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晏離開後,烏烏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的看著窗外。

正當她等的昏昏欲睡時,江晏終於回來了。

烏烏勉強打起精神,小聲道:“你怎麼去了那麼久啊。”

江晏蹲在她麵前,看了看她腳上的傷:“你們這破地方,就有個小診所,裡麵的醫生又是個耳朵不好的老頭,敲了半天的門纔開。”

說著,他嘀咕了聲:“也不知道你非要回來做什麼。”

江晏先是給她清理腳上的傷口後,又拿了噴劑道:“忍著點,會有點疼。”

烏烏乖乖點頭。

下一秒,鑽心的疼痛的傳來,烏烏抬起胳膊,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江晏抬頭看她,皺眉道:“有那麼疼嗎。”

烏烏眼睛紅紅的,哽咽點頭。

江晏放下藥劑:“好了,你想吃點什麼,我去給你做。”

烏烏緩緩放下胳膊:“我都可以。”

江晏起身,走到了廚房裡。

他看著這原生的廚房,一個頭兩個大。

江晏找到米,胡亂清洗了下後,又去生火,可生了半天,卻都點不燃。

烏烏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還是我來吧。”

江晏咳了聲:“你能行嗎。”

“我每天都做飯,可以的。”

烏烏坐在了小板凳上,拿起火柴和易燃的樹枝,輕輕鬆鬆便點燃了,隨即放在了灶洞裡。

江晏看著她這熟練的模樣,四下瞅了瞅:“這個地方你能住得慣嗎。”

烏烏用小扇子扇著爐火:“我從小就住在這裡,習慣的。”

說著,烏烏扭頭看他:“你要是不習慣的也沒關係,反正你也不會住在這裡。”

江晏收回視線:“你會用爐灶嗎?”

“姐姐教過我,我會的。”

“那我給你換個?”

“不要。”烏烏搖著頭,被煙嗆得咳了兩聲,“我習慣用這個。”

江晏聞言一笑:“真是個小傻子。”

烏烏哼了聲,不理他了。

這頓飯最後還是烏烏做出來的。

江晏本身就冇做過飯,又加上這裡還是燒火的方式,他更是無從下手。

一個小時後,他看著小木桌上的一菜一湯:“做的還挺有模有樣的啊。”

烏烏舀著飯:“我會做的菜可多了,都是哥哥教給我的。”

江晏道:“周雋年每天也在這裡做飯?”

“當然了,哥哥做的飯可好吃了。”

江晏哼笑了聲,覺得不可思議的同時,又多了幾分佩服。

烏烏把筷子遞給他:“喏,你快吃吧。”

江晏看了她一眼:“你明天還要去海邊嗎。”

“去啊,我要去看哥哥。”

“你是要去看周雋年,還是要去約會。”

烏烏埋頭吃飯:“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餓了。”

江晏咳了聲,也默默吃起了飯。

出乎意料的,味道竟然還不錯。

他本來以為會是糊的,看來周雋年為了教這個小傻子,冇少花心思。

烏烏吃到一半,見江晏一直在看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臟東西嗎。”

江晏收回視線:“冇有。”

烏烏看著他,開口問道:“你什麼時候回去呀。”

,content_num