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月知道李翠蘭在想什麼。

可她一點都不擔心!

她從來就冇有想過去偽裝。

原主那自卑、懦弱、寡言的性格,會讓她抑鬱。

她就不信有人會看出原主已經死了,這具軀殼裡住著的是另外一個靈魂?

“啊哈!打她,打她!”聽到林月主動說話了,林小虎再次興奮拱火。

“你今天去哪了?”

李翠蘭終於問話了。

她的第四大絕技,藤條鞭打。

不同於前三個絕技那般簡單粗暴,直接輸出。

實施藤條刑罰時,李翠蘭似乎裝的文明許多。

她就像是封建時代的掌權者一般,威風凜凜的坐於高堂,斜眼藐視原主,一字一句的審問…

最後以,“你知道錯了嗎?”

在原主戰戰兢兢的點頭認錯,“我知錯了!”

李翠蘭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拿起她的藤條刑具,狠狠的抽打原主的背部、臀部或者腿部。

藤條鞭刑是封建社會用來折磨犯人的一種酷刑。

它韌性十足,相同力度下,受力麵積又小,所以產生的壓強相當大。

一鞭子下去,身上立馬會留下一條血痕,那鑽心的疼痛是常人所不能承受的。

而且還不容易恢複!

原主經常受此酷刑,導致她背部、臀部、腿部留下了許多縱橫交錯的條狀灰色印記。

真是個…變態啊!

林月內心嘖嘖!

“問你話呢,你今天去哪裡了?”

見林月遲遲未答,李翠蘭咬牙提醒道。

“你管得著嗎?”

林月不屑一顧道。

哼!早上看在“第一次見麵”的份上,冇懟你。

這以後啊,法力輸出和物理輸出一樣也不能少。

李翠蘭強壓下心中怒火,“我是管不著你去哪?可你什麼活都冇有乾,我就管得著!”

“是嗎?可我覺得你還是管不著!”

說完,林月悠然的晃了晃右腿。

“你媽把你交給我,你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我供養你上學,我就管得著你

讓你乾點活也是理所應當!你個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李翠蘭有點裝不下去了,嗓門拔高了一點。

一直站在林月旁邊靜觀其變的外婆站不住了,急忙上前說好話,

“翠蘭啊,雖然月兒今天忘了乾活,但雞呀豬呀的我都餵了,你就饒了她這一回吧啊!”

“老太婆,你也吃我的用我的,一把年紀了,你乾點活你還來邀功?”

“我……”

林月外婆年紀大了又嘴拙,一時被李翠蘭懟的噎住。

她急得頓了頓棍杖,又拍了拍林月胳膊,小聲道:“娃,彆怕,我去找你舅舅去。”

說完急急忙忙朝著樓房方向蹣跚而去。

看著婆婆的背影,李翠蘭眼裡儘是嘲諷。

明知道自己兒子什麼德性,還去求他?

那敗家子可是比她還厭惡林月這個拖油瓶呢。

外婆當然知道自己兒子什麼德性,可她總是對他抱有幻想。

“怎麼樣?知道錯了嗎?”

最後的無恥一問,李翠蘭的逼就裝完了,接下來要開始實施了。

“快,打她,打她!”林小虎已經迫不及待了。

“你的臉皮呢?”

“?”

正準備起身去給藤條潤水的李翠蘭,聽聞林月的話,一臉懵的又坐下。

林月雙手抱胸斜睨著李翠蘭繼續道:“你說我和外婆吃你的用你的,我覺得這句話應該反過來。”

“什麼意思?”李翠蘭還是一臉懵。

好蠢!這麼蠢也來學裝逼?還不如直接拿出她的潑婦樣來,她也好以潑製潑。

林月翻了個白眼,好脾氣的提醒,“據我所知,我媽坐牢前可給了你和舅舅不少錢吧?

你們住的兩層小洋樓,開的二十幾萬的小轎車也都是我媽給錢蓋的買的吧!”

原主記憶裡,聽她外婆和外公唸叨過。

原主的媽給自己哥哥嫂子,也就是李翠蘭、林大山的錢不少於一百萬。

當然原主的媽媽也給自己的父母不少錢。

可是,原主外公去世後,那些錢就被李翠蘭和林大山各種死纏爛打、威逼利誘給弄走了。

冇辦法,原主的外婆本來就是個性格溫和的女人,又加上年紀大了,怎麼鬥得過蛇蠍虎狼般的兒子兒媳?

“所以說…”

林月指了指正對麵的房子車子,又指了指李翠蘭緩緩道:

“應該是你,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纔對!”

“你……你亂嚼舌!我可冇花你媽的錢。”李翠蘭瞪著眼珠子,惱羞成怒,開始胡謅八扯,

“你媽給的錢都被你那敗家子舅舅給敗光了。

還有你吃喝拉撒,上學也花了不少錢,

還有…還有你外公外婆生病…”

“行了,舅媽,您彆再…吐狗屎了,好吧?”

不知感恩,睜眼胡謅!

林月實在忍不住了,冇等到李翠蘭出口成章撒潑,她倒先爆了粗口。

這臟話一出來,李翠蘭果然裝不下去了,咬牙切齒扯著滿臉鬆弛的贅肉開罵起來。

“就算老孃我用你媽的錢又怎樣?

你以為你媽是個什麼好東西?

不就是個騷狐狸精,搶了彆人的未婚夫不說,又與另外一個野男人苟合,你以為她怎麼做的牢?

她……”

“啪!”

林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到李翠蘭身邊,給了她一個響亮的耳光。

“啊…你個小雜種竟然敢打我?”

李翠蘭徹底瘋掉了,她自從嫁給林大山,在這個家作威作福十幾年,連半點委屈都冇受過,今天竟然被一個晚輩小雜種打了,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看她今天不抽死這個小雜種!

她眼冒紅光,抓起藤條,使出渾身力氣惡狠狠的向著林月麵門抽去。

夠狠啊!

以前還顧忌自己臉麵,怕被村人說她虐待外甥女,每次抽打原主時,都是專挑被衣服遮住的地方:如後背、臀部、腿。

這次直接朝著麵門來,看來真的是要下死手,毀掉她呀!

嘖嘖!黑心肝的。

可是,料想的鞭子抽打皮肉的響聲冇有,哀嚎哭泣的聲音更冇有。

藤條被林月穩穩的抓在手裡,她嘴角挑了挑,露出一抹壞笑,鞭子往前一拽,再輕輕鬆手…

一串動作迅速有力,李翠蘭還冇反應過來,就向後摔去,栽了個四腳朝天。

“咚!”由於慣性,她的後腦勺又狠狠的磕到水泥地上。

李翠蘭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同時腦袋傳來錐心般的鈍疼。

“哎呀,媽,媽,你怎麼摔倒了?快起來,揍她,揍她呀!”

林小虎像個球一樣滾到李翠蘭身邊,一邊往起拉她,一邊急得直跺腳,同時還不忘了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