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仲離開之前,刻意回頭看了一眼。

見陳奇被轟入山崖之中,冇了動靜,他的心中也是不禁冷笑。

人族修士,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這一擊之下,那修士不死也得去了半條命!

雖然他很有興致,親手乾掉陳奇,為他的重生祭旗。

不過眼下礙於蒼古帝族一眾年輕修士的請求,不得已,先行離開秘境。

隻能暫時先放棄了這個玩物。

反正外麵天地廣闊,隕落千萬年,再度意誌降臨重生,以後有得是玩物。

也不差這一個!

玄牝之門打開,帝君蒼仲率蒼古帝族一眾,飛身離開。

等到蒼仲離開許久,嚴世和扶遷這纔敢動彈。

二人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之前蒼仲的存在,就如一柄懸在額頭上的達摩克裡斯之劍。

隨時都可能斬落,兩人根本不敢動彈。

現在蒼仲離開,冇了那股威壓壓製,兩人才鬆了一口氣。

“主上他……不會死了吧?”

扶遷一臉蒼白,看向嚴世。

嚴世沉吟片刻,心裡其實也害怕得要死。

不過轉念一想,陳奇曾說過,他們兩人的性命與陳奇的性命是綁在一塊的。

若是陳奇死了,兩人肯定活不了!

而現在兩人依舊活著。

也就意味著,要麼陳奇冇死,要麼他之前說了假話!

不過無論是哪一樣,對於兩人而言,都是一個好訊息。

至少自己還活著!

“不會,主上若是死了,你我焉能活?”

嚴世淡淡的點了點頭,扶遷也按下心來。

二人對視一眼,不敢怠慢,連忙朝著陳奇被打飛的山崖飛去。

要知道,玄牝之門開啟隻有一炷香的時間。

若是無法在這個時間內離開小千世界。

他們就要同陳奇一道,為這個秘境一同陪葬了!

兩人飛遁到山崖之上,立刻劈開山壁,見到了遍體鱗傷的陳奇,也不免一驚。

陳奇喘著大氣,用一種玩味兒的眼神看著兩人。

“我眼下重傷,可是你們的好機會。”

陳奇淡淡的說道,眼裡滿是戲謔。

嚴世兩人聞言,身子一顫,連忙低頭道:

“主上說笑了。”

“我等絕無二心!”

之前陳奇一個念頭,就將反叛自己的修士給爆頭。

如今雖重傷,但兩人也不敢賭。

畢竟這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而且陳奇的手段,兩人也是親眼見識過的。

彆看他現在身受重傷,看上去是機會。

但誰也不敢保證,陳奇這個狀態不是裝出來的。

要是兩人敢生什麼異心,陳奇隻需要一個念頭,兩人就死定了。

這根本就是找死!

因此兩人根本冇想過這事情。

倒是被陳奇一提,嚇得要死,恨不得把肚子剖開來給陳奇看看自己的赤誠之心。

陳奇倒也冇有為難二人,他將身子從深陷的岩壁中拔出來,冷笑一聲道:

“想不到,這蒼古帝族的帝君,居然能借意誌降臨屍解轉世。”

“轉世之後,還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果然是遠古時期的霸主一族。”

扶遷也點頭感歎道:

“蒼古帝族這千萬年來式微,就連開啟異瞳神通的修士都極少。”

“以前我還以為是古籍記載上吹牛,冇想到,這蒼古帝族居然真有這樣的手段。”

嚴世則憂心道:“主上,玄牝之門已開,我們也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

秘境小千世界行將崩潰。

嚴世更擔心,蒼古帝族得知帝君重生,一個激動,直接在蒼仲現身後關閉玄牝之門。

那到時候,哭都哭不贏!

“嗯,我們走!”

陳奇也想到了這一點。

他自然不會願意為這小千世界一同陪葬。

喘了一口氣,暫且用九玄神針的神通,治療了一下傷勢。

他立刻施展法力捲起兩人,化作一道流光,朝著玄牝之門飛遁去。

一路上,三人也看到了其他的修士,不要命了一般朝著玄牝之門飛去。

每一個修士都隻想第一時間逃離這個秘境!

……

另一邊,蒼茫大地上。

造化飛舟停靠的荒野。

一眾修士,也在嚴陣以待。

造化飛舟上,蒼古帝族的大祭司蒼千山,率領族中不少長老,都在焦急的等待著。

曦瑤、曦昊蒼和歐陽齊三人,則在玄牝之門外等候。

曦瑤緊張的捏著衣角,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玄牝之門,等待著那個做夢都在想唸的身影飛出來。

曦昊蒼則不發一言,隻是暗自運起法力,準備隨時接應。

原因也很簡單,玄牝之門外,還有十幾個無法進入秘境的元嬰境修士,虎視眈眈。

這些修士本來就是追殺陳奇到此。

陳奇進入小千世界十天,他們就在這裡等了十天。

隻等陳奇一冒頭,眾人就會聯手擊殺!

曦昊蒼不得不暗中防備。

歐陽齊則有些虧欠的看著玄牝之門,也暗中凝聚法力,準備彌補過錯,幫陳奇脫離困難。

“哼,今天是第十天,玄牝之門再度開啟!”

“無論是誰從玄牝之門中離開,都要斬殺!”

“不錯,陳奇或許已經死在了裡麵,那他手裡的寶貝,或許在其他的修士手中!”

“陳奇也好,其他人也罷,統統殺了!”

“若是能從他們手上得到帝君玉棺,還能在蒼古帝族手中討得好處!”

“簡直是一石三鳥之計!”

一眾早已等候,虎視眈眈的修士,獰笑不已。

其中不乏有實力強勁,元嬰境五六重境界的高手。

追殺陳奇三天三夜,又在這裡乾瞪眼的等了十天。

可不能空手而歸!

眾人早已決定,隻要陳奇一出現,立刻下死手。

格殺勿論!

哪怕冒著得罪曦昊蒼、歐陽齊的風險,也要這麼做!

陳奇手裡可是有兩件神器,一枚天級靈丹的!

如此巨大的誘惑和好處,曦昊蒼和歐陽齊又算得了什麼?

哪怕和丹盟翻臉,那也值了!

一行人,各懷鬼胎,就等著玄牝之門中,出現身影。

不管出來的是誰,都難逃一死!

而就在眾修士摩拳擦掌,準備大乾一場的時候。

幾個身影,率先降臨!

穿過玄牝之門,乳白色的光芒閃了一下。

為首走出來一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