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衣老者說到這裡,略停了片刻,這才接著說道:“秦始皇聞言大喜,正要挑選方士前往仙山拜見仙人,討取仙藥,可是轉念一想,神情大變,厲聲說道,既然你知道海上有仙山,為何此前不將此事稟報寡人?!

“這句話問得甚是淩厲,不過徐福與幾名方士事先已經想到了秦始皇會有此一問,早已有了應對之策,是以那名方士不慌不忙地說道,啟稟陛下,學生原本並不知曉此事。近日幾個欺瞞陛下的奸賊獲罪被殺,學生等人收拾他的行李之時,發現其中一個奸賊藏了一部用蝌蚪文寫成的仙書,上麵明明白白記載了此事。想來這個奸賊打算背棄陛下,自己偷偷前往仙山討取仙藥,好在陛下洞悉了他的奸謀,下令將這個奸賊斬殺,這纔沒有讓他得逞!”

厲秋風心中暗想,所謂蝌蚪文雲雲,江湖之中傳說甚廣,據說有的江湖幫派擔心武功秘笈落入仇家手中,便將本門世代相傳的武功均以蝌蚪文書寫。還有人說少林寺和武當山真武觀等寺院道觀之中藏有用蝌蚪文書寫的昇仙秘笈,隻是年深日久,已經冇有人識得蝌蚪文,世人因此無法成仙。我在蜀中之時,也曾與師父談過此事,師父頗為不屑,以為世間壓根冇有什麼蝌蚪文,無非是一些江湖術士和騙子用來矇騙世人的鬼畫符罷了。這個老傢夥所說的這段往事,真假無從辨識,至於到底有冇有蝌蚪文,隻怕他自己也不知道。

厲秋風思忖之際,隻聽灰衣老者接著說道:“這個方士所說的鬼話,其實都是徐福與幾個方士商議好的。之所以要提到仙書是用蝌蚪文寫成,那是因為朝廷上下大小官員無人識得蝌蚪文,徐福偽造了一卷假仙書,裡麵儘是一些烏七八糟的鬼畫符,到底是什麼意思,徐福等人可以隨意編造,即便朝廷重臣之中有人對徐福不滿,看了這些所謂的蝌蚪文,卻也找不出什麼把柄。至於將此事推到一個被秦始皇殺掉的方士身上,那是死無對證,即便出了什麼破綻,秦始皇也怪罪不到徐福等人的頭上。

“果不其然,秦始皇聽了方士的辯解之後,心中不再懷疑,催促徐福等人趕緊出海尋找仙山,將仙藥討回來,自己服用之後才能長生不老,壽與天齊。隻是徐福自稱自己煉丹到了緊要關頭,無法脫身,還是由另外幾名方士出海尋仙為好。秦始皇不疑有他,命人為方士準備出海所用物事,又撥了一千精兵,由一名親信將領率領,護送幾名方士出海尋找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

灰衣老者說到這裡,看了厲秋風一眼,口中說道:“徐福一心想要逃離都城,秦始皇要他出海尋找仙山,按理說正中他的下懷,可是他卻藉口為秦始皇煉製金丹到了緊要關頭,將這個逃生的大好機會讓給了其他幾位方士,豈不怪哉?閣下心思縝密,聰明過人,想來能夠猜到其中的緣由罷?”

厲秋風搖了搖頭,麵露愧色,尷尬一笑,口中說道:“說來慚愧,我猜不出徐福為何不與其他方士一起出海,還請老丈示下。”

灰衣老者微微一笑,口中說道:“閣下太過謙遜,倒叫老夫汗顏了。徐福之奸詐,著實令人莫測高深。他之所以不與其他幾名方士一起離開都城,那是因為心中另有打算。徐福是一名方士,精通相人之術,他乍一看到秦始皇,見秦始皇蜂準、長目、鷙鳥膺、豺聲,心中頗為驚恐。所謂蜂準,是指秦始皇鼻梁很高,長目,是說秦始皇雙眼細長,鷙鳥膺指的是秦始皇胸口凸出,大異常人,而豺聲則是說秦始皇聲音尖利,極為刺耳。依照易經中的相術所言,高鼻細目者心中有丘壑,能看穿他人心思,輕易不會被人欺騙。鷙鳥孤傲,一向獨來獨往,對其它鳥兒隻有防備之心,即便是同類也不會輕信。至於聲音如豺之人,行事必定殘忍果斷,不會被他人所左右。徐福以為秦始皇生就這副異相,既狡詐又殘忍,若是他並不相信自己和幾名方士編造的假話,而是欲擒故縱,故意放自己和幾名方士離開都城,明麵上是讓自己出海尋找仙藥,暗地裡派人盯緊了自己,走到一處無人之處,同行的軍士突然翻臉,立時便會將自己和幾名方士剁成肉醬。到了那時,悔之晚矣。

“徐福如此謹慎,並非冇有道理。想那秦始皇是何等人物,自幼跟隨他的爹爹子楚在趙國做人質,寄人籬下,幾乎每日都有殺身之禍。秦始皇雖然年幼,但是看到了無數陰謀詭計,殘忍殺戮, 不知不覺之間也變得陰險狡詐起來。後來他做了秦國國王,先平滅了嫪毐之亂,又鬥倒了呂不韋,坐穩了王位。嫪毐府中有門客萬人為他出謀劃策,其中智計超群者不計其數,呂不韋更是一代梟雄,這等人物最後都敗在秦始皇的手中,可見他聰明絕頂,世間無人可敵。徐福雖然陰險狡詐,可是自知與秦始皇相比差得實在太遠,這纔不敢輕舉妄動,打算利用幾名方士試探秦始皇,看他是否真想讓自己為他尋找仙藥,而不是藉機將自己誆出京城,在途中斬殺。”

灰衣老者說到這裡,略停了片刻,這才接著說道:“徐福為了取信於秦始皇,強忍心中恐懼,留在秦國都城,這樣一來,更顯誠意,秦始皇不會再猜忌他。何況要逃到海外藏匿,須得事先備好許多東西,否則倉促出行,即便能夠逃離中土,找到大海中的大島,可是若不帶足充饑的食物、禦寒的衣物、抵禦敵人和野獸的兵器,到了島上之後,不是凍餓而死,便是被島上的野獸吞噬,或是被野人殺死。但是要向秦始皇討要食物和衣物或許能夠說得通,但是要讓秦始皇為眾方士備好刀槍弓箭,他豈能不起疑心?是以徐福與眾方士商議多時,這才定下了計謀,要幾名方士先到海上走一遭,再迴轉都城,以種種藉口要秦始皇為船隊備好兵器,如此一來,食物、衣物、兵器充足,再次出海必定能夠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