅跟李儷君說了,李儷君瞧了瞧手鏡,有點懷疑心頭的警兆指的是她們出去會被人輕易發現。

可她們打消念頭後,心頭的警兆卻越來越明顯,這就不對勁了。

難不成她們繼續苟在後院的土地裡,也有可能會遇到危險嗎?莫非是有新的高人前來?來個修為比關真人高的,說不定就有可能會發現她與二紅藏身於此,看來她們還是要儘快離開才行。

李儷君一咬牙,決定要換一種方式離開。

如果她鑽出地麵,會遇到危險,那不鑽呢?她直接從地底下離開行不行?

李儷君通過高空中的無人機,確定了一下自己的方位,選擇了正東方向,開始用法術挖土。

她打算打通一條通往老廟圍牆外的地道,直接出現在附近的原野上。隻要她不是從後院的地麵下鑽出來,應該不會被修真集市裡的監市真人發現吧?築基修士的神識也就是幾十米而已,她索性挖出一條百米地道好了。反正她如今土係法術用得很溜,用不了一個時辰,就能挖完了,正好能趕在集市徹底關閉前遠離。

李儷君埋頭挖土,偶爾還會讓二紅趁機練習一下法術。雖說二紅冇有土靈根,但金靈根可以禦使利器挖掘,木靈根可以操縱藤蔓助力,哪怕二紅靈力有限,多練習幾回,也會漸漸熟練起來的。等靈力耗儘,她還可以坐到一旁打坐調息,閒時就用手鏡觀察老廟後院的動靜,看修真集市的人幾時走光。

李儷君挖地道挖得挺順利,冇挖到什麼不該挖的東西,也冇有發出明顯的聲響,甚至冇有挖穿過地下水層。

這一點很讓人驚訝。她知道老廟邊上就是澇水,而且後院還有水井,並不算很深。按理說,她挖到地麵五尺以下,很有可能會遇到地下水的。可她似乎有一種奇怪的直覺,每每感到土層下某個方位挖下去就會遇到不好的事,她就立刻改變位置方向,因此一路都挖得很順。地道內部空間寬敞,土壁光滑平整不滲水,二紅略彎一彎腰就能通過,她站直了身體,頭上還有多餘的空間。

李儷君挖完一段,就會把之前的地道給重新用土填回去,有一個儲物小瓷瓶做中轉,她根本不需要為挖出來的泥土要如何處理而煩惱,也不用擔心身後會有人察覺到地底下曾經有過一條地道。

到了這個時候,她也不再認為自己那“直覺”是正常的了。她以前可冇那麼厲害,彷彿有預知似的。她從前隻有在即將遇到危險時,纔會隱隱有所感覺罷了,絕對冇有今天這麼頻繁和具體。就連回填泥土的時候,她都知道該如何回填纔會不露破綻。

考慮到她剛纔藏身的是後土廟的地界,後土娘娘又屢次給了她迴應,她覺得,這一定是娘娘在保佑她,提醒她避開一切危險與錯誤。

這麼一想,李儷君心裡越發有底氣了,也更相信自己的“直覺”。畢竟,那是後土娘娘給予她的提示呀!

她就這麼與二紅埋頭挖土,等係統提醒她集市關閉時間到了,她才坐下來一邊休息,一邊把手鏡拿出來觀察後土廟後院的情形。

無人機已經跟著她離開了原本的位置,根據她與無人機之間的距離與角度測量,她現在大約在老廟西南方向約八十米左右的位置。再往前挖一段路,估計她和二紅就能從地裡鑽出來了。

這麼想著,她留意到修真集市裡的客人都離開之後,不知何故,後院裡又忽然出現了好多人,其中頗有幾個眼熟的。

二紅湊過來看了兩眼:“咦?這些人不是集市裡各家店鋪的老闆與夥計麼?”

二紅去過的店鋪,李儷君全都去過,自然也認出來了,那些她看著臉生的,可能是她上門時冇跟她打過照麵的夥計或是冇出現在店麵裡的老闆、店員、工匠等等。他們麵上都帶著幾分茫然與不忿,似乎遇到了什麼想不通的事,互相議論紛紛。

透過小紙鶴,李儷君聽到了幾句老闆與店員們的議論,似乎是關閉集市後忽然收到了關真人的通知,叫他們這些開店的人也一併離開,不能再繼續留在集市空間裡了。這是從前冇有過的事,他們想不明白。雖說這修真集市是真仙觀搞出來的,可他們買了店鋪與房屋,是花了錢的!真仙觀怎麼能將他們從自己的房產裡趕出來呢?!

不一會兒,拍賣行負責人與豪華客棧的老闆也出來了,後頭還跟著玄應道人。前者陰沉著臉:“打聽過了,真仙觀有一位真人要借地方突破,我們所有人都需要迴避些時日。人馬上就要到了,大家都散了吧。”

眾人頓時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