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雪繁體小説 >  以君瑢之名 >   第10章

說到這的秋冬,眼中滿是無能為力,即使她不想,她不願,可是生在君王家的她,哪有那麼多的事隨人願呢?!

生來便是女兒身,又是一道人間絕色,那註定隻是,君王家與帝王家的籌碼與交易罷了。

“可憐如花似玉女,奈何生在君王家。”

桃夭輕聲呢喃著,眼中充斥著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春夏弟弟,這世上有很多的事非人願,即使你不想,你不願,可是這都是無法改變的,春夏弟弟,等姐姐走了,你要照顧好自己,這晚府,我走以後你就不要來了,你知道的,這種家庭,冇什麼人情味兒,姐姐七日後就要走了,三日後你再來一趟,姐姐送你點東西。”

秋冬摸了摸小乞丐春夏的頭,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似乎是已經認了命。

“秋冬姐姐.....誒。”

小乞丐春夏,輕聲道了一句,有話想說,卻又不知為何,又嚥了回去,便轉身離去了,背影蕭條落寞,在那一刻好像這世界都將給他拋棄了。

“誒,小春夏,你如果再大一些,如果不是乞丐,我或許會跟你走......”

秋冬望著小乞丐春夏遠去的背影,輕聲呢喃了一句,從語氣中能夠聽出來,眼前這個少女,失去了對這個家庭,對這個世道的期望!

“公子,聽了這麼久了,可否現身一見呢?”

秋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望著桃夭所在的地方,輕聲說道。

“姑娘是如何發現我的?”

桃夭一身白袍勝雪,笑容如和煦的春風,緩步走向秋冬。

“公子有所不知,小女子從小聽力極佳,可以聽到很遠處以外的東西,我方纔聽到了公子說話,小女子覺得,公子應該是個好人,所以小女子有一事相求,不知公子可願相助?”

秋冬的語氣雖是平靜,但是眼神中的那麼一絲“希望”還是被桃夭所發現了。

“姑娘如何認定,在下會幫你呢?”

桃夭笑眯眯地問道。

“直覺,小女子,隻是覺得公子氣質不凡,眼中既有屬於年輕人的朝氣,又有歲月的沉澱,所以抱著試一試的態度。”

秋冬語氣誠懇的說道。

“姑娘,如果在下冇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放心不下,那個小乞丐春夏吧?”

桃夭沉思了一下,緩緩說道。

“公子所言不假,不知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秋冬詢問著桃夭的意見。

“還勞請姑娘帶路。”

桃夭點了點頭說道,也算是答應了秋冬的請求。

聽聞桃夭此言,秋冬也不磨嘰,帶著嘴角的笑意,將桃夭帶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秋冬的閨房中充斥著一股荷花般的清新味道,一塊薑花銅鏡靜靜的立在紅木高桌上,屋子裡的陳設很簡單,一直有出去一張高桌,便是兩把椅子,以及一張不大的床。

很難想象,一個君王家的千金小姐,屋子竟然如此清貧。

“還請喝杯茶,屋子裡有些清貧,讓公子見笑了。”

秋冬有些尷尬的說道。

“你這個晚府的千金小姐,屋子裡怎會如此清貧?而且我觀你這身長衫,穿了很久了吧?”

桃夭輕輕抿了一口茶,手指輕輕的敲著桌麵,語氣平淡地說道。

“公子說笑了,我可不是什麼千金,在這個家裡,我一個妾的女兒,是冇有什麼名分與地位的,就連生我的母親,我也隻能叫她姐姐,我生在這個君王家,有這麼一副好皮囊,我最重要的價值也就隻是幫助家主,與宮裡的那些帝王家,達成聯姻,換取家族昌盛了。”

秋冬語氣平淡的道出了殘酷的事實,就好是另一個人成為了家族昌盛的犧牲品一樣,語氣平靜的令人心疼,又讓人無奈。

是啊,生在君王家的妾的女兒,有什麼是能夠由自己掌握的呢?

“啾啾~”

君瑢發出了聲音,語氣依舊軟糯。

“君瑢姐姐,你是想讓我幫她?”

桃夭看著懷中的君瑢,詢問著君瑢的意見。

“啾啾~”

君瑢點了點頭,軟糯的聲音傳進桃夭的耳邊。

“蒽...既然你希望我幫她,那我就幫幫她吧。”

桃夭寵溺的摸了摸君瑢的小腦袋,柔聲說道。

“公子,這是?”

秋冬有些疑惑地問道。

“這個你不用管,你理解不了,先說說,你需要我做什麼吧。”

桃夭淡淡地說道。

“幫助他,活下去,在這個冇有人情味兒的世道中活下去!在這個滿是黑暗的世道,冇有光亮的世道中活下去!”

秋冬望著窗外的遠方,麵無表情地說道。

“嗬嗬,活下去?活下去很難麼?這不是很簡單麼?說說你的想法吧,你想讓我怎麼幫他活下去?“

桃夭乾笑一聲,平靜地問道。

“讓他有個一技之長,不用在看他人臉色,不用再靠彆人的施捨。”

秋冬誠懇地說道。

“你覺得我能教他什麼?我很像一個私塾先生麼?我隻是一個行走江湖的卦師而已。”

桃夭攤了攤手,隨意編造了一個身份,淡淡說道。

“那就請先生,教給春夏,占卜之術!”

秋冬眼神真摯,語氣略顯激動的說道。

“教他占卜之術,也不是不行,你總要拿出一些什麼東西交換吧?”

桃夭一邊不懷好意的說著,一邊用著色眯眯的眼神打量著秋冬。

“先...先生還請自重。”

秋冬連忙捂住自己的衣服,那一副宛如受驚的小鳥的樣子,惹的桃夭一陣壞笑。

“嗬嗬,彆那麼緊張,相比於教他占卜之術,我更想聽聽你和他之間的故事。”

桃夭眉毛一挑,轉移了話題。

“我和他之間的故事?”

秋冬有些迷茫地問道。

“對啊,你倆一個叫—春夏,一個叫秋冬,任誰都會覺得這裡麵會有故事。“

桃夭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不急不緩的說道。

聽到這秋冬的臉色緩和了一些,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小口,緩緩說道。

“春夏,在一開始並不叫—春夏,而是叫慕容詩酒。”

“等等,你是說小乞丐春夏是江南慕容世家的遺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